|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13章 海底镇压的妖
  层层的水波荡开,没有光线投射下来,四周似乎也因为前方那庞然大物的威压而没有任何动物,微弱的光芒来自于一种带着光亮的海中之物,借着这点点光,夜摇光可以清晰的看着那同样玫瑰金色打造的铁笼里,卷缩得好似将牢笼给塞满没有一点空隙的东西。

  它有着鳄鱼一般的尾巴,身长夜摇光估摸着应该超过七米,蛇一般的身躯,上面有着鱼一般的鳞片,类似于三角恐龙的脑袋,那双眼睛凶恶布满血丝,在黑暗之中浅黄色的眼白,橄榄色的眼瞳格外的醒目与可怖。

  只是看到它,夜摇光就觉得四周能够呼吸的气体都显得稀薄,不是因为它庞大的身躯而让她感觉到了压抑,而是它浑身散发的那种强悍的破坏力让夜摇光本能的觉得身体不适。

  “这应该就是那一只海妖。”云非离的目光变得有些深沉。

  “海妖?”戈无音疑惑的看着云非离,“你知道它的来历?”

  “百年之前,灵狐族因为启黎宗的贪婪而屠族,九尾妖皇刚刚晋升为妖皇没有多久,灵狐族的一只雪灵狐乃是他心头挚爱,在灵狐族被屠之后,九尾妖皇杀入万妖谷,将当时的万妖谷的妖皇诛杀,统御了万妖谷,带着妖族大军杀入了宗门替灵狐族报仇”

  云非离已经成为了缥邈仙宗的宗主,虽然他的父亲去世的突然,且他之前也不是少宗主,但云非离的父亲留下了卷宗,身为宗主的他可以翻阅,他知道当年那一场惊天大战。那时候的妖族还没有现在这般凋零,除了九尾妖皇,还有好几位妖皇实力的妖。

  他们也想杀破人类修炼者这一道防线,从而人世间横行,所以就很容易的和九尾妖皇达成了协议,那一场厮杀震惊整个世俗之外,极大隐世家族都被惊动,在几大宗门和万妖谷对抗之际,他们不得不和佛门联合起来戒备魔族,好在那时候魔族没落势弱,否则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在妖族大战之前,千机真君和九尾妖皇还有些私交,几次谈判都无果,双方都是死伤惨重。杀到最后,三大宗门陨落,万妖谷除了九尾妖皇,其他的妖皇全部战死。后来是宗门除了叛徒,差点连累所有宗门都被万妖谷给屠尽,就在万妖谷要赶尽杀绝的时候,南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只没有化形却无人可以奈何的海妖。

  九尾妖皇集结整个妖族都无法抵抗,那一段时日海上波涛汹涌,海啸时不时殃及无辜百姓。后来整个万妖谷眼看着就要覆没,九尾妖皇只好改变了计划,主动放下仇恨去寻了千机真君,千机真君和虚谷真君联合加上九尾妖皇都消灭不了这只海妖,最后只能将之镇压。

  后来九尾妖皇答应留在这里镇压看守这只海妖,宗门也是元气大伤,这件事也的确是宗门窥觊灵狐族的幽灵珠而引起,他们理亏,又已经死伤无数,所以双方也就各退一步,就此停战,这场祸端才得已平息。

  “你是说这家伙,我义父,千机师叔还有九尾妖皇三人联手都杀不死?”夜摇光拉着温亭湛退远一点,难怪她一靠近这家伙她就瘆得慌。

  “是。”云非离点头,“宗卷里提到,这只海妖无坚不摧,当时虚谷真君和千机真君与妖皇倾尽全力一击,也没有将它诛灭,后来是苍琅宗的宗主,也就是苍姑娘的祖父极其了几大宗门的至宝,淬炼出来一个天牢,将它束缚在其中。”

  “应该就是这个牢笼。”戈无音伸手摸了摸那铁链,铁链有四根,从顶部的四个角延伸到看不见的地方。

  “吼!”就在这时,那海妖再一次嘶吼了一声。

  看着在它的嘶吼之中摇摇晃晃的牢笼,一股磅礴的力量被困在牢笼之中,爆发不出来,却依然能够感觉到浑厚令人窒息的气息。

  “这只海妖体内有一股异常的力量,让我感觉到像一个无敌的旋涡。”魅魉的声音在夜摇光的神识里响起,“不要靠它太近,它还会蛊惑之术。”

  想到方才与那双眼睛一瞬间的交错,她就浑身难受,夜摇光握紧温亭湛的手:“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嗯。”温亭湛也不想留在这里浪费时间,这东西他们不能靠近也应付不了。

  直到离开了海妖被困的范围很远之后,夜摇光才觉得呼吸顺畅,她不由回望一眼,深深的海水之中什么都没有,幽黑的如同望不到底的深渊,她的脑海里不期然的就闪现那一双橄榄色的眼睛,心中蓦然就生出一股不安。

  “不会有事。”上了岸,温亭湛将夜摇光揽在怀里,低声的安慰着她。

  夜摇光勉强的笑了笑,对上温亭湛漆黑幽深如同珍珠般华光流转的眼眸,如果在没有见到这只海妖之前,她听说了还能一笑置之,但是她看到了。自从穿越到现在,凡是她碰上了就没有躲过的事情,就好比梦寻那件事,她狠心的拒绝,可是绕了一个大圈子,她终究还是要去帮梦寻化妖为人。

  而这只海妖,夜摇光有种直觉,她躲开了今日也躲不开明日,想到她方才那没有来由的强烈好奇之心,几乎是不容她思考她就拉动了铁链,仿佛着了魔一般,就那么顺其自然的走到了海妖所囚禁的地方,鬼使神差得似乎被什么牵引着,让她想到了一句话:冥冥之中注定。

  看到夜摇光还是无法释怀,温亭湛不由换个方式:“别忘了,源恩大师说过我们是长寿之人。人生一世,谁能够不经历些波折坎坷,只要我们还活着,其他都不需要畏惧。更何况,便是死也分不开你我,你还害怕什么呢?”

  心,一瞬间就豁然开朗,夜摇光笑颜逐开,一扫心中的阴霾:“我又多愁善感了。”

  对啊,他们之间连死都不能分开,连死都不怕,她在害怕什么呢?有些事情,该来的终究是要来,担忧也避不开,何须庸人自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