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05章 化明为暗
  “也许到了事情结束的之后,妖皇就会明白,心中的毒瘤若是不及早的割除,会腐烂整个灵魂,殃及太多的无辜。”温亭湛感叹道,“用不着我想办法,妖皇就会放她去。

  “允禾依然笃定假妖皇和九尾妖皇血脉相连?”听了温亭湛的话,陌钦知道他心中所想,却是眉峰聚拢,“但我和秦姑娘问过蛇妖王,蛇妖王是跟在妖皇身边时间最长之人,就连她都一口咬定妖皇没有后裔,那便应该不会有假,且蛇妖王也想不到假妖皇是谁。”

  “蛇妖王的确跟随九尾妖皇时日最长,但并非所有的事都参与,自然是不会没有遗漏。”温亭湛面色平淡,“远的不说,便是灵狐一族遭到屠杀,九尾妖皇回到狐族,便没有将蛇妖王带去不是么?”

  “阿湛,你是怀疑这场是非,缘起于灵狐被屠杀?”夜摇光蓦然看向温亭湛。

  “除此以外,应当不会……”话说到这里,温亭湛蓦然一顿,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夜摇光,终究没有开口。

  “你这眼神怪怪的,看得我心里发毛。”夜摇光夸张的搓了搓手臂道。

  忍不住轻声一笑,目光落在夜摇光的袖口:“摇摇把金子借我,我有事吩咐它。”

  “懒猴子,快出来。”夜摇光晃了晃衣袖,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她指尖在手臂处一弹,倏地一抹金光飞弹出来。

  在桌子上滚了两圈,让一个球一般落入温亭湛慢慢伸来的手掌之中,对着夜摇光笑了笑,温亭湛抓住毛乎乎迷你版的金子除了院子。

  “切还说悄悄话。”看着温亭湛站在门外的走廊上,肯定是和金子在神识交流,而后将金子放在栏杆上,手背碰了碰它,一个打发的动作。

  见他这副神秘兮兮的模样,就是暂时还不想她知道他到底让金子去做了什么,夜摇光也就善解人意的没有问,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转身往屋子里去。

  如今是个危机四伏的时候,正如秦臻臻所言,他们最好留在秦臻臻的地盘才能够安全,一旦他们出了事,局势将会瞬息万变,很容易就将温亭湛营造的大好局势变成了劣势。所以,在等待蛇妖王的这几日,夜摇光和温亭湛就留在了自己的阁楼,日常三餐都是由秦臻臻吩咐的人做好送来,两人没事就拌拌嘴嘴,有时谈谈心,有时温亭湛作画她在旁边做些针线活儿,有时温亭湛给她弹琴,有时两人手谈一句。

  这样的日子让他们好似提前进入了归隐的生活,原本夜摇光会以为很是枯燥乏味,但真的这样过着,每日身边都有最牵挂的人陪伴着,哪怕每日单调的重复着一样的事情,却依然乐在其中,心中甜蜜喜乐。

  六日的时间一晃而过,这天夜里夜摇光在熟睡之中,竟然听到了嘶嘶嘶的声音,她和温亭湛几乎是同一时间睁开眼睛,两人于黑暗之中偏头对视了一眼,一道坐起身,夜摇光的掌心已经运足了五行之气,正待发动攻击的时候,突然一抹身影出现在他们两卧房的外间。

  “我是姥姥的弟子,姥姥让我来告知温公子,孔雀王要姥姥将温公子夫妇与陌公子杀死,才能够相信姥姥是真心向着他们,才会带着姥姥去见妖皇。”她说着,就将一物抛向床榻。

  夜摇光伸手一抓,用五行之气控制在虚空之中,确定没有任何诈,才抓在手中:“这是何物?”

  “是毒。”那人解释,“姥姥的意思是将计就计,这是与姥姥蛇毒相克之毒,服下之后不会立即毒发,再中了姥姥的蛇毒才会立刻毒发,但毒发之后半个时辰就能够和姥姥的蛇毒相融,两种毒素会互解。”

  夜摇光垂着眼看着手中的**子,望着旁边的温亭湛,温亭湛开口道:“我们知道了。”

  温亭湛的话音刚落,那条蛇妖就消失不见。

  “可信么?”这是以性命相托啊,一个和他们不过两面之缘的蛇妖,值得他们这样去信任?

  “蛇妖王,是想借此让我们化明为暗。”温亭湛从夜摇光的手里抽出那一**毒药,摊在掌心,幽幽的月光照射进来,那**子泛着深绿色的一点光芒,看着万分的瘆人。

  “可若是我们服下这毒药,命就掌握在蛇妖王的手中,若是她出了点变故,随时就能够让我们一命呜呼。”夜摇光不喜欢那种将性命交给一个并不太了解的人。

  “这有何难?”温亭湛莞尔一笑,起身穿上了衣衫,侧首看着和她一起穿戴整齐的夜摇光,为她拢了拢头发,才牵着她的手缓步离开他们的屋子,去了陌钦所在之地。

  陌钦屋子的烛光明亮,房门并没有关上,夜摇光和温亭湛一迈进屋子,就看到陌钦坐在圆木桌前,他的手里也握着一个和温亭湛一模一样的**子,只不过灯火照射下,这**子是墨黑得深沉。

  “你们来了。”陌钦仿佛知道他们回来,刻意等着他们,随手将那**毒药放在桌子上,抬眼看着温亭湛,“你是如何想?”

  “可信。”温亭湛给了简短的两个字回答。

  “可信?”陌钦疑惑的看着温亭湛,“这不像你。”

  越是运筹帷幄的人,越发讨厌有人能够主宰他性命的时候,哪怕只是一瞬,因为他们素来是主宰别人性命的人。

  “我说的是蛇妖王可信。”温亭湛轻笑道,“蛇妖王知晓我们的来意,这里是万妖谷,她若要杀了我们,不必如此费心,我们死于她的蛇毒,和她正大光明的杀了我们并无异。”

  “你是担心……”

  “蛇妖王被利用。”温亭湛将陌钦没有说完的话说出来,“想来孔雀王他们已经知晓我们的身份,也应该知晓了蛇妖王和戈雾海的恩怨,也许戈云光的死正好给了他们启迪,杀了你和摇摇,足以让缘生观和九陌宗对万妖谷第二次开战,以千机师叔的威望,不需要召唤,许多宗门都会自愿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