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04章 爱恨交织
  那一场杀戮,澳门赌博网站:蛇妖王至今都还记得,他们妖族折损数千,同样的是三个宗门的陨落,其中就包括了戈云光的母族。而戈云光的母族之所以会凋零是蛇妖王一手主导。

  在厮杀之中,蛇妖王不敌而被擒获,她不知道两方已经开战,他们不杀的缘由,她昏死在战场上,醒来已经在一个密道之中,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戈宗主,戈宗主说,是他救了她。并且对她表达了爱意,希望他们俩可以趁乱离开这些纷纷扰扰,他们一起抛弃一切,远走天涯海角。但是蛇妖王不爱他,自然是不会答应和他一起走。

  双方的交战依然如火如荼,蛇妖王企图逃离,却不慎在偷听到了戈云光的一番话,至今都无法忘却的话,他对其他宗门的人说:“我们之所以留下这只蛇妖,是因为她爱慕着我,我想利用她,她是九尾妖皇一手养大,只要她受我蛊惑,为我所用,我们要屠尽妖族轻而易举。”

  这一番话,对于蛇妖王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她没有逃跑成功,被抓了回来,戈云光亲自看押她,完全不知道她已经知晓他意图,戈云光果然对她极其的好,全部都是她梦寐以求的甜蜜,她那时候面上笑得多么的甜,心里就多么的恨,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纯真无邪的小蛇妖,她在人类这里学会了伪装,学会了谎言,也许会了无情与狠辣。

  她将计就计,她从戈云光那里套到了不少有关于他母族的信息,在戈云光自以为是将她迷得晕头转向,将她送回九尾妖皇那里之际,就是他整个母族悲惨命运的开始。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他那诧异,愤怒,绝望,深恨的目光,当他一剑刺入她的心房,挖走她的内丹时,她竟然没有分毫反抗,那一瞬她是报了必死之心,戈云光对她的利用和虚情假意,她回敬了他一份,但她毕竟欠着一条救命之恩,她也拿性命还给他。

  她倒下的时候,是如释重负含着笑对他说:“从此两不相欠。”

  “既然是两不相欠,为何蛇妖王要对付戈宗主?”夜摇光觉得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

  “老太太在前些年离开万妖谷,去救她一个徒儿的时候,遇上了扬菁菁,也看到了戈裔重,让她又想起了戈雾海这个以为已经遗忘的地方,原本是随意打探一番,却才知道戈云光竟然是在当年和万妖大战结束之后就英年早逝……”

  虽然嘴上说着两不相欠,但到底心里放不下,老太太便利用了扬菁菁,扬菁菁为了在戈雾海迅速的站稳脚跟,一雪前耻,让戈雾海再不敢小瞧她,不敢将她的性命随意拿捏,很容易的就答应为蛇妖王效力,帮她查戈云光的死因。

  “戈云光是如何死的?”夜摇光觉得问题的关键在这里。

  “与戈宗主有关。”陌钦没有回答,温亭湛先开口道,“且也和蛇妖王有关。”

  陌钦点了点头:“扬菁菁从戈雾海查出的结果,竟然是戈云光死于重新前来报复的蛇妖王之手,戈云光的身体里有蛇妖王的蛇毒。”

  “蛇妖王曾经给过戈宗主自己的蛇毒?”夜摇光不可思议,戈无音的祖父竟然是这样的人。不过照着他对扬菁菁的做法,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一手造成了三方人的悲剧,戈无音以及戈无音母亲那一方,扬菁菁这一方,以及自己的儿子。

  “嗯。”陌钦和戈无音从小亲厚,九陌宗和戈雾海也是交情颇深,他的确不太喜欢戈宗主,但却也没有想到戈宗主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杀亲兄嫁祸曾经爱慕之人得了宗主之位。

  “难怪蛇妖王要他的命。”夜摇光冷笑。

  原本蛇妖王心中就有戈云光,不管是爱也好,恨也罢,甚至是爱恨交织也无妨,戈云光于她而言本就是不同的存在,若是戈云光死于旁的原因也就罢了,她也许就是一声叹息,一瞬惆怅,死于自己的蛇毒,而且自己还背了这么多年的黑锅。她没有杀上戈雾海已经算是心平气和了,应该是知晓的太晚,陈年旧事她年岁也大了,没有必要在乎旁人心里是不是她所杀,但让她背了黑锅这么多年,还杀了自己亲哥哥嫁祸她的戈宗主她是绝对不能放过。

  “妖皇不准备再挑起妖族和宗门的争端,当年那一战,双方都大伤元气,妖皇心里定然也是后悔他在痛失挚爱的时候冲动之举,害的无数无辜生灵葬身,所以自那以后,他一直努力的约束着妖族的妖为祸百姓。”陌钦轻叹道,“这也是为你遇上的鬼都比妖多的缘由。蛇妖王纵使心中再愤恨,但她也不好闹大,一直想要杀了戈宗主,只不过妖皇及时知晓,一直在阻拦她,妖皇可以带着她上戈雾海去讨要说法,请千机真君出来主持大局,还她清白,但却不准她杀戈宗主。”

  “但名声蛇妖王根本不在乎。”夜摇光知道为什么蛇妖王没有去要说法,她不需要清白,也不想放过戈宗主,虽然戈宗主做了这样的事情,但宗门可没有世俗杀人偿命一说,戈宗主罪行即便被揭发,也是戈雾海内部的事情,旁人可以道德谴责,却无权处置。

  以戈宗主在戈雾海的地位,杀了他就是动了戈雾海的根本,为大局考虑,戈雾海的执法堂也最多是象征性的惩罚对外有个交代,而后戈宗主依然还是戈雾海的宗主。

  蛇妖王这么多年背得黑锅就是白背,且戈云光的死就是白死。

  “也许蛇妖王对戈云光,一直是深爱吧……”所以,她对戈宗主杀了戈云光无法释怀,即便她嘴上说着自己只是被戈宗主利用而愤怒,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蛇妖王说,戈云光死于她的毒,毒是她给戈宗主,她必须得替戈云光讨回公道。”陌钦其实也不相信这个看似很有说服力的理由,“她说她将个人恩怨放一边,希望等到妖皇被救出之后,允禾能够劝妖皇让她亲自去戈雾海做个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