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02章 缘生观的女婿
  温亭湛给出的理由让秦臻臻错愕不已,她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看着陌钦:“他他一直这般?”

  陌钦笑而不语,眼底透着无奈:“在他眼中,天大地大,都不及夫人的事儿大。”

  说白了妖皇的事情与温亭湛一点关系都没有,若非要争取到秦臻臻出面缓和蛇妖王,寻到戈无音夫妇,如果这件事不是如此分秒必争,稍晚一点就会局势大变,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将温亭湛从有他夫人的被窝里拉出来。

  其实夜摇光早就在温亭湛起身的时候就醒了,既然温亭湛没有叫她,她也就接着继续睡,所以当温亭湛回来之后,她依然醒了,只不过是睡意朦胧的状态,钻入他略微带着点凉气的怀里,这显然是去了外面很久,且一直待在外面造成,因而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你去哪儿了?”

  “去寻陌大哥说了会儿话。”温亭湛亲了亲她的额头,搂着她躺下,“没什么大事,你继续睡吧。”

  “唔。”夜摇光轻轻的应了一声,就很快又在温亭湛的怀里进入了梦乡。

  少有的夜摇光睡醒之后,温亭湛还没有起身,还没有睁开眼睛,夜摇光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别给我装睡,我一睁眼你只怕就已经醒了。”

  “睡美人需要公主的吻,才能够彻底清醒。”温亭湛闭着眼睛,唇角抑制不住的笑容。

  夜摇光翻了个白眼,这是她之前有一日对他说的话,这会儿把王子改成公主,耍赖还给她:“你学的倒是够快!”

  哼了一声,夜摇光还是笑着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那双漆黑明亮幽深的眼睛果然睁开,饱含着温柔与满足看着她。

  夜摇光侧身,单手支起她的脑袋看着他:“老实交代,昨儿半夜出去寻陌大哥,是发什么什么急切的事儿?”

  她还不了解他,若非实在是不能等到天亮,已经睡下的温亭湛是绝对不会爬起来,若非感觉到他并没有什么焦虑的情绪浮动,夜摇光就和他一块起身了,昨晚没有问是因为知道他已经圆满解决,不急于一时,先睡个好觉再说。

  “突然想明白了些事儿”温亭湛自然是把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告诉夜摇光。

  “你这洞察之能,透析之能简直是非人类。”夜摇光听得目瞪口呆。

  合着就她一个人傻傻的只看了秦臻臻和陌钦一场戏,她就只看出树妖王和狼妖王不合,也怀疑树妖王是不是就是那个人,打死她也不可能再往深处想,就算想也想不到这一层。

  “武不行,若是文再不拿得出手,我拿什么来与你相配?”温亭湛幽幽的看着夜摇光。

  伸手拍了温亭湛胸口一下,双手挤着他俊雅绝伦的脸一阵蹂躏:“你已经够完美,你再完美一点,要我做什么?”

  “生孩子,我永远也学不会。”扔下这句话,温亭湛立刻翻身下榻开跑。

  “温亭湛!”气的咬牙切齿的夜摇光,一把抓起衣衫一边穿一边追。

  两人一大早就心情极好的围满鲜花的小院里打闹起来,看得一众女妖艳羡不已。

  解决完事情的秦臻臻和陌钦拖着略微疲惫的身体寻来,两人已经没有再嬉闹,而是温亭湛正在喂着夜摇光喝粥,郎情妾意的模样,真是让四周的空气都甜的让她腻得牙疼。

  “我觉着我得早些把你们给送出去。”秦臻臻依靠在门边看着夫妻二人。

  “为何?”完全没有觉得自己秀恩爱过头的夜摇光有些不解,他们夫妻哪里得罪了她?

  “你们就是来祸害我万妖谷的人。”秦臻臻长腿一迈,走了进去。

  “这话我可不爱听,我们可是为了帮你救你父皇,出了不少力。”夜摇光大言不惭的说了我们,完全没有自己到现如今除了吃就什么力也没有出的自觉。

  “嗯,你们救了我父皇,祸害了整个谷的妖。”秦臻臻懒散的说道。

  “你左一口祸害,右一口祸害,我们伤了哪知妖?”夜摇光质问。

  秦臻臻瞥了她一眼:“你们夫妻若是在这么下去,万妖谷的妖可都要跑出去思春,届时可别说我父皇没有约束好万妖谷的妖。”

  夜摇光一噎,一下子说不出反驳的话,知道秦臻臻话里除了挪揄,没有半点责怪之意,更是脸微微发烫。

  温亭湛是看不得自己心尖上的人儿吃亏,淡声道:“若是这点诱惑都经不住,谈何修炼登仙得大道?”

  这下换秦臻臻哑口无言。

  “我已经见到无音他们夫妇,蛇妖王并没有为难他们,扣下他们也并非是要伤害他们,亦或者是为了引来谁。”陌钦适时的开口,“而是知晓他们夫妻已经察觉到了戈雾海的异样,她的确和戈宗主有些陈年老账要算,不想无音他们夫妻回去之后暴露了她,而且她之所以迟迟未动手,期初是因为妖皇的阻挠,现如今是因为她也察觉到了妖皇的异样,但一直不能确定,也一直不知晓孔雀王已经背叛了妖皇。”

  “那无音他们呢?”夜摇光连忙问道。

  陌钦看了温亭湛一眼:“蛇妖王不答应这个时候放人,而且她要你相助她将妖皇救出,才肯放人。”

  “得,这是赖上了你。”夜摇光一脸看好戏的望着温亭湛,“让你显摆。”

  温亭湛宠溺的笑了笑,才道:“只要云宗主夫妇没事便好。”

  “姥姥担保,除了她没有人寻得到你们的朋友,自然也就没有人伤得了他们。”秦臻臻也有点愧疚,这原本与温亭湛他们无关的事儿,姥姥执意要将他们强留下来,且温亭湛再聪明,也是个凡人,若到时候动起手来有个万一

  想了想,秦臻臻道:“你们就尽可能的不要离开我这里,只要我活着一日,就没有人能够在这里伤你们分毫。姥姥已经答应按你的计划,等着孔雀王寻上她,我留了一株花给姥姥,日后有什么变故,我很快就能够知晓,再传达给你们。”

  “无妨,万妖谷的事儿,也有我一半责任。”温亭湛倒是不在意。

  “这话从何说起?”秦臻臻不解。

  温亭湛温和轻暖的目光落在夜摇光身上:“谁让我是缘生观的女婿呢。”

  妖皇受千机所制,澳门赌博网站:万妖谷妖皇有事,缘生观不能不理,那也是他该插手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