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01章 背叛者
  “自然是急于打听秦姑娘办宴的目的。”陌钦理所当然的回答。

  “是,澳门赌博网站:我和摇摇去得早,到时只有蛇妖王和孔雀王以及化了行的树王,却是有人问了我和摇摇,秦姑娘办宴的目的。”温亭湛含笑点了点头。

  “是谁!”秦臻臻目光紧紧的望着温亭湛。

  “蛇妖王。”

  瞳孔一缩,秦臻臻摇着头:“我不信,不会是姥姥”

  “自然不是蛇妖王。”温亭湛轻笑道,“蛇妖王之所以会这般问,是因为在我和摇摇来之前,有人引导了她,恰好她和我们算是有几分情面,又怕我和摇摇在一群妖之中不自在,就会一片好心的寻点话说,自然很容易就联想到我们到来之前,她和旁人正好说起的话。”

  这是人之常情,妖也不例外。

  “引诱蛇妖王,隐藏树妖王,那岂不是”陌钦看向秦臻臻,秦臻臻眼底冷光乍现。

  当时只有三位妖王在,其中两位都被算计,那帮凶是谁,不言而喻!

  秦臻臻散着金沙一般的眼底,似狂杀飞舞一般肃杀:“温公子为何会想到是她,仅凭这些推测?”

  “不,让我怀疑孔雀王的是秦姑娘以及万妖谷所有女妖的习性。”温亭湛的目光落在秦臻臻披散的长发上,“我虽然来到万妖谷不久,但我却看了不少女妖,似乎整个万妖谷的女妖,从年迈的蛇妖王,再到为秦姑娘看守的小妖,都是披散一头长发。摇摇说妖是最不喜欢受束缚,秦姑娘除了今夜装扮了一番,挽了一朵牡丹花,就连现在就披散下来,秦姑娘还不是妖,也因为在此处长大受到了影响,孔雀王想来不会是为了显得对秦姑娘百花宴的重视与尊重才装扮。”

  “那是为何”

  “女为悦己者容。”温亭湛轻笑,能够改变一个生灵的习性,让其时刻注意自己的妆容的除了生了情根还能有什么?“我猜想孔雀王即便当真喜好装扮,但在整个万妖谷都是那般随意之际,她也不好显得自己与万妖格格不入,孔雀王以往定然并非如此,秦姑娘回想回想,孔雀王是从何时起装扮自己,应该就知道他们是何时开始筹谋对付妖皇,在想想那次第,万妖谷是否发生什么奇事,来什么奇客,也许就能够知晓假妖皇是谁。”

  “孔雀王是从两年前就开始”这个秦臻臻倒是清楚,“后来她一直闭关修炼,极少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也不曾多加留心,没有想到自那时起可那时却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人和奇特的事儿。”

  “也许是秦姑娘不曾留心,无妨,等我们问问蛇妖王之后再言。”温亭湛轻缓的说道。

  “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暗中与其他五位妖王联系?”秦臻臻谨慎起见还是问一问温亭湛的意见,她已经在潜意识里对温亭湛极其的信任。

  “不可。”温亭湛阻挠,“且不说现如今我们只能排除狼王、树王和蛇王并非假妖皇的爪牙,虎王和龟王并不能排除,我知晓秦姑娘对他们二位分外依赖,但此时此刻我们不得不谨慎为上。单说他们是否对妖皇之位有窥觊之心,就不能轻易告诉他们这个事儿,难保他们不会起了旁的心思,至少树王就会。”

  “是我莽撞了。”秦臻臻心里有些乱,明明已经知道帮凶,却不能轻举妄动,她着急的想要知道父皇的下落,不知道父皇好不好。

  “秦姑娘是关心则乱。”温亭湛还是能够理解秦臻臻现在的心情,“秦姑娘不必着急,我们已经营造出了一个大好时机,一个抢占先机的机会,只不过稍显有些冒险。”

  “温公子快说。”秦臻臻一下子好像就有了希望,饱含希冀的看着温亭湛。

  “今日秦姑娘和陌大哥演了这场戏,倒是打消了孔雀王和假妖皇的猜疑,但也暴露了一个对他们有利的消息。”温亭湛对上两人同时投来的目光,“陌大哥要寻之人,笃定在万妖谷,那孔雀王定然会怀疑是其他五位妖皇之一,她会去查证,会查出蛇妖王的过往,会借此想办法将蛇妖王拉入她的阵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抢一个先机。”

  “如何抢先机?”秦臻臻豁然看向陌钦,“你是要我带着陌钦现在就去寻蛇妖王把话说清楚?”

  “只要秦姑娘笃定蛇妖王无心妖皇之位,这是个最好的时机,等你赢得了蛇妖王的支持,孔雀王再寻上蛇妖王,蛇妖王顺水推舟,就可以打入他们的阵营,提前寻到妖皇。”这也是为何明明已经入睡的温亭湛,为何突然来寻他们的缘由,因为时间不等人。

  比起年幼来万妖谷时间不长的秦臻臻,孔雀王和蛇妖王同为六大妖王两个女的,必然是更加亲近,尤其是今夜夜摇光和温亭湛到来时,看到她们两坐的距离,已经是越过了一般人与人的防范距离,意味着他们两私交甚笃,孔雀王定然知道更多关于蛇妖王的事情,也很容易猜到陌钦要寻的那两个人是蛇妖王所扣押。

  陌钦还说他们两是因为宗门之事上万妖谷,孔雀王定然会连夜去查证,蛇妖王是不是违背了妖皇的命令,私自在外界动了手,然后再去汇报假妖皇,最迟明日孔雀王会寻上蛇妖王。

  “姥姥已经没有了内丹,她能够活到现在,且修为不减,是父皇舍了一命为她铸了类似于人类的丹田,她成不了妖皇,且也是永远不会背叛父皇之人。”这也是为何秦臻臻从来不相信帮凶会是蛇妖王的缘故,深吸一口气,“我这就和陌钦去寻姥姥,有我在姥姥也不会伤了陌钦,将话说清楚,无论姥姥和戈雾海有怎样的恩怨,我相信在父皇的大事之前,姥姥都会先把个人的私怨放在一边。”

  “那我便先告辞。”温亭湛说着就往外走。

  “温公子你不随我们一道”

  已经走远的温亭湛背对着他们罢了罢手:“我已经出来多时,恐夫人醒了不见我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