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700章 妖皇之位
  “是谁?”秦臻臻把一切事情抛诸脑后,澳门赌博网站:急切的问道。

  温亭湛的眸子掠过陌钦,陌钦的眼底闪过一抹猜疑之色:“是树妖王?”

  “树王?”秦臻臻纵使早已经做好了六大妖王其一有反骨的准备,但真的知晓是谁,心里还是很难受,六大妖王可以说都是看着她长大,是她的长辈是她的亲人,“为何你认为是树王。”

  温亭湛轻轻摇着头:“既不是树妖王,也不是狼王。”

  “可今日只有他们俩有冲突”秦臻臻觉得,除了他们提及了假妖皇,其他人根本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你是不是已经引起了妖皇的猜疑?”温亭湛不答反问。

  “我?”秦臻臻仔细的回想,她摇头,“我猜疑他,全凭对父皇的习性了解才看出端倪,除了你们三人,我不曾对任何人提及。”

  “也许是他本性多疑,也许是他对你格外的提防。”温亭湛沉思了片刻后道,“其实我建议你设宴,也有一重目的就是试探假妖皇,他自然是不会亲自前来,让你知晓他已经开始猜忌你。但他既然忌惮几大妖王联手,必然是想要试探你的目的,他心里你突然设宴,只请了六大妖王,这是一个危险的讯号。怕你已经知晓他是假妖皇,且在六大妖王之中有同盟。所以,他给了你一个假信儿。”

  “假信儿?”秦臻臻陷入了沉思,想了想今日的宴会,很快他就想明白了,“他在宴前召见了狼叔”

  “是,宴前召见了狼王,若是我们当真怀疑他在六大妖王之中有帮手,是不是应该理所当然是怀疑狼王?”温亭湛继续问道,“毕竟你的百花宴是临时起意,他辗转反侧,实在放心不下,在百花宴之前召见自己的同盟,吩咐他对你倍加留心。”

  秦臻臻不假思索的点头。

  陌钦却轻声一笑:“他们既然是同盟,两者都应该怀疑你,这种事还需要特意商议去吩咐?便是不提,打听你的用意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是啊,所以狼叔是他故意召见去,为的就是让我们误会狼叔,如果我真的怀疑了他,对狼叔出手,狼叔并绝不会防备我,倒是给他除了一个心头之患!”秦臻臻越想越气。

  “这只是第一个误导。”温亭湛唇角一勾。

  “还有第二重?”秦臻臻说完自己也反应过来,“是树王。”

  “是。”温亭湛点了点头,“若是你当真对狼王动了手,而后发现狼王不是,你会不会转而将矛头指向引导你怀疑狼王的树王,毕竟他其实没有必要点出,狼王被妖皇召见。”

  “我也是发现他似乎是刻意点出狼王被召见,所以才会怀疑他。”陌钦也是蹙眉。

  “是刻意,但却并非我们所想,刻意说给我们听。”温亭湛转过身,他面朝皎月,一身的月华,将他笼罩,整个黑夜似乎都因为他明亮了起来,“我记得树王说出了狼王被召见,秦姑娘接着很自然的问了一句,狼王是否又被妖皇派了重任。”

  “是啊。”秦臻臻点头,“这句话有何不妥?”

  “秦姑娘为何会这般问?”温亭湛微微侧首问。

  “近年来父皇特别倚重狼叔,对狼叔委以重任已经不是一两次。”秦臻臻很直接的回答。

  “我还记得秦姑娘说过,妖皇近几年已经触碰到飞升的屏障,因而频繁闭关。”温亭湛淡声道,“妖皇既然知道自己飞升之日已经有了可待之日,即便是尚且还不知是哪日?但也应该着手为万妖谷准备。”

  “妖皇之位”秦臻臻终于明白了,妖皇之位不似人家君王那是权利的象征,而是修为的象征,六大妖王都已经距离妖皇的修为只差一步,九尾妖皇若是飞升之前有心栽培,自然是有万全之法让其中一个突破妖王的修为成为妖皇,这不意味着万妖谷的统御,而是一个极大的转折。

  妖是一种可悲的存在,他们低微,没有法力之前,被人类屠宰猎杀,即便有了修为,也是正统修炼者彰显正义的亡魂,都躲过去了,上苍依然对他们不公,他们每修为晋上一层,就会多一重雷劫,到了妖王升上妖皇那就是七重雷劫,千万个之中可能只有一个能够扛下来,其他都死在了雷劫之中。

  凡人都说神仙好,哪知不论那一种生灵要修炼成仙要经历多少苦难?妖王升为妖皇,是任何一个妖王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树王这话是说给其他四位妖王听,让他们知晓狼王得妖皇倚重,这纯粹只是因为他和狼王不合,并无他意。”陌钦这才算是明白了树王的意思,“允禾,竟然听出了这句话隐含的是挑拨之意,而非暗示之意,我只能叹服。”

  “其实我也险些遭了道,但我总觉得有一处不对,仔细回想起来,才发现问题所在。”温亭湛谦逊的笑道,“按照常理,若树王此言意在告诉秦姑娘,暗指狼王是与妖皇合谋,那这个话题不应该是由狼王起头才是,若非有狼王没有看到树王,哪里会有了他们一番唇枪舌剑?”

  “狼叔没有看到树王”秦臻臻终于体会到了问题最大的存在,“为何狼叔会没有发现树王呢?”

  他们都相处了这般久,本体是什么了若指掌,其实当时狼王问出来的时候,秦臻臻没有怀疑狼王是真的没有看到树王,他们俩不合已久,以为狼王是故意,树王好端端的在那儿,尽管是化作了本体,但狼本来就是嗅觉动物,狼王不可能感觉不到树王的气息。

  “因为有人做了手脚,故意让他们两起争执。”温亭湛笑意加深。

  “是谁做了手脚?”秦臻臻眉头紧蹙。

  温亭湛转过身,看着已经换了一身装束,一头长发依然是半点饰品都没有的披散下来:“回到我们的根本问题,若是假妖皇的帮凶,在秦姑娘已经被猜疑的情形下,他来参宴的目的是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