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99章 情的滋味
  陌钦于她只是较为复杂和稍显不同,她绝对不可能为了陌钦做到牺牲自己甚至是损害万妖谷利益的地步。比起陌钦和温亭湛对夜摇光,这实在是天差地别。

  “何为相思?

  是昙花朝露,旋生旋灭

  何为情?

  是盛世烟火,瞬放瞬熄

  何为爱?

  是蜜中藏毒,可生可死

  何为生死?

  是遇见他她,命中劫,躲不了,挣不开,逃不过,唯有沉沦蚀骨。”

  陌钦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劝道:“愿你终其一生,也不明白其中滋味。”

  “呵,说的我好似与你一样会爱而不得,难道我便不能如温夫人一般,寻到一个两情相悦之人么?”秦臻臻故作不悦的看着陌钦,她感觉到陌钦的伤感。

  “那更不好。”陌钦的语气轻缓下来,“你别忘了你是万花之皇,是灵修。”

  秦臻臻不自然的移开目光:“灵修又如何?”

  “妖皇为了保持你的灵体,废了不少心思,你忍心为了一个男人,便辜负他的一番心意?”陌钦反问道。

  抿着唇,秦臻臻摇了摇头:“我不怕你笑话,这一生再不会有一个人能够超越父皇在我心中的地位,我不会为了任何人任何事伤了他的心,我的父皇他是妖族的神。”

  陌钦没有说话,他看出秦臻臻有话要说,做出一副聆听的模样。

  “温公子让我查一查父皇的过往,其实不用查,没有人比我更懂父王的过往。”秦臻臻站起身,她走到窗轩下站定,目光幽幽的望着深夜之中被轻纱般的月华笼罩的奇花异草,澳门赌博网站:“父皇这一生只爱过一个人,我虽未见过她,但我却尝尝听到父皇提起她,心中也认她做母亲。母亲也是一个灵修,本体是一只雪灵狐,母亲降生起就注定高高在上,只能让父皇仰望。灵狐是高贵的,狐妖是卑贱的,但这高贵和卑贱却在同一块土地上诞生”

  妖皇虽然是九尾狐,是狐族之中难能可贵的品种,有这个极高的血统,但他终究是妖,而不是灵,在狐族的领地,他是卑微的存在,加上他出生就死了爹娘,在狐族一直备受欺凌,那时候雪灵狐会保护他,从未轻视他,甚至告诉他:“妖与灵不过是上天的偏宠,妖一样可以飞升成仙,让灵仰望而灵同样会沦为妖盘中餐。妖也好,灵也罢,谁能够占到最后,飞升成仙谁才是真正的尊者。”

  妖皇是那一刻,开始潜心修炼,那时候他们都是单纯的修炼,纯正的感情。

  后来是雪灵狐的母亲强制将妖皇给驱赶,雪灵狐闭关出来之后去寻,他们双双流落到了俗世,在俗世中他们懂得了男女之情,并且也彼此产生了男女之情。但是,妖皇最终却不辞而别,雪灵狐再也没有寻到他。

  “为何?”陌钦问。

  “父皇想要的是生生世世,而非朝暮。”秦臻臻低声道,“母亲若是要与父皇相守,就得坠入妖道,否则就要遭受天谴,而妖和灵所度之劫天壤之别,背弃灵修的妖更不可能有渡劫成功之能,父皇不愿母亲成为天弃也是弃天的存在,不愿母亲成为灵狐一族的耻辱,它给母亲留了一封信,希望他们从此一心修炼,待到他们双双飞升之日便是他们永生永世之时。”

  “后来是否发生了变故?”直觉告诉陌钦,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后来灵狐一族遭到了屠杀,父皇知晓赶回去之时,母亲已经奄奄一息,父皇欲散尽真元救母亲,可母亲以死相逼,若是他这般做,母亲会立刻自绝,母亲不但不让父皇就她”秦臻臻的语气变得有些低落,“还逼得父皇立下誓言,一定会潜心修炼,带着她的遗憾登仙。后来父亲的确活了下来,他是满心仇恨而活,他为了给母亲报仇,让妖族肆掠,杀了很多人,再后来是虚谷真君阻挠,才带着所有妖族逼退到了万妖谷,再后来又是千机真君压制。”

  顿了顿,秦臻臻笑道:“其实父皇说,按照他手上那般多的杀孽,虚谷真君和千机真君之所以没有诛杀他,只不过是需要有一个约束万妖的存在,是为了大安而留他性命。”

  陌钦轻轻的点了点:“虚谷真君能够飞升成功,是因他看破了人世间的一切。”

  “所以,父皇根本没有嫡系子孙,温公子这一点是猜错了,因而我才不好对他们说出来。”秦臻臻解释道。

  “但你也不得不承认,允禾分析的很有道理,就算不是妖皇的嫡系子孙,却一定和妖皇有着极其密切关系,且必然是同宗。”陌钦皱眉道。

  “其实父皇很不喜欢狐族。”秦臻臻犹豫了片刻之后道,“也许是父皇幼时就遭受到狐族的排挤缘故,万妖谷狐族的妖很少,根本没有一个和父皇亲近。”

  陌钦正要说话,感觉到有人靠近,秦臻臻几乎是同一时间感应到,两人都知道这里人类的气息很少,尤其是凡人的气息,那就只有温亭湛一人,他们缓步走出门,就看到温亭湛走到了楼下,在下面望了一眼,就步履优雅的走了上来。

  “允禾,你为何而来?”陌钦没有看到夜摇光,就只有温亭湛一人,他有些担心是不是夜摇光出了什么事,但看温亭湛的神态自若,肯定不是,所以就更加的好奇。

  “我料想到秦姑娘回来寻你。”温亭湛淡笑着,“故而来打探打探是否有其他消息。”

  秦臻臻看怪物一般看了看温亭湛:“温公子倒是说说我会说些什么?”

  “关于妖皇的过往。”温亭湛随意的说着,看着秦臻臻脸色微变,他道,“秦姑娘心系妖皇,却对我推测危害妖皇之人不为所动,定然是秦姑娘有些话不好说出来于我听,怕折了我的颜面。”

  话到了这个份儿上,秦臻臻还能说什么,只能将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温亭湛。

  温亭湛听了点了点头:“我不怀疑秦姑娘的话,但我依然坚持我的推测。不过,我此来还有一事。”

  “何事?”两人异口同声问。

  “我大概知晓谁是假妖皇的同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