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96章 设宴试探
  ,最快更新卦妃天下最新章节!

  “嗯。”夜摇光点着头,“这有何处不妥?”

  “摇摇,你回答我两个问题。”温亭湛揉着夜摇光的长发,黑珍珠一般华光流转的眼眸散着温柔的笑意,“第一个问题,对于宗门的名声而言,到底是接受一个凡人好,还是任由儿子接受一个妖好?第二个问题,身为一宗之主,到底是儿子离经叛道的情更重,还是宗门的兴衰更重?”

  夜摇光顿时了悟了,她缓缓的坐直了身体。

  温亭湛的答案任何人都能够答得出来,戈宗主如果是个看重儿子的人,当初就不会棒打鸳鸯,拆散了戈裔重和扬菁菁,很显然戈宗主是看不上扬菁菁的身份,扬菁菁不能够给宗门的发扬带来益处,甚至修炼者和凡人的结合,很可能会生下不具备修炼灵根的后代子孙。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戈宗主的眼中宗门重过儿子的儿女之情。

  可这就和后面戈宗主无视戈裔重与成了妖的扬菁菁在一起相矛盾,现在整个修炼界哪个不知道戈雾海的少宗主迷恋着一个妖精,戈雾海因此在宗门之中的地位猝然下降。但戈宗主不但没有再一次采用雷霆手段,反而先是默许,而后又是接纳。

  “我若所料没错,能够让戈宗主接纳扬菁菁的不是扬菁菁本身,更不是出于对儿子情深的无奈,以及自己当年强拆他们二人的愧疚。”温亭湛的声音在夜色之中变得悠长却有力,“应当是戈宗主曾经有过相似的经历,但他却没有被成全,这是他心中的结,因而当扬菁菁变成了妖,当他的儿子走入了和他同样的路,他回忆起了心中的遗憾,才会有了这番态度。”

  如此就可以证明戈宗主曾经和一个女妖相恋,而恰好扬菁菁背后的妖王针对的也仅仅只是戈宗主,而并非整个戈雾海。恰好蛇妖王受过情伤,又对戈无音的失踪讳莫如深,这么多的巧合糅合在一起,事情的真相其实已经不需要再质疑什么。

  “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怎么长得。”夜摇光眯着眼看着温亭湛。

  “为你长的。”一把将夜摇光抱起来,“夜深了,早些休息吧,这两日都在海上飘,你也许久没有好生歇息过,明儿指不定有一场硬仗要打。”

  “哎,你说蛇妖王是不是和假妖皇勾结的?”双手吊住温亭湛的脖子,夜摇光问。

  “应当不是。”将妻子放在床榻上,躺在她的身侧,为她盖好被子,将她搂在怀里,“歇息吧,是与不是明日自然见分晓。”

  “嗯。”夜摇光闭上了眼睛。

  也许是真的两三日没有好好睡过觉的缘故,也许是四周的花香太怡人的缘故,也许是依靠的怀抱太温暖太安全的缘故,夜摇光睡得很香很沉,到了次日天都大亮了才幽幽转醒。

  一醒来就听到秦臻臻以要大摆白花宴,邀请六位大妖王。这一举动很是怪异,因为它们都是妖啊,妖对这些真心没有要求,不过一听掌勺的猪妖说全都是灵花为食材,整个妖族都炸开锅,这些灵花吃到肚子里可不是裹腹,而是疏通经络,淬炼骨骼,对修为大有裨益啊。

  “会不会把假妖皇引来?”夜摇光看着一下子热闹起来的四周,一个个身姿婀娜的姑娘捧着一片片芬芳弥漫的花进进出出,有些她都叫不出名字,但几乎是每一盘都散发着灵气。她有点担心,秦臻臻以前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突然邀请六大妖王,假妖皇还不怀疑秦臻臻会不会暗中试图想要联合六大妖王对付它?

  “不会。”温亭湛很笃定,“秦姑娘既然邀请了六大妖王,而这六位大妖王之中,自然有和它勾结的那一位。若是秦姑娘当真是为了联合六大妖王对付它,它不来也能够知晓,来了反而引起秦姑娘的警惕。”

  夜摇光懒洋洋的看了温亭湛一眼:“我真是瞎操心。”

  既然这是温亭湛想好的计,他一定把所有的因素都考虑在其中,根本不可能出现他掌握不了的意外,她还担心什么,一把拽过金子,给它上上思想教育课:“今儿的白花宴,六大妖王都来了,你若是不想成为盘中餐,不想被人盯上你的猴脑,你最好给我把它肚子里的馋虫管住,可别像昨夜那样跑出来。”

  “师傅……”金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夜摇光。

  “你就在我们的屋子里守着,哪儿也不能去,你要是乖的话,我就让秦姑娘给你单独备一份。”灵花宴,千年一遇,好东西自然还是要想着自己的徒儿。

  金子立马挺胸抬头:“师傅放心,我一定看好屋子。”

  这一日,夜摇光和温亭湛都没有和陌钦会面,一直窝在他们的小楼,说说话聊聊天,看看风景,为了不节外生枝,他们俩也没有离开小楼四处去晃荡,一直等到夜幕要降临的时候,才被秦臻臻派来的人请到宴堂。

  是一个雅致的四合院,宴会在露天的中心,四个方向都摆了长案,左右略长,上下稍短。案几上是已经开始陆陆续续上的鲜花菜肴。夜摇光和温亭湛到的时候,蛇妖王和另外一个看着很是高冷,身着孔雀绿长裙,外罩半透明水袖白色轻纱的女子,这个女子的头发用了两只孔雀羽翎簪挽起来,不用猜,肯定就是孔雀妖王了,她看夜摇光和温亭湛的目光很淡漠,没有任何情绪。

  秦臻臻不在,夜摇光和温亭湛只能点头致意的在下方明显是两人座的长案前落座。

  “今儿这宴是何大喜事,公主这般有雅兴?”老太太含笑看着温亭湛和夜摇光,她是蛇妖,即便她的神色足够的温和,但目光依然改不了的阴冷。

  “昨日秦姑娘用花宴为我们夫妻洗尘,后来相谈甚欢,我感叹了一句如此美味佳肴要是多些分享者,必然是一大快事,不曾想今日一早醒来,秦姑娘还真的请了几位妖王来共享。”夜摇光笑着回答,“至于是不是有喜事,这得等会儿问问秦姑娘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