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83章 不为你付出为谁
  既然决定一起去万妖谷,夜摇光就得提前将该安排好的事情安排,温亭湛大部分事情已经交代清楚,但依然有些事情需要仔细规划,毕竟是擅离职守,保密工作是要做好。

  不过如今东三省的事情有些复杂,一旦进入了万妖谷,小乖乖也不敢靠近,温亭湛只能提前将这件事告诉岳书意,只能叮嘱岳书意要自己小心行事。

  “东三省到底是怎么回事?”需要温亭湛特意叮咛的事情,夜摇光忍不住好奇。

  “岳书意已经去了东三省,见到了东三省总督,并且几次明里暗里试探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温亭湛思忖着对夜摇光道,“一个连幼时玩伴唯有彼此才知晓之事,都能够对上来,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假货。”

  夜摇光稍微惊讶的一番:“可有让连山去试探?”

  如果是修炼之人,这并不是难事,耀星不就拥有左记全部的记忆么?而且从东三省到吐蕃这万里之距,到底是什么缘由会让一个人逃窜得这么远。而这沿途竟然没有寻求任何官府的相助,是被追杀得完全没有喘息之机?夜摇光看着也不像。

  “试过了,不是。”温亭湛摇头,“况且若是世外之人,只怕那人没有命逃到吐蕃。”

  “也对。”夜摇光也觉得这件事真是匪夷所思,“这位总督官声如何?”

  “不好也不坏。”温亭湛给了一个奇特的评价。

  不过能够得到温亭湛这样的评价,证明他至少是没有大毛病。可这并不能成为他们不去探个究竟的缘由,东三省距离帝都太近,有些事情没有遇上无妨,遇上了却不能视而不见,尤其是这个不定因素,也许日后会爆发出大麻烦。

  “看来这次岳书意遇上了麻烦。”就连温亭湛都觉得蹊跷,甚至想不明白的事情,那一定极其的复杂,夜摇光觉得岳书意未必能够将之理清,“你若是随我进了万妖谷,只怕要与外面断了联系。”

  “无妨,我已经安排了人。”温亭湛倒是并没有多重视,“若实在是应付不来,就让他去寻单久辞吧,想来他很乐意出手相帮。”

  “他自然是乐意。”夜摇光轻哼一声,送到他手上的势力,东三省那么大一块肥肉,又离帝都近,单久辞若是知道了这件事,只怕不需要岳书意求助,他也会参合进去。

  夜摇光抬眼看着目光平淡陷入沉思的温亭湛,她觉着若非她要去万妖谷,温亭湛应该是会亲自去一趟东三省,以温亭湛的能耐和洞察力,一个月的时间,在六月调任下来之前应该可以完美的将东三省的事情解决。

  回神对上夜摇光的目光,温亭湛几乎是一眼就将她的心思看明白,眼神如被吹入了一阵春风,轻暖而又柔和:“人活着,每一日其实都在做出选择,既然是选择,就必然是有得失。人之欲无穷,可这世间的一切都不可能属于一个人,便是手握天下的至尊,便是修为高深被誉为第一人,便是那遥居九天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神,也会有不属于他之物。”

  “我并非是觉着一切都应该尽归你所有……”只是觉得你为我牺牲太多。

  “我不你付出,还能为谁付出?”你是我活着的意义啊。

  两人都没有把心底的话说出来,但彼此都明白。

  安排好了这些事情,他们就启程,夫妻两只带了金子,乾阳都没有带着,他是准新郎,出不得闪失,桑姬朽和耀星也留在了西宁府衙,西宁府的事情温亭湛都和黄仞打了招呼,也给高跃透了个底,有他们俩作掩护,可保万无一失。

  当然,温亭湛只是告诉他们俩他需要离开西宁一个月,具体去向却没有告诉他们。

  出发的当日,夜摇光和温亭湛先去了一趟缘生观。

  “你们俩这个时候要去万妖谷!”长延被他们的话吓得跳了起来,“你可知如今正是万妖最猖狂的时节?”

  妖一般都是动物亦或者植物修炼而成,无论那一种在盛夏的时候都是生机最旺盛的时候,也是它们最敏锐法力最强盛的时候,就连他们万不得已要去万妖谷,也不会选择这个时节去,夜摇光偏生要这个时候去。

  “师兄,我知道。”夜摇光低声道,“可无音去了半年,我实在不放心。”

  不说她和无音的情意,就说陌钦也去了万妖谷,他们夫妻二人受陌钦的情分良多,她做不到不闻不问,与其整日神不守舍,不如去一探究竟。

  长延气不顺的指着她,点了点手指最后指着温亭湛对她道:“好,你有你不得不去的理由,你竟然要带着你夫君去万妖谷,你难道不知道万妖谷于凡人的危害么?”

  “师兄息怒,是我执意要与摇摇一道而去。”温亭湛先一步开口道,澳门赌博网站:“万妖谷上的妖气伤不了我。”

  长延的目光一深,审视的看了夜摇光和温亭湛,相信他们不会拿这事儿糊弄他,轻叹一口气:“纵使妖气伤不了你,那些妖物也伤不了你?”

  “若是不到万不得已,它们也应该不会对我下杀手吧。”温亭湛倒是相当自信。

  长延一噎,温亭湛身上有吉神相护,但凡修炼生灵都感应得到,妖魔鬼怪对这类人都是绕道走,长延觉得他真是不知道该拿这对夫妻如何是好,最后只能退一步:“你们要去也成,等过了盛夏,实在是急,也别等到入冬,入秋了再去也好些。”

  夜摇光摇了摇头:“师兄,并非我不知深浅,也并非我逞能,如今我们联系不上无音和陌大哥他们,若是他们当真遇险,那便是时间不等人,倘若因此错过了对他们最佳营救的时机,让他们遭了难,我这辈子只怕都要良心不安。”

  “你……”

  “我陪师妹他们去一趟吧。”一直没有说话的长廷站起身对长延道。

  “二师兄的好意我心领,我们夫妻只想携手前去。”夜摇光干脆的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