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81章 古灸辞行
  “她对那人当真是用情至深,也不怕被戳着脊梁骨。”黄坚才刚刚去世啊,作为嫡长媳是要守孝三年,她竟然在公爹的孝期提出了和离,“黄仞不应该守孝么?”

  虽然陛下为了青海着想,没有让黄仞丁忧,而是让他迅速的接管了黄仞的军权,但毕竟亲爹死了不用丁忧也得守孝,这个时候成婚

  “只是一个仪式,一个让戴氏回去的仪式,除了你我以外,再没有要求旁人。”温亭湛解释道,“也没有酒宴,戴氏总不能无声无息的回去,黄仞不想这样委屈他,日后旁人提起,也可以说我是见证人,算是给戴氏一个名分,他们这个年岁也不会做出违背礼教之事,只不过是他们阴差阳错太多年,如今都不再年轻,好不容易彼此敞开了心,想要多相守在一起,我也乐意成全,恰好借此去商议下彦柏和单姑娘的婚事,这也是黄仞想早点将戴氏迎回去的原因之一。”

  这种事,没有当家主母操持是不像话的,刚好一年的时间,也不仓促。

  “他们俩的婚事只能定在年末,彦柏得守孝一年。”这个是大婚,可和黄仞与戴氏不一样,“我去算个诸事皆宜的日子,尽量选在年关你休假时。”

  温亭湛既然要调任,等闲日子是肯定来不了,温亭湛就黄彦柏这样一个弟子,夜摇光不想让他留下遗憾。黄彦柏的生辰八字也做不得准,八字不能算,那就只能取大吉之日。

  算了一整年,今年都没有,倒是明年正月初七不错,夜摇光就带着这个日子到了黄家,黄仞自然是没有多余的话,黄仞和戴氏的宴席很简单平常,甚至连荤酒都没有,就更别说其他流程,的的确确只是一个简单的仪式。

  温亭湛去考校了黄彦柏的功课,温亭湛是打算让黄彦柏去参加下次的武举,文状元是不指望黄彦柏,但是武状元怎么也要让他拿下,否则就算温亭湛再怎么扶持他,陛下也不放心将黄家的军权交到他的手中,他也服不了众。

  在黄家歇息了一夜,温亭湛和夜摇光去了高家,当初雷婷婷和高寅大婚次日就出了变故,后来就一直没有消停,于情于理现在诸事完毕,温亭湛和夜摇光都要去看望一趟。

  “你怎会没有去帝都?”吃了饭,夜摇光去了雷婷婷的屋子里。

  高寅因为当初温亭湛出事,第一时间回了帝都,他本就是在翰林院就职,后来自然是不好回来,但是年关肯定是回来了,夜摇光好奇的竟然是雷婷婷没有跟着一块去帝都,虽然知道她们两是假夫妻,但这做戏也要做得像样。

  “是他的意思,他打算六月谋外放,到时候我再跟着他去外放。”雷婷婷眼中含着点感激,“我不想回帝都,对他对我都不好,婆母那边也不知他说了什么,我在高家他们都对我极好。”

  关昭和雷婷婷的事情在帝都闹得沸沸扬扬,雷婷婷回去帝都少不得要面对流言蜚语,高寅这是出自一片爱护之情,并且还把高夫人以及高家一众人的思想工作给做通了,这份本事还真不是一般人有。高寅如今这么他的仕途就算像温亭湛一样坐火箭冲上去,再回帝都也是十多年的事情,到时候关昭和雷婷婷的事情也已经被淡忘。

  “高寅是个可托付之人。”夜摇光拍了拍雷婷婷的手,就离开了。

  不是她不喜欢关昭,而是夜摇光觉得雷婷婷和关昭已经错过了,不论关昭什么时候放下,他们都应该忘掉过去,学会珍惜眼前人,高寅是个不错的孩子,其实真要比起来,不论是能耐,模样,身份,手段,涵养高寅都要比关昭好。夜摇光觉得就高寅这样的本事,雷婷婷陷入他的情是迟早的事情,雷婷婷这一辈子已经够苦,就别再好事多磨。

  在高家留了一宿,温亭湛和夜摇光就去了缘生观,亲自去接宣开阳回私塾,以外的是戈无音家的两个小魔女和仲寒琪好的跟三胞胎似的,夜摇光接都接不走,索性就把他们两都留在缘生观,让长延师兄他们去头疼去。

  “也不知道无音他们何时归。”夜摇光有些担忧,“眼看着就要开春,那闭关修炼的九尾妖皇只怕也要出关,别撞上了。”

  “九尾妖皇既然约束着万妖谷的妖物,澳门赌博网站:便是看穿了云宗主他们的身份,只怕也不会随意的杀害,别担心。”温亭湛安慰着夜摇光。

  夜摇光也是这样想着:“我要不要传个信问问陌大哥?”

  “我晚些时候就给陌大哥传个信。”为了让夜摇光安心,温亭湛应允道。

  不过温亭湛传去的信却被原封不动的带回来,那就应该是陌钦也和云非离他们一块儿去了万妖谷,小乖乖是灵物,跑到万妖谷去那就是送上门的美餐,自然是会避着。

  二月初的时候,古灸带着关昭前来辞行,夜摇光挽留也挽留不住。

  “之南打算去何处?”

  “原就打算从吐蕃离开去西域,被允禾唤来而搁置,前段时日恰好将西域之行重新规划了一番。”古灸对于拥有奇特风光的西域向往已久。

  “西域风沙大漠,你们此去要多当心。”其实夜摇光是想说西域是群魔乱舞的地方,不过古灸他们是凡人,等闲是遇不上,除非是当真往魔窟凑。

  虽然现在魔宫在伏摩峰,但魔宫的大本营却在西域,夜摇光也不知道具体的位置,魔域就连耀星都不知道在哪里,而且西域邪教颇多。

  “多谢弟妹关心,我会小心谨慎。”跟着温亭湛和夜摇光这两年多,古灸也是受益良多,以后行事自然是要更加小心,不过西域他的父亲与祖父都去过,古灸心里还是有些底。

  “摇姨,婷婷她过得可还好?”临别之前,关昭到底是没有忍住,但是他的目光清澈,态度坦然,完全是没有任何其他念头的关怀。

  “婷姐儿她很好。”多余的,夜摇光也不知道该如何对这个让人心疼的孩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