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79章 生老病死
  南久王的落在夜摇光的意料之中,澳门赌博网站:因为温亭湛已经布下了天罗地。早在温亭湛传信给虞执,让他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但却监视着南久王一举一动之时,南久王就没有可逃之路。他窝藏在虞执府中并不是长久之计,只要明诺的大军一离开,他就会想要逃出吐蕃城。就连他要了些什么东西,温亭湛都一清二楚,他的装扮与温亭湛而言根本等同于无。

  温亭湛抓了南久王,就拍卫茁快马加鞭的送给故意放慢行程的明诺。

  “明儿就是元宵节,我们不早些回去么?”明明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且眼看着就要开印,从这里如果行马车怎么着也要五六日才能到西宁,温亭湛却好似一点都不急。

  “难得只有你我二人,许久没有陪夫人游玩,趁着开春之际,陪夫人走走。”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对她轻柔一笑,“陛下已知我今日才离开吐蕃,若是回去太早反而不好。”

  夜摇光点着头,温亭湛这次是封密旨出来捉拿南久王,不再是与往日一样,是偷偷摸摸的来,而且西宁那边有叶辅沿在,又没有了黄坚,出不了什么岔子。上次温亭湛陪着她游玩好像还是前年的事情,去年一整年都在忙着处理青海西宁的事情,就连三月巡查的时候,夜摇光也回了帝都。

  如今所有的事情都告了一段落,夜摇光的心也是最轻松的时候,便把所有的烦恼都抛到一边,和温亭湛如同一对寻常的夫妻,冲吐蕃一路游山玩水用了足足八日才回到西宁。

  夜摇光回到西宁之后,看到了邸报,才知道兴华帝令虞执暂代吐蕃宣政院院使一职,夜摇光侧首问温亭湛:“为何事暂代?难道这事还有变故?”

  “南久王被押送到帝都,陛下将他终身幽禁,到底是对他下不了狠手,他的话陛下虽然不会尽信,也不会全都不信,尤其是牵扯到了我。”温亭湛低着头处理着他的公文,“只不过此时此刻再也没有比虞执更合适的人选,陛下就给他个机会,看看他的本事,也看看我的态度。”

  “你的态度?”

  “看看我会不会沉不住,或者出手让人运作。”温亭湛抬起头对夜摇光莞尔。

  夜摇光托着下巴想了想:“你的意思是不排除陛下有卸磨杀驴的心?”

  “这倒不会。”温亭湛摇了摇头,“除非陛下有确凿的证据,否则不会弃了虞执。这算是个公平竞争,这半年虞执拿出本事来,六月之后暂代二字自然可抹去。”

  “如果万一他没有过了陛下这关”

  “与我何干?”将恰好批注完的公函合上,放在一旁,温亭湛又去了一本,“我不养无用之人。”

  听了这话,夜摇光撇了撇嘴。

  余光扫到妻子的反应,温亭湛问:“摇摇何以对为夫所言如此不以为然?”

  “你养的无用之人还少么?”夜摇光瞥了他一眼。

  “摇摇指的是”温亭湛露出意味深长的目光。

  夜摇光耸了耸肩,未语。

  温亭湛也是低低的笑了笑,又埋头自己的公务之上。

  趁着宣开阳还没有开课,夜摇光先去看了看卓敏妍,她半年前和陆永恬升级为父母,生下了一个女儿,可把陆永恬乐得,这半年没有少在温亭湛的面前炫耀,只不过夜摇光和温亭湛那时候都忙的无暇分身,且又是非常时期,之前黄坚为了用僵尸陷害温亭湛,就对卓敏妍夫妻下了手,后来他们就有意的避开,就连满月酒都没有抽出空来参加,只送了早就备下的礼物。

  虚岁一岁半,实则半岁的小姑娘,抱在怀里软软糯糯,裹着厚实的襁褓,露出粉嫩的小脸,睡得真香,不哭不闹的模样让夜摇光爱不释手。

  “这孩子也就是睡着了才这般惹人怜爱,醒着的时候可是个混世小魔王。”卓敏妍做了母亲,身上也多了些柔和的气韵,说到女儿她本能的伸手揉了揉额头,想来是这丫头是个真能折腾的主儿。

  “取了名没?”夜摇光笑着问道。

  “她祖父给取的名,陆家到了她这一辈女孩子排字是勤字,又加了个歆字。”卓敏妍连忙凑上来道,“灼华姐姐,给看看这个名儿可好?”

  “陆勤歆,是个好听的名儿,你也别多想,陆家也是大世家,歆姐儿好歹是陆家的嫡长女,身份也不同,陆老爷子哪里会马虎?”肯定也是请高人算了八字的,不过为了让卓敏妍放心,夜摇光还是掐指算了算,得出了结果也就没有对卓敏妍细说,“定然是请高人算的,好名字。”

  “我啊,也不指望她大富大贵,只要不克她就好,平平安安便是。”卓敏妍伸手捏了捏睡熟女儿的小鼻子,也没有细问。

  “还说人家闹腾,你不招惹她,她能够闹腾?”夜摇光一把将她的魔爪给拍掉。

  卓敏妍讪讪的缩回手,忽而面色有些沉重:“灼华姐姐,小六的祖父只怕不好了。”

  夜摇光心一沉,卓敏妍说出这话,那就是小六的祖父恐怕时日无多,祖父去世嫡长孙得守孝一年,卓敏妍这是希望她把这个消息传给温亭湛,以免温亭湛给陆永恬安排什么差事,好早些另作打算。

  “嗯,我知道。”夜摇光点了点头。

  陆永恬的祖父两年前就已经辞官,老爷子是武将,年轻的时候受了不少暗伤,如今也已经过了六旬,年纪大了总有那么一遭,夜摇光赔了卓敏妍半天,到了天快黑的时候才回去。

  回到家里,夜摇光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温亭湛,温亭湛点了点头:“我猜想也是陆家有事,我见了小六两次,他都有些伤神,我便知是陆家有事儿。”

  “生老病死,是不可避免之事。”夜摇光轻叹一口气,“小六只怕不能随我们去江南。”

  “该尽的孝道自然要尽。”温亭湛道,“等他守完孝,只怕陆家也希望他留在陆家的地方,毕竟陆家到了小六这一辈嫡枝单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