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78章 血气
  “真能士,澳门赌博网站:擅化一切劣势为优势。”温亭湛眼底有华光绽放。

  夜摇光:……

  默默的转身往回走,这都深更半夜了,她很困。没有精力在这里看某人臭屁。

  夜摇光和温亭湛才刚刚回到药铺,前脚进了院子,后脚卫茁便一身血气走了进来,他浑身没有一滴血,但身上却萦绕着血色,凛冽的杀气让夜摇光皱了皱眉。

  “夫人。”卫茁向夜摇光行了礼,才走到温亭湛的面前,“侯爷,费古力负隅抵抗,已经被雪隐军斩于城门之下,钦差大人受了些许惊吓,属下已经将之送到驿站,亲手交给明世子。明世子安顿完钦差大人,便带人去缉拿苏费两府亲眷,世子让属下禀报侯爷,一切交给雪隐军,侯爷无需费心。”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换洗好生歇息,辛苦。”温亭湛颔首道。

  卫茁正要行礼告退,夜摇光却突然开口:“卫茁,你跟了我们夫妻多久了。”

  卫茁一直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夜摇光突如其来的问话,让他死寂的目光动了动,旋即垂下头:“属下自六岁起被夫人收留,至今已经十一年。”

  “十一年啊,时间过得真快。”她和温亭湛相守十二年,已经迈入十三年,而卫茁兄弟跟着他们也已经十一年,那个小小的不爱说话的孩子,成了偏偏少年郎,一身武艺出神入化,就连温亭湛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可是他才这么小,就满身血气。

  半晌没有听到夜摇光说话,卫茁大胆抬起头,对上夜摇光怜惜带着点心疼的目光,他不由一怔,而后惶恐的单膝跪在夜摇光的面前:“是否属下办事不利,若有行为不当之处,任凭夫人责罚。”

  六岁以前的记忆他已经快要模糊,他所有的记忆都是和温亭湛还有夜摇光他们在一起,虽然主仆有别,但是他知道如果没有遇上温亭湛和夜摇光,他不会活得现如今这般充实,也不会有现在这样一身本事,他不知道从何时起他已经坚定了信念,这一辈子以守护温亭湛为己任,他不想离开他们。

  夜摇光亲自将他扶起来:“我是在想,你已经十七岁,是时候该想想成家立业。”

  卫茁傻了一瞬,旋即一张脸涨红,他本来就不善言辞,这会儿更是不知所措的开不了口,不知道夫人怎么会突然提到他的婚事,他从来没有想过……

  “行了,夫人捉弄了你,下去吧。”温亭湛看着他身边最得力的臂膀被夜摇光弄得窘迫不已,便出声解围。

  卫茁如蒙大赦行了礼,跑得仿佛身后有什么野兽在追一般迅速。

  “我有那么可怕么?”见到卫茁跑得这么快,夜摇光不由低估。

  “摇摇方才为何用那样的目光看着卫茁?”温亭湛有点担心,是不是夜摇光看到了不好的预兆。

  “你让他杀太多人了。”夜摇光横了温亭湛一眼,“他浑身的血气都快凝成了实质,就比之前送他回来的那天一居女杀手好点。”

  这话温亭湛没法接,卫茁就是他的刀刃,四年前开刃到现在死于他手中的人不计其数:“我从未下令让他杀过一个人。”

  但卫茁替他做的都是高危之事,想要做到不露痕迹是绝无可能,一旦露了痕迹,遭到人追杀自然是要反抗,这个过程中杀人是在所难免。

  “我知道,他身上有血气,但却没有煞气与罪孽,所杀之人都是对他有杀意之人。”若非如此,夜摇光哪里还能够这般淡定,“但这血气太重也是折损寿元,且易遇上劫难。”

  到底是杀人,即便是自保,虽然不会罪孽上身,但也是会影响气运,杀生这事儿能避免则最好避免。

  “可有化解之法?”卫茁在温亭湛的心里,地位非同一般,不仅仅因为卫茁锋利好用,而是卫茁是他一手教导出来,虽然他们只差了五六岁,但却有一种如师如父之情。

  “血气倒是容易化解,晚点我给他送张符篆去,等他及冠之时我再用功德替他散血气。”夜摇光对温亭湛道,“不过你千万要叮嘱他,别让他罪孽上身。”

  “这事儿我会记在心里。”温亭湛保证。

  夜摇光打了个哈欠:“我去沐浴歇息,你忙你的去吧。”

  吐蕃的事儿算是尘埃落定了,南久王也是瓮中之鳖,迟早是会被拖出来。大部分善后的事情都是明诺在忙,可温亭湛既然要扶持虞执上位,这个混乱的时候是最适合安插棋子,埋眼线的时候,想来温亭湛这一宿是没有机会睡觉。

  果然夜摇光一夜到天亮,身边特意放出来的被子没有动过的痕迹,早上给温亭湛做了滋补的药膳,夜摇光就没有打扰他,也没有去询问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待在家里将从西宁传来的信一封封拆了,喻清袭的有两封,都是些闲话家常,从语气看来喻清袭好像也没有遇到什么烦心事,夜摇光回信的时候很隐晦的试探了她对于尚玉嫣的态度。

  还有一封是百里绮梦,她今年没有去看仲寒琪,她送无音家的两个小魔女上缘生观的时候就知道,原来是她难产,生了一个要命的小公子,仲尧凡勒令她坐双月子。另外一封竟然是来自于杨夕荷,原来是温亭湛为着东三省的事情联络上了魏临,她这才给她回了信,说了一大堆,夜摇光也是认认真真的回了。

  大概两日,温亭湛才闲了下来,夜摇光便问:“我们何时回西宁?”

  “后日。”温亭湛莞尔一笑。

  在元宵节前一日,也就是他们离开的那日,夜摇光才走出了药铺,吐蕃依旧热闹,仿佛他们并没有经历过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其实政员更换他们并不关心,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小日子好不好。

  温亭湛一大早就把马车停在了城门口等了约莫两个时辰,知道看到一个杵着拐杖,弯腰驼背的老妇走出来,他才跳下马车,走到对方的面前:“王爷,恭候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