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78章:金蝉脱壳
  这下就连温亭湛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就在这时候,澳门赌博网站:整齐匆忙的脚步声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而来,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淡淡的血腥味已经飘到了温亭湛和夜摇光的鼻息,夜摇光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很快明诺骑马而来,他身后跟着不少身着铠甲,有些带了伤,大多身上都沾了血,显然是刚刚带着他们从军营里赶来,那就意味着吐蕃大军已经尘埃落定。想来也是,虽然南久王提前洞悉了,但到底是为时已晚,也不过是制造混乱,给自己创造逃跑的时间而已,明诺从军多年,调兵遣将的本事实属一流,他带了雪隐军打入了内部,用一日的时间压服自然不在话下。

  “侯爷。”明诺对温亭湛道,“大军已定。”

  “南久王不见了。”温亭湛眉峰微皱,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这样的出乎他的意料,他很重视。

  明诺还没有回话,就有一匹马儿狂奔而来,是明诺的下属,他到了近前就迅速的翻身下马,对明诺道:“世子,我等在宣政院寻到南久王遗体。”

  “南久王遗体?”夜摇光诧异。

  显然那人不识得夜摇光,低着头没有回话,而明诺便问道:“确认是南久王遗体?”

  “回禀世子,明辉将军亲自查探过,没有易容,系服毒自尽。”士兵恭敬的回道。

  明诺抬眼对温亭湛道:“明辉是我的心腹,他曾见过南久王。”

  言下之意是不会认错了,温亭湛微微一抿唇:“去看看。”

  说完,就调转马头,带着夜摇光迅速狂奔而去,他们距离宣政院本就不远。等他们到了宣政院时,宣政院已经被重兵把收起来,此时不少百姓已经被惊动,但到底是已经夜深,加上许多人去了直贡寺,受到影响的人并不多,而明诺也派人做了疏通工作,宣政院倒没有被百姓围堵起来。

  夜摇光和温亭湛并肩进入了宣政院的正堂,南久王的尸身还没有动,他就坐在大堂主位,双手搁在正前方的案桌上,眼睛直直的瞪着前方,却是没有任何气息。

  “世子。”守在这里的主将迅速的迎上前。

  “明辉,这是明睿候。”明诺立刻介绍。

  “卑职见过侯爷。”这位叫做明辉的主将连忙行礼。

  “免礼。”温亭湛不甚在意这些虚礼,而是问,“将你来到此处的情形说一说。”

  “回禀侯爷,末将从军地杀出来之后,就奉命赶来宣政院营救钦差大人,制服宣政院守卫闯入宣政院,便看到了南久王坐于此地,初时还万分防备,却见王爷一动不动,末将上前才发生王爷已经没了气儿,身子已经冰冷,想必已故超过一个时辰。”明辉简略的说道。

  “阿湛!”这时候已经上前去探查南久王尸体的夜摇光忽而抬起头喊了一声。

  温亭湛大步上前,夜摇光示意他附耳过来,贴着他的耳边说了些话,温亭湛顿时目光微沉。

  明诺知道事情不简单,于是给明辉一个眼神,明辉立刻带着把守的士兵退出去,明诺这才上前问道:“这不是南久王?”

  “这不是个人。”没有旁人,夜摇光也就不再估计,当着明诺的面,指尖萦绕五行之气,在端坐着的南久王眉心一点。南久王的身体瞬间化作零碎的星光消失不见,最后一截桃枝落在了夜摇光的掌心,“咯,这是幻术。”

  虽然知道夜摇光这类人动术法,但是亲眼看到这样的大变活人,明诺还是很震撼:“多亏有温夫人在,否则只怕要让南久王金蝉脱壳了。”

  夜摇光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也是个巧合,若非她今日去了直贡寺,恰好感念且仁大师和桃黛之间的有缘无份,想要做一做好事让桃黛能够送一送且仁大师,去寻了昔日源恩给温亭湛的桃枝,并且幻化了一次,熟悉了气息。否则以桃黛的修为幻化出来的假物,她也是未必能够看得透,南久王还真能够逃过一劫。

  “桃姑娘已经不在吐蕃。”那就不可能是桃黛要救南久王,而且若是桃黛能够留在这里,今日不可能不出现在直贡寺,温亭湛分析道,“应当是桃姑娘送了南久王来吐蕃,感念他昔日的救命之恩,给了他一截桃枝,如此说来,南久王身边确实还有人,元奕给他留的人。”

  南久王已经山穷水尽,连桃黛的情分都耗尽了,能够替他幻化出这个假货的只能是元奕的人,想必是当初南久王听了元奕的话给他设套,元奕许给他的一个承诺,也仅此一个而已。

  “金子!”夜摇光忽而喊了一声。

  一抹金色的身影就飞蹿进来:“师傅!”

  蹲在夜摇光的肩膀,金子企图用它毛乎乎的脑袋去蹭夜摇光的脖子,然而它还没有碰到夜摇光,就被温亭湛一把抓了起来:“可有发现异样之处?”

  金子爪子在虚空之中扑腾着,想要靠近夜摇光,脑袋却摇的坚定:“没有没有。”

  “那就是没有带南久王走。”夜摇光说的是元奕的人没有带南久王走,南久王现在除了烂命一条,实在是没有什么用途,元奕应该是去鬼城之前就给南久王留了人,这人只怕也是巴不得他早点开口,打发了他可以早点离开,“那这个人呢?”

  如果这个人有离开,金子也不可能感觉不到啊,那就说明这个人是没有离开?夜摇光身影一闪,人就飞掠出去,她极快的将整个院子都蹿了一遍,却依然没有寻到修炼者的踪迹。

  “元氏一族秘法千奇百怪,南久王很可能被他悄无声息的带走。”夜摇光回来沉声道。

  “元家现在无暇顾及南久王。”温亭湛摇头,现在只怕整个元家人的心都系在元奕的身上,而元奕应当还没有恢复,他没有可能下令,温亭湛觉着只要元奕不下令,元家留下的人,绝无可能带着一个累赘,而且很容易暴露行迹,他要救南久王,夜摇光废了他也有了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