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72章 世间最深的坑
  下一瞬,澳门赌博网站:熟悉而又令夜摇光眷恋的气息就笼罩住她,耳畔是他低低魅惑之音:“夫人,良宵苦短。”

  夜摇光纵然很不想如了某人的意,但是想到那两个孩子,虽然她感觉不到两股灵气的存在,但既然且仁大师都说这是福缘,也就意味着这两个孩子和她是有母子缘,那她就应该努力一下,说不定它们还在呢。

  许久没有体验中午才转醒的夜摇光,一起床就听到温亭湛递上来的大消息:“苏羌死了。”

  “南久王杀的?”夜摇光立马问。

  “费古力杀的。”温亭湛笑着说道。

  “费古力?”夜摇光错愕不已,这两个人不是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么?再说了他们俩一文一武的结合,也没有利益冲突,这么多年可是敛尽了吐蕃的好处,夜摇光想不到任何一个费古力杀苏羌的理由。

  “南久王设的局,苏羌的确是死在费古力的手上。”温亭湛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这南久王果然是只老狐狸。”夜摇光回味过来了。

  如果南久王杀了苏羌,那么很难瞒得过费古力,就必然要像温亭湛所想那般,用武力去镇压费古力,如今他倒是省事,将费古力逼得不得不与他同流合污,哪怕费古力知道自己是中了他的全套,却也不得不打掉牙合着血往肚子里吞,有什么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呢?

  “明日他们要宴请钦差。”温亭湛又道。

  “钦差前来的消息传开了?”钦差这件事,若是温亭湛不说,夜摇光更不知道,就连南久王都被瞒得死死的昨天夜里才知道,还是温亭湛故意让他知道,可见保密工作多好。

  “正是因为还未传开。”温亭湛幽深的黑眸光华流转,“才好成为杀死苏羌的凶手。”

  夜摇光美目一瞪:“好大的胆子!”

  原来南久王打的是这个主意,他学了温亭湛将虞执摘出来的手段。打算让苏羌背了所有的黑锅,而钦差察觉到了苏羌的不干净,苏羌为了自保欲杀钦差,费古力就可以出手保护钦差,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自然会安排好,苏羌将会被钦差所杀,纵使钦差是朝廷派来,有缉拿调查之权,但却没有审判与定罪之能,苏羌被他杀死,也是有罪。

  这个时候要洗清罪名,那就要和费古力联手,可着劲的往苏羌的身上泼脏水,将苏羌变成冥顽不灵,死不悔改的十恶不赦之徒,而钦差杀了苏羌,也只是自保而已。

  “这南久王有两下子啊,他这样倒是出乎了你的意料,没有大动干戈,自己躲在后面,什么事儿都是费古力在出面。”夜摇光都得竖大拇指,“他这下子是不是有潜到水底,看来即便是接到了你的死讯他也是小心谨慎,轻易不敢暴露自己全部的实力。”

  “是有个有本事造反之人。”温亭湛也赞了一句,“虽则没有达到我的期许,但他设计让费古力杀了苏羌,虽然明日就嫁祸给钦差,可到底这一日要想瞒过去不容易。”

  “他不会让费古力帮忙?就让费古力对外宣称苏羌在他家中宿醉,以他们俩的交情,只怕没有几个人会怀疑,包括苏羌的亲眷。”夜摇光越发觉得南久王是个人物。

  “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若是军中发生大型斗殴,自伤自残的争执出现,他这个都帅便是醉的爬不起来,也得让人将他抬过去,否则陛下追究起来,他担待得起?若是发生了这等事,他都不出面,你说军中的将领是怀疑还是不怀疑?”温亭湛笑得如同狐狸一般狡猾。

  “我怎么玩了,南久王连兴华帝都玩不过……”夜摇光垂眼道,而兴华帝也玩不过温亭湛,从温亭湛盯上南久王的那一瞬间起,他再聪明再谨慎再小心,哪怕绕过温亭湛一个套,温亭湛也能够随便动一颗棋子,让他再接着往下跳。

  雪隐军已经潜伏到了军营里,加上明诺早就认识吐蕃军队的人,想要知道军营里的矛盾轻而易举,随便挑一个不起眼的,积怨已久的下手,再让其他潜入军中的雪隐军煽风点火,或者直接参与斗殴,到时候打的激烈,分不清敌我,只怕南久王都怀疑不起来这里面有什么鬼,而他仅限的时间,让他没有时间去追查这件事的根源,他要离开想办法把苏羌这个已经死了的都帅不能出面的事情摆平,还要阻拦苏羌的心腹这一日前来探望的脚步,如此一来他苦心隐藏在军中的势力,基本是要全部暴露出来,而且是直接暴露在雪隐军的眼皮底下,接下来的事情,都不需要温亭湛吩咐明诺去做,明诺就知道该如何行事。

  这世间最深的坑,就是温亭湛的坑,爬都爬不起的那种,不是重残就是死。

  懒洋洋的洗漱,吃了午膳,夜摇光才抬起头问他:“那还有我们的事儿么?”

  “我们啊……”温亭湛拿起帕子,为她轻柔的擦拭着唇角,“我们就明儿郑重的去参加且仁大师的焚化大典便是,什么也别想,所有事我都已经安排妥当,好好的送一送大师,他与我们有恩。”

  可不是有恩么,虽然他和桃黛决战,也许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但到底他是救了他们,这个恩情还不小。

  “赤列休和虞执私交甚笃。”看着目光黯然的夜摇光,温亭湛又说了一句。

  “啊?”夜摇光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虞执成为宣政院院使之后,应当是会上书陛下,为赤列休请封阐法王,到时候我让单久辞帮把手,这也算是我们为且仁大师尽一点心意。”温亭湛轻声解释。

  夜摇光点着头,却又纳闷的问:“为何事让单久辞出面?”

  “吐蕃阐法王虽不是官衔,但在吐蕃却是可以牵制都帅与院使之人,谁开这个口,都少不得要引起陛下的猜疑,如此吃力不讨好之事,为夫自然是不会亲自出面。”温亭湛笑的从容温雅,仿佛摇曳在高山之巅的一抹幽兰,清雅绝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