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71章 提前预备生辰礼
  “的确是蠢货。”夜摇光深以为然的点头。

  才给你他三分颜色,澳门赌博网站:就想着开染坊。而且如此急切,急切到不惜将单久辞的感想置于一旁,他是笃定无论他做了什么,单久辞已经和他是一个船上的人,就算心中有怨,也休想下得了船才会如此肆无忌惮么?

  但是他却不想想,没有单久辞保驾护航,他的路将会艰难多少,而最重要的是,单久辞现如今被兴华帝看对了眼,有心培养单久辞在他大行之后,和温亭湛互相牵制着扶持萧士睿。念在以往的情分上,单久辞就算已经脱离了福安王一党的标签,单久辞也会在大局落下之后,对他多加照拂,可他这个时候这样的利用单久辞,只是在消耗他们之间的情义。

  “不过就是这个蠢货,险些让我们遭了道。”夜摇光现在依然有点心有余悸。

  若非老天眷顾,恰好这个时候桑姬朽发现了五色蚕王,拿来给她,恰好明诺有在这个时候赶来,夜摇光为了气氛不尴尬,带着桑姬朽去了厨房,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他成不了事。”温亭湛安慰夜摇光,“我到了厨房,就有不适之感,越靠近汤越甚。”

  “看来,你体内的蛊皇对它也是极其排斥。”夜摇光这才松了一口气,“这福安王身边的能人也是不少,竟然有这样阴毒之物,不得不防。”

  “这些就交给单久辞去烦心。”温亭湛面色平淡的说道,抬眼见妻子投来疑惑的目光,唇角不由散开一抹浅笑,“我住在单久辞之所,理应算得上是客人,这客人在他的地儿险些丢了命,他怎么着也得给我一个交代才是。”

  夜摇光默,这人的无耻当真没有下限,人家好心提供了隐蔽之所,省了他不少功夫,他倒好现如今还得寸进尺,单久辞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被最信任的人利用,又被死对头质问。

  “他助我可非为我,不过是为自己牟利罢了。”一眼就看透妻子心中所想,温亭湛补充一句。

  “是是是,你最有理。”夜摇光瞥了温亭湛一眼,“你今晚是不是不歇息?要不要我给你做些点心?”

  “用了晚膳时候也差不多,不用辛劳夫人。”温亭湛看了看天色后对夜摇光道。

  犹豫厨房发生了那档子事,为了不耽误用晚膳,夜摇光立刻派人去酒楼定了一桌宴席,这酒楼是仲尧凡所开,他们吃着用着也放心。果然,用了晚膳没有多久,卫茁就鬼魅一般出现在温亭湛的身边。

  等到卫茁退下之后,温亭湛才对明诺道:“一切按计划行事,余下之事就劳世子费神。”

  “侯爷放心。”明诺当即离开。

  桑姬朽吃饭的时候没有多看明诺一眼,完全当做一个陌生的客人对待,但这会儿明诺走了,她却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愣愣的出神,夜摇光见此什么也没有说,就和温亭湛去消食。

  到时候耀星凑上前,顺着桑姬朽的目光看了看才道:“你钟情于他。”

  桑姬朽猛然回神,瞪了他一眼:“要你多管闲事。”

  “我可不敢管你之事,我只是好奇,你现在也是一介凡人,你既然爱慕着他,为何要在他面前遮遮掩掩,这似乎不太像你。”耀星双手环臂,面露思忖之色。

  桑姬朽目光暗淡:“他已经娶妻生子。”

  耀星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他不善于和人沟通,也不善于揣摩人的心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桑姬朽拽着他的衣袖:“既然你这般闲,不如和我接着去将蛇蛊提炼出来……”

  凉风习习,月华幽幽,夜摇光牵着温亭湛的手,抬起头看着墨空之中星辉闪动,不由轻声道:“也不知道开阳在缘生观如何了,你当真要他开春之后就参加童生试?”

  “不是一早就约定好了的么?”温亭湛停下步子,温柔的目光落在夜摇光的脸上,“开阳不小了,他已经十二岁,我十二岁已经入了白鹿书院,孩子总归是要长大。”

  “可你六月不是要调任么?”夜摇光压下心中的不舍,转而道,“你难道要让他提前去江南?”

  “是有这个打算。”温亭湛颔首,“江南人杰地灵,开阳才学极好,以他这个年岁已然是出类拔萃,他目前接触过的同生都不足与他比肩,该让他去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何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过江南我算着陛下应当会将我往苏杭调,江南最好的书院都不在其中,我回去之后再听听他的想法,看看他自己可有中意的书院。”

  “若是他看中了旁地儿的书院……”那岂不是都不在身边,夜摇光心里有些失落。

  “不在我们的身侧也无妨,他已经长大。又有一身本事,我们庇护不及,他会更快的成长,这书院还是要他自己喜欢的好,如此方能够让他怀着一颗欢乐的心徜徉在枯燥烦闷的学业之中。”温亭湛在对于孩子的教育上,都比较偏向于自主,他只喜欢引导不喜欢干涉。

  “你说得对。”夜摇光心里有点空落落,但也知道温亭湛这是为了宣开阳好。

  “摇摇别担心。”轻轻的将夜摇光揽入怀中,温亭湛轻声在她耳边道,“为夫会努力,争取今年送摇摇一份特别的生辰礼。”

  夜摇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不是在讨论孩子的事情么,怎么一下子就跳到她的生辰礼,现在距离五月还有足足的五个月,想这个会不会太远。

  哪知温亭湛温热的手掌忽而贴在她的小腹之上,很认真的说道:“五个月的时间应当足够了。”

  夜摇光:……

  一把将视死如归模样的温亭湛推开:“无耻,得了便宜还卖乖!”

  气哼哼的夜摇光迅速的回了房间,将后一步追上来的温亭湛毫不留情的关在了房门外,然而她还没有开口说什么,屋子里的气流一波动,某人就从窗户外翻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