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67章 五色蚕王
  ,最快更新卦妃天下最新章节!

  桑姬朽话音一滞,旋即有些歉意的说道:“姐姐对不住,我看着门大开着,就直接进来,并不知你们这里有客。”

  这话的意思,没有认出明诺,看着有些局促有些尴尬的桑姬朽,夜摇光乐得打圆场:“这是朝廷派来之人,寻阿湛有事商议,我正要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菜色,你陪我一道吧。”

  “好。”桑姬朽浅笑应下,对温亭湛以及明诺含着礼貌得体的笑点了点头,就让开了路,等到夜摇光走出去,她没有一瞬间的迟疑,就转身跟上。

  明诺看着那一抹纤细的身影,缓缓的飘远,就像庭院晚风吹来的一片树叶,在她轻轻款摆的裙裾之上飘然一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走的干脆而又直接。他的目光微微一暗,但却片刻清明,仿若无事的转过身,和温亭湛谈笑如常。

  夜摇光和转过长廊,侧首看了一眼面色如此,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桑姬朽,她以为自己假装的很好,但其实她一路的沉默无言,已经泄露了她的心情,紧紧捏着手中罐子,在长廊下摇晃的烛光中,指尖泛白,都忘了她来寻自己的事情,夜摇光轻叹一口气:“这是何物?”

  桑姬朽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手中的东西递到夜摇光的面前:“这里面是一只五色蚕王。”

  “五色蚕王?”夜摇光并不知道是何物,“会吐丝?”

  “会,吐出来的便是五色丝。”桑姬朽打开了罐子,让夜摇光看,“这五色蚕极其少见,千万只蚕中也许只有一只,而也未必是蚕王,也不知道那人是从何处抓来,养到现在倒也没有养死,若是用五色丝织出一件衣袍,对于五行修炼者那将会是如虎添翼。”

  夜摇光看了眼罐子里那只有她大拇指粗,白白胖胖,只有中指长的蚕,似乎除了大了一点,肥一点,和其他蚕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就这一只蚕,它要吐多少次丝,才能够织出一件衣袍?”

  “这世间哪里有那么多奢靡之人,五色蚕王只要饲养得当它可以长生不死,它每次吐丝就会如蛇一般蜕皮,其实就是辞旧迎新,五色丝常人只要求五根,集齐五行,将之融入到法器之中,增加法器的吸纳之力与锋芒之气。不过这只五色蚕王已经吐过好几次丝线,只不过那丝线都残留的那些蛊虫给吃了,姐姐倒是可以将它养着,等个几年姐姐有了孩子,孩子长大了,定然也就收了不少丝,可以给孩子做件趁手的法器,这法器自然是有自小相携,更趁手也更护主。”

  桑姬朽提到了孩子,夜摇光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抚上她的小腹,想到了在鬼城的事情,不由心口一痛,以往她一直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两股灵气,尤其是在每日修炼之时更加的明显,可自从鬼城回来之后,她就在也感觉不到,修炼之时也感觉不到,原本她还存着一点奢望,现在想来,她是真的失去了他们两……

  “姐姐你怎么了……”桑姬朽看着夜摇光目光变得悲痛,不由惊骇。

  对桑姬朽罢了罢手,夜摇光迅速的收敛了情绪,也不好将鬼城的事情告诉她,就说道:“你提到孩子,让我想到了广明,一时间情难自控而已。”

  “都是我不好,姐姐……”

  没等桑姬朽说完,夜摇光就握住了她的手:“你若是自责,我心里反而不好受。不过这五色蚕王,你就留着自己养着,我不会养倒是其次,我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带到日后我和阿湛再有孩子,定然少不得和你这个姨母讨要大礼。你留着养着,也算是闲暇时有个打发时间的事儿,别整日都泡在炼蛊之中。”

  “好,那我就留着自己养,给我的小侄女攒丝线,指不定等她长大了,出嫁了还真能攒出一件衣袍的丝。”桑姬朽捧着罐子,目光晶亮的想着。

  夜摇光好笑的伸出指头戳了戳她的额头:“我只听闻富贵人家的女儿,甫一出生,母亲就会为她积攒嫁妆,这倒是第一回听闻,孩子都还没有,做姨母的就开始给她攒丝线做嫁衣,指不定我这辈子没有女儿缘呢?”

  “哪能没有?我可是喜欢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姐姐和姐夫可要好生努力,早些让我当姨母。”桑姬朽打趣道。

  “这么喜欢小姑娘,自己寻个人嫁了生去。”夜摇光白了她一眼,已经走到了厨房,提裙迈过门槛就走了进去。

  桑姬朽没有接话,而是沉默无声的跟着进去,捧着五色蚕王,在一旁看着夜摇光动作熟练的掌勺,一边吩咐下厨房的两个下人准备其他食材。

  忍了好一会儿,桑姬朽终究是忍不住,她嗫嗫问道:“他为何而来?”

  夜摇光手中的动作一顿,她知道桑姬朽终究是还是没有彻底放下,至少依然关心着明诺:“既然都装作没有认出来,为何要去关心呢?”

  桑姬朽身子一僵,她垂下眼帘,手不自在的在罐子边缘摩挲着:“不相见,是不想彼此为难。关心,是还没有彻底放下。姐姐也是深爱着姐夫,应当明白我,曾经倾心爱慕着的人,哪里是说放下就能够如同喝了忘情水将之忘得一干二净。”

  “别为难自己。”夜摇光心疼的全了一句才道,“他是奉陛下之命,护送钦差来吐蕃,捉拿吐蕃都帅与宣政院使,不会有危险,有你姐夫在,你大可以放心。”

  “嗯。”桑姬朽轻轻的颔首,只要没有性命之忧,她也没有什么不放心。

  而且跟了温亭湛和夜摇光这么久,桑姬朽已经看明白了,若是这是件事情不是温亭湛一手掌控,这个时候明诺是不会上门的,既然温亭湛出了手,那么基本不会什么事情会超出温亭湛的预料,即便有也难不倒温亭湛。

  瞥了低头沉默的桑姬朽一眼,夜摇光对旁边的帮厨道:“下大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