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66章 废了元奕
  ,澳门赌博网站:最快更新卦妃天下最新章节!

  忌惮又如何?恐惧又何妨?

  拥有足够将一切权势和力量踩在脚底的资本,才能够真正的随心所欲,而非一味的遮掩,躲躲藏藏,疑神疑鬼。

  日后无论是为善也好,为恶也罢。他温亭湛要这世间除了夜摇光以外,他说一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为二。

  水光潋滟的桃花盈眸静静的看着温亭湛的眼睛,深深的望入他的眼底,她看到了他的志在必得,看到了他狷狂霸气,唯独看不到的是执着的权欲。

  唇角轻轻的舒展,她轻轻的靠在他的怀里:“幸好元奕被带走了,不然只怕也是要露馅。”

  虽然南久王指使不动元奕,但是夜摇光相信,元奕乐意随意两句话就给他和夜摇光添堵。元奕帮过南久王,南久王若是有所怀疑,想要求证温亭湛到底是不是真死,定然会求助于元奕,这下南久王只怕是联系不上元奕了。

  “你当我救他是为着哪般?”温亭湛轻柔的声音从微启的唇瓣溢出来。

  夜摇光眨了眨眼睛,想到了元奕在朵琪玛受到阴火虫和雷劫双击之后被扔出来,温亭湛那么殷切的上去营救,当时她就那么,这会儿听到温亭湛这话,她算是回味过来:“你对他动了手脚?”

  “我给他吃的丹药,足可让他成为废人。”温亭湛细长的眼睛微微一眯,寒意一点点的散开。

  “你废了他!”夜摇光惊骇。

  手掌轻轻的抚着夜摇光的后背:“放心吧摇摇,我做事自然是不会让人寻到短处,在对付那只巨兽之后,若非我提醒,他早就中了招,我所有对他的善意看似不想在危机四伏之时多个敌人,其实不过是为了后面这暗害之举做遮掩罢了,我那药是陌大哥精心炼制,只针对修炼之人,药都是由最好的滋补药材炼制,入体之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对奄奄一息的修炼之人有保命之效,只不过那药太补,受了重创之人受不了大补,修为会尽毁,当时元奕被朵琪玛伤的那般重,莫说他们看不破那药的玄机,就算看破了他们不谢我危急之时保住了元奕的小命便罢,岂有责怪我之理?责怪我什么?不计前嫌,危难之际救了元奕一命么?性命与修为孰轻孰重?”

  “噗嗤!”夜摇光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温亭湛这腹黑的家伙。

  他们都知道元奕虽然重伤,但未必会没救,犯不着温亭湛用这样关爱的方式出手相助,但温亭湛不是修炼之人啊,他就是个寻常的大夫,他见元奕重伤就快死了,害怕元鼎因此祸及他们头上,忍痛割肉给了极其珍贵的丹药,也不可否认这粒丹药保住了元奕的性命,元鼎于情于理没有资格来找他们算账。

  这一瞬,夜摇光还有点期待看一看元鼎那吃鳖的模样。

  “他敢算计我,敢惹你不快,自然要准备承受我的报复。”温亭湛对元奕算计他的事情倒没有多大的介怀,最介怀的是夜摇光引雷之灵,他那一瞬间的迟疑,虽然事后夜摇光戳穿那是因为元鼎之故,但温亭湛在夜摇光的事情上心眼比针尖还小,记仇那是不由余力,总归是他们父子的错,那就让他们父子痛一痛。

  “不过以元鼎的能力,要让元奕恢复并不是难事。”当初她不也是在对付墨族之后修为被毁,但也是短短的几年就恢复过来,只有性命才是重要。

  “至少能够换得几年的清静日子。”温亭湛也没有想过这样简单就将元奕给打发,但总归是能够几年不看到之人碍眼,元鼎又不能出世,没有了元奕,至少元家的人能够消停个几年,“几年之后我也能够将朝廷大局掌控在手中,几年后摇摇的修为定然会重新修炼的他,再遇上也不会处处落了下风。”

  谁说了算,就为未可知。

  “也对,这个时机争取得好。”夜摇光心里一阵畅快。

  心情一好的夜摇光就忍不住做顿好的来犒劳自己和费脑的温亭湛,而且在鬼城的那几日她倒是无所谓,温亭湛和桑姬朽都是靠着丹药和提前备好的肉干与干粮,两人到底是凡胎**,粗糙的吃了这么久,夜摇光也是心疼,昨天回来之后,夜摇光就疲惫的倒床就睡了。

  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让乾阳和金子都饱餐了一顿,温亭湛去处理这么多天积压下来的信件,夜摇光则是继续休眠,到了晚间夜摇光正想问一问关于东三省的事情之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乔装上了门。

  “明世子……”夜摇光没有想到会在吐蕃看到明诺,而且是贴了满脸络腮胡还变了模样,头发穿着都和吐蕃居民融为一体的明诺。

  “不曾想我这番模样,温夫人也能够一眼将我认出来。”明诺这副模样可是连下属都欺骗过去了。

  “每个人的气息不同,我遇到的人,都不会再看脸。”夜摇光解释道,“明世子怎会来此?”

  夜摇光虽然问着明诺,但是疑惑的目光却是看着将明诺领进来的温亭湛,难道不知道桑姬朽也在这里,他们落脚的还是那个药铺,地方就那么大,这抬头不见低头见,到时候岂不是徒惹桑姬朽伤心?

  “温夫人无需担忧,我这次是奉陛下之命护送钦差来吐蕃调查吐蕃宣政院使与都帅互相勾结,为害一方之事。”明诺似乎读懂了夜摇光的担忧,他也知道桑姬朽认了夜摇光为姐姐,原本不知道夜摇光将桑姬朽也带来了吐蕃,以为桑姬朽被夜摇光留在了西宁,又有些重要的事情和温亭湛商议,这才贸然上门,如今看到夜摇光这番举动,他还有什么猜不到,其实他也不想见到桑姬朽,他们之间应了那句话,相见不如不见,便故作轻松的笑道,“待我将要事与明睿候说清之后,我便会立刻离开。”

  这下夜摇光有点尴尬。

  “我是职责所在,钦差大人若是有差池,我罪责难逃。”为了不让夜摇光心里不自在,明诺又解释一句。

  “姐姐,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恰好这个时候,桑姬朽拿着东西来寻夜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