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64章 不负如来不负卿
  ,澳门赌博网站:最快更新卦妃天下最新章节!

  他与她早在她将他送入直贡寺的那一瞬间,就注定只能是和尚与居士。他受师傅细心教养,教导养育之恩不可负侍奉佛前,信仰与教道不可误潜心修炼,心中净土不可污受苍生信奈与供奉的恩情又不得不反哺。

  她救他性命,若非有她,他或许冻死在寒冬腊月,或许被山中豺狼啃碎尸骨。她对他的好,他都记在心里,他想要给她这世间最好的一切,因为他给不了她炙热眼底深藏的情,回应不了她一片赤诚之心。

  这一生,他都在费尽心思呵护着她,不舍她沾染半点罪孽,不忍她纯净的灵魂有半点瑕疵,他在佛前以功德相抵,度化她所有的罪孽,他怀揣着一颗慈悲的心,哪里有危难一入他之耳,他必然毫不犹豫不惜万里风霜也要去,并不是如世人所想那般。他是一个不称职的佛教徒,他所有的修行都转嫁在了直贡寺他的禅房内,那一尊以她的精血铸造的小金像之上……

  很早很早以前,在她对他说:小和尚你看看我,我比你的道美之时,他就知道终此一生,他再也无法净心修炼,永远也无**德圆满而坐化。

  他心中那一树桃花,满园芬芳,是这世间无可替代的美。

  她是他心中的最重,而大道是他可望不可即的梦,如今他以生命为代价,将他的梦交给她,若是上苍垂怜,还愿给他一个来生,他哪怕忘却一切,也可以站在佛前,仰望着九天之上的她,隔着天与地也能够眼眸一错,便已无憾。

  “且仁大师圆寂了。”夜摇光是第一个接到直贡寺送来消息的人,是且仁大师的大弟子,新任直贡寺主持还未举行接任大典的赤列休亲笔所书,她握着直贡寺发来的邀请函,邀请她去直贡寺参加且仁大师的焚化仪式,他们昨天才分离,且仁大师虽然被桃黛扔出来时,桃黛故意将他打伤,但却绝对不至于这样就圆寂,“难道是……哀大莫过于心死?”

  就连聪明的温亭湛也看不透且仁大师的死因,他相信且仁大师对桃姑娘并非一般,纵使桃姑娘的牺牲让他难以释怀,却也不会如此匆忙,他至少要亲自主持了赤列休的接任大典,将直贡寺郑重的交托之后,才能够了无牵挂才是……

  如今这般突如其来,只能说明且仁大师是没有能力和时间来完成这些,想到昨日分离的时候,且仁大师的状态,鬼城又不可能有什么危险,那么就只能……

  想透了的温亭湛轻声一叹:“且仁大师做到了不负如来不负卿……”

  温亭湛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夜摇光,夜摇光不可置信:“你的意思是且仁大师耗尽生机救了桃黛?”

  “摇摇,你想一想且仁大师当时当真是一点阻止桃姑娘散尽元神的余力也没有么?”温亭湛轻声反问。

  夜摇光想到当时的场景,桃黛将他们夫妻两送走,又一把将且仁大师抓起来扔出去,那一把定然是运了气,重伤了且仁大师,为的就是不让且仁大师来阻止她,但夜摇光后来和温亭湛离开之时,看到且仁大师的气色,且仁大师应该是保留了实力,只怕和桃黛决战也是没有用尽全力,若是要制止应该是有可能,且人在最危急的关头,还是有着恐怕的爆发力。

  虽然夜摇光没有回答,但是温亭湛知道她已经想明白了,于是道:“且仁大师是故意,他有把握能够救回桃姑娘,所以他故意让桃黛散尽元神去牺牲。”

  “为的是洗去桃黛身上的杀孽?”夜摇光觉得她似乎明白了且仁大师的用意。

  “这是至关重要的原因,却并非全部。”温亭湛目光变得深远,“桃姑娘身上杀孽唯有用这样的方式才能够洗脱,且仁大师也想通过牺牲让桃姑娘豁然开朗,释然她心中的结,最后且仁大师用一命还一命的做法救了她,就是为了彻底的了断他们之间的纠葛。”

  不知为何,夜摇光听了心里有些难受,为他们难受:“那……那桃黛她会知道且仁大师对她的心么……”

  温亭湛轻缓的摇了摇头:“且仁大师是在直贡寺圆寂。”

  且仁大师把心给了桃黛,但他却坚持将身留在佛门。也许他更想要让桃黛放下心中的执念,做到真正的看破世俗看破红尘,从此一心修炼,以桃黛的修为,迈过这个坎,又无罪孽在身,飞升之日必然是指日可待,这是且仁大师仅能够给她最好的,也只能给她的……

  “阿湛……”夜摇光双手圈住温亭湛的腰身,将头靠在他的胸膛,她不是个感性的人,但心中依然有些说不出来的抑郁,这都是来自于桃黛和且仁大师故事结局。

  “我的摇摇何时也变得多愁善感?”温亭湛的手顺着她的长发,“这世间多的是爱而不得,两情相悦却难相守,不过是缘分二字罢了。有缘无份,有份无缘,缘深情浅,情深缘浅。”

  “我好歹也是个有血有肉之人,你就不能容我片刻的伤感么?”夜摇光不满的抱怨道。

  “是为夫的错。”开解妻子,还被妻子埋怨,但温亭湛依然好脾气的认错。

  夜摇光反而觉得自己是有点不可理喻,讪讪的转移话题:“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他们竟然在鬼城耽搁了七日,还剩五日就是元宵佳节,温亭湛就该上衙办公了。

  “三日后是且仁大师焚化之日,我们去送大师最后一程。”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轻轻的揉着,“等到送完大师,我们就回西宁。”

  这才若非是且仁大师和桃黛及时赶到,他们只怕全部都要葬身鬼城,并且赤列休这样诚挚的邀请她,她怎么都要去,夜摇光点了点头:“南久王呢?”

  这个是他们来吐蕃的关键,到现在温亭湛也没有抓他,夜摇光心里也把南久王当做一根刺,不拔了就不自在。

  “摇摇莫急,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最迟后日南久王就会动手杀了苏羌。”温亭湛对着夜摇光莞尔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