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50章 同感苦痛
  宛如滚烫的油泼在身上,澳门赌博网站:那种形容不出来的火辣辣疼痛,夜摇光身体一僵,就这一瞬间的僵硬,无数的流火已经到了她的近前,夜摇光根本无能再扫开,被她拉着温亭湛见此龇目欲裂,想要费力将她来开,却发现她握着他的手紧扣着他,是早就防备着他这样做。

  “摇摇!”温亭湛嘶声大喊。

  就在数到流火要砸中夜摇光,夜摇光劈开前面,顾及不到后面的时候,一道幽光划来,将她背后砸来的流光给撞碎。

  “气消了?”夜摇光一边迎战,一边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帮她挡下流火的魅魉道。

  “我是这般小气之人?”魅魉一边应付着流火,一边争辩,“我适才坠落下来之时,感觉到有道神秘莫测的力量在飘旋,打算循着去看看来源于何处,我不过片刻不在,你就落得了这样的下场,现在知晓我的厉害了吧?日后可要对我恭敬尊重些。”

  夜摇光轻笑一声,将温亭湛往后一拉,推到了桑姬朽等人那边,“替我想办法护住他们两人,可行?”

  魅魉担保道:“放心。”

  唇角绽开一抹笑意,夜摇光旋身将神丝长绫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将她裹得只剩下两只眼睛在外面,她朝着巨野人旋转着飞去,这样大大的将往她这个方向砸落的流火搅碎,魅魉迅速的一跃到温亭湛和桑姬朽上方,很快一道光屏就自它的夜明珠之中落了下来,将他们笼罩在其中。

  那些流火砸在光屏之上,如砸在了水里,瞬间化作烟雾熄灭,夜摇光飞旋见此,不由心下打定,对着元奕高喝一声:“替我掩护。”

  元奕会意,立刻一个纵身而起,握着长刀就朝着因为夜摇光靠近,抡起拳头已经要砸向夜摇光的巨人手臂攻击而去,而元奕另外一边人也是浑身五行之气萦绕分成了两波,一波攻击着流火,一波缠住了巨野人另一只胳膊。

  就是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夜摇光一个纵身翻越,不去计较那些飞溅砸落的流火即便是隔着神丝长绫也带给她皮肤上灼热的刺痛,一跃到了巨野人断了脑袋的脖子上空,她运足了气,散开神丝长绫的一瞬间,伸出了一只胳膊,见手中的冰精灵珠重重的朝着冒着诡异火焰的脖子出扔了下去。

  果然这是这个巨野人的生命之源,当冰精灵珠投入进去的那一瞬间,仿佛一滴水落在了沸腾的油锅里,噼里啪啦飞溅除了无数的火花,那飞溅出来的火花爆发力太猛,将夜摇光伸出去的那只手吞噬,夜摇光几乎在察觉不对的一瞬间,已经旋身闭眼躲避,用她裹着神丝长绫的后背去抵挡,奈何那只手还是来不及收回去,几乎是一瞬间,那只手衣袖化为了灰烬,手臂红肿一片,只是一个翻身间,夜摇光就能够清楚的听到她手臂上的肉烧裂开的声音。

  飘然落地,夜摇光根本来不及顾忌她的手,而是对元奕喊了一声:“运气护体,集结!”

  而她已经一个飞掠,魅魉也是恰到时机的将屏障放开放了她进去,夜摇光还在魅魉的屏障之上运气以神丝长绫又裹了一层。

  “砰!”一声剧烈的惊天炸响,似乎耳膜都被震碎,短暂的时间所有人的耳里都是一阵耳鸣声,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随着声音迸溅开的好似岩浆里炸碎出来的火石,长绫隔绝了视线,那一瞬间夜摇光的眼底依然是一片猩红,整个世界都是活一般的红,红的险些将她的眼睛刺伤。

  灼热的浪潮宛如一**沸腾的水朝着他们奔腾而来,一浪浪冲刷着他们,好一会儿,直到那红芒退去,热浪才渐渐冷却。四周突然暗了下去,又突然亮了起来,但没有多亮,众人看过去,是燃烧着一簇簇火的石块,将四周点亮。

  而冰精灵珠悬浮在半空之中,夜摇光抬手要将它给抓回来,这才感觉到手臂火辣辣的刺痛,温亭湛已经在她没有来得及低头看伤势之时,就已经抓住了她的手,沉着声音:“伤药!”

  夜摇光也顾不得冰精灵珠,另外那一只手一翻,放在芥子里的药箱就出现,她看着温亭湛有条不紊,抿着唇打开了药箱,取出了一**收集的无根之水,想要给她清晰伤口,抬眼温柔的看着她:“有些疼。”

  “嗯。”对上他只有包容疼惜的眼神,夜摇光心头一暖。

  她这只手臂好似烤爆了的茄子,红紫色一片不说,还裂开了一道道肉往外翻的口子,里面鲜红的嫩肉看得清清楚楚,开裂的口子还有些大。即便是无根之水这样纯洁的水淋在上面,夜摇光也是疼得牙齿打颤。

  她不由自主的战栗,让温亭湛的心口一阵阵的绞着疼,他低着头轻轻给她吹着,而后取出一包麻药,想给她先涂上麻药再上其他的药,却被夜摇光拦下:“如果这个时候上麻药,会留下疤。”

  她虽然伤的深,但是温亭湛处理及时,加上有掺了玉冰肌的复原伤药,而她又是修炼者,绝对不会留下疤痕,可若是上了麻药,就大大降低了玉冰肌的药效。

  “我不在意。”温亭湛说。

  “我在意。”夜摇光目光执拗的看着温亭湛,“我的夫君如此完美无瑕,我要让自己无论何处都足以与你相配。”

  温亭湛皱眉欲言,夜摇光却先一步伸出没有受伤的手捂住了他的嘴:“女为悦己者容,阿湛我不过是一条胳膊,而你当初从阴阳谷带出了一身的伤,至阴至阳,我才受了一半。我很高兴我受了这伤,至少让我感同身受了你当年成受的煎熬。至真至爱的夫妻,不但要共享欢乐,也要同感苦痛,你当年尚且能够忍受,我为何不能?亦或是,你想要我效仿你,带到它结痂之后,去寻陌大哥割肉重生肌?”

  夜摇光最后一句话让温亭湛身子一僵,他相信夜摇光这不是威胁,而是说到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