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43章 雷灵珠
  “你对他说了什么,让他突然发了疯?看穿了这里的门道?”夜摇光压低声音询问。

  “我只是把我心中的疑惑说与他听罢了。”温亭湛将他的猜测告诉夜摇光。

  夜摇光一想还真对,不由侧首桃花双眸之中盛满笑意:“还是我夫君聪明。”

  “不过是比你们先一步想到。”温亭湛对夜摇光的称赞很受用,但也不得不承认,“便是没有我今日提点,你们想到这一层也是迟早之事。”

  “我一直认为迟早要知道的事情,早知比晚知更好。占先机,才是制胜之法。”夜摇光抬起头看向元奕似乎不肯妥协,再度施法想要破开这一层雷之灵,“你怎知若当真是他们家祖传法器,他就会来求我?”

  “人心。”温亭湛唇瓣微动,轻缓的吐出两个字,“既然他看不破,证明他的修为不足以凌驾这件法器,那要破开这件法器的禁锢就很难。虽则此物乃是他元家所有,但若是要他付出极大的代价来破开,待到进入鬼城,他以何来取回法器,更遑论他连小阳都不肯提前给你,说明他对你防备极深。他所带之人的确不少,可若是这些人都在这里用了,难道他打算在鬼城之中依仗你?比起脸面,形势才是首要,元公子从来是个懂得进退之人。”

  温亭湛的话音刚刚落下,元奕再一次被反弹回来,这一次他没有去尝试,而是真的走到了夜摇光的面前:“温夫人,可否助元某一臂之力?”

  “我为何要助你一臂之力?”夜摇光耸了耸肩,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她是答应要来鬼城,但是元奕自己没有本事打开鬼城,她不帮似乎也没错。

  “禁咒之术。”元奕的目光落在乾阳的身上。

  “元公子果然事事留一手。”夜摇光冷笑,难怪她都距离乾阳这么近了,却看得见反而感觉不到乾阳的气息,也难怪金子也搜索不到乾阳,愿你如此,“我帮你也行,但你得告诉我这股雷之灵倒带来源于何物,我心中好有个数。”

  元奕却没有再遮掩,到了这一步进入鬼城是毋庸置疑,到时候也会被夜摇光知道:“是雷灵珠。”

  “七灵珠之一的雷灵珠?”夜摇光惊讶,澳门赌博网站:旋即上下打量了元奕一番,“七灵珠由来是无主之物,什么时候成了你元家所有?”

  “温夫人恐怕不知,这是太祖陛下赏赐与祖父之物。”元奕轻轻一笑。

  夜摇光一滞,她相信元奕不会用这样的理由来欺骗她,虽然世俗与世外是分开,但世外之人无论多超然都是认可人世间的君主,对他们也是尊敬有加,在这个君权时代,天下之物莫非帝王所有,想必这雷灵珠应该是元国师随同陛下共谋天下之时所得,这种东西于太祖而言不过是一颗好看的珠子,若是元国师开口,太祖定然是会给予。既然是太祖所赏赐,除非是萧家江山颠覆,否则这雷灵珠还真的就是属于元家之物。

  “元国师果然深受帝宠。”温亭湛清润的声音从夜摇光的耳畔飘过。

  夜摇光唇角也扬了起来,现在就给他又如何?她亲自帮元奕寻到,元奕还能够抵赖?既然是帝宠,是赏赐之物,太祖可以赏赐,那么日后萧家君主就可以收回来,她担心什么?就算元奕得了之后寻了借口不交出来,她有七灵珠之首的紫灵珠,还惧怕雷灵珠?

  “先解咒。”夜摇光不耐烦的说道。

  交易达成,元奕自然也是不含糊,他大步走到乾阳的面前,就见他的手掐出一个夜摇光有些陌生的手诀,倒着悬浮在乾阳的头顶,伸出的指尖与乾阳头顶心正对,很快夜摇光就看到乾阳的头顶围绕着元奕手指浮现一个血色的圈,在元奕手轻飘飘的一旋,那红色的圈忽然破碎,消失无影。

  “你最好别再有什么手脚,否则鬼城之行,只怕是送你上黄泉之路。”夜摇光冷声的警告了元奕一番,一个纵身到了最高的雪峰之上,站在温亭湛的地方几乎看不到她,在茫茫雪色与天地之间,身着浅色衣裙的她已经融入其中,可她的声音却清晰的传来,“我引,你攻!”

  那独特的带着女子磁性的声音还未在风雪之中消散,夜摇光已经举起了天麟,她的双手变化的极快,半空之中的虚影仿佛都为消散,而她的手已经伸向其他地方,造成了一种千手观音的假象,一柄柄分化出来的天麟在她每挥出手一次,就悬浮一把,最后形成了一朵开在半空之中萦绕着锋芒的莲花。

  莲花一形成,夜摇光双手倏地一合十,五行之气交织涌动,那一朵莲花旋转,下方的山峰再度现象出一张从高处奔腾而下到低处的雷电之光。而那雷电之力仿佛是受到了什么牵引,又好似一张被一只无形的手从中间拎起来,不断的向上爬,交织着朝着夜摇光而去。

  眼看着所有的雷电之力一点点爬上去,交织成股,直冲向夜摇光,下方的雪峰也变了模样,有些地方已经显露出了屋舍城楼的模样,跟着元奕的人自然是喜不自禁,他们纷纷向前方涌去。

  那一团雷电之力格外的刚猛,在它们交织之后,就连温亭湛这个凡人也看到了远远的一条紫色的闪电撕开了雪白色的世界,又好似一条紫色的游龙在从地面直飞入九天,那奔腾的气势令人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

  温亭湛虽然看不到夜摇光所在之处,但心里却有所感应,他觉得那飞蹿而上的雷电之光已经快要接近夜摇光,但元奕却迟迟不动手,他锐利的目光犹如实质的利剑射向了元奕。

  而元奕依然不动如山的立在茫茫雪地,他的目光仿佛空茫的不知道放在何处,就在所有的雷电之光全部爬上了虚空,元奕才蓦然一个旋身,他自己化作了一道劲风朝着半空之中的雷电之光飞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