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26章 从不对你伪装
  “虞大人唯一的出路,便是再仇人还未腾的出手来对付你之际,就将仇人变成死人。”温亭湛唇角的笑意加深,他的声音清润如山涧的泉水,甘甜令人听到耳里都会为着音色而回味无穷,很是蛊惑人心,“院使一死,为着大局着想,陛下也不会凭白派一个对吐蕃一无所知之人来接任,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同知二人上升一位,据本侯所知另一位同知似乎与院使是连襟,若是院使因私藏反贼之名而被处死,两者之间,陛下会选谁,想必虞大人的心中自然是有一杆秤。”

  虞执的目光有些闪动,他却迟迟不开口,似乎还在等温亭湛给予更多的好处。

  温亭湛却含笑站起身:“后退一步,未必海阔天空,也许是万丈深渊;前进一步,未必是刀山火海,也许是柳暗花明。本侯言尽于此,如何权衡,虞大人自行斟酌。”

  这时候夜摇光却站上前:“虞大人,借文房四宝一用。”

  虞执似乎陷入了内心的挣扎,他有些慌神的点了点头,然后将案桌后的位置让开。

  夜摇光便大步上前,磨是现成的,抽了一张纸,提笔蘸墨就行云流水的写了一封信,将之写好之后,又轻轻的吹干,卷起来这才对温亭湛点了点头。

  “虞大人告辞。”温亭湛说了一句,就和夜摇光提步。

  “侯爷,请慢。”夫妻二人才走到窗户下,虞执有些急切的开口喊住,见温亭湛停下脚步,虞执有些懊恼自己脱口而出和按耐不住,但却又带着如释重负轻快与孤注一掷的绝然,他大步走到温亭湛的面前,抱拳躬身,“侯爷,不知下官有何处能够为侯爷效劳。”

  “本侯只想知道,被院使带走的嫌犯藏身何处。”温亭湛也不拐弯抹角。

  虞执有些迟疑的问:“侯爷是要带走嫌犯?”

  “自然不是。”温亭湛淡声笑道,“畏罪潜逃,是一辈子都洗不清的污名。”

  虞执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才对温亭湛道:“下官这就开始查,定然会尽力而为。”

  “有劳虞大人。”言罢,无声的风吹来,窗户大开,夜摇光和温亭湛在声音落下之际就已经消失在了屋子里。

  出了虞府,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对夜摇光道:“等会儿再走。”

  “等什么?”夜摇光纳闷。

  “摇摇可看了虞执的面相?”温亭湛含笑问道。

  “是个可信之人。”这么紧要的关头和温亭湛合作的人,夜摇光自然是要看一看相,这个虞执说不上是好坏,手上也不干净,但却是重诺守信之人。

  “嗯。”温亭湛点了点头,“我们且等等。”

  “你怀疑虞执不可信?”夜摇光疑惑,“上次胡霆之事,也不算是我看走了眼,他的确是个可敬可佩之人。”

  “可敬可佩的忠义之士也未必不会行不义之举不是么?”温亭湛对夜摇光笑着,露出了两个深深的酒窝。

  夜摇光发现温亭湛的笑容很有艺术,他经常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但除了对着她笑,很少会露出酒窝,明明这个笑容也很浅淡,难道自己的酒窝会不会出现也是可以控制的么。这样想着,夜摇光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温亭湛的脸,戳了戳他的酒窝:“平时你都把酒窝藏在哪儿?”

  明显妻子是在转移话题,温亭湛自然是要配合:“我对他们看似在校,实则我根本没有笑,不过是因着我的双唇轻抿,语气随和,眼神亲和营造出来的假象罢了。不信,摇摇你看看。”

  温亭湛的唇微微抿着,他的眼神冷冽的时候就看不出笑意,但明明同样的表情,只是眼神退去了冷色,变得柔和了些,却看着仿佛在轻笑。

  “不去唱大戏真是可惜。”夜摇光这才发现他原来从来没有挂着招牌似的微笑,难怪看不到酒窝,心里也不由有点发虚,有些自责,她竟然没有了解到他的生活习性。

  握着夜摇光的手:“我是摇摇的夫君,并非摇摇的敌人,摇摇懂我的心思便可,犯不着去钻研我的伪装,我从不会对你伪装。”

  “你……”夜摇光真要说或什么,忽而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连忙拽着温亭湛贴在墙根上,很快一抹身影的影子在他们对面的墙上一闪而过,“好浓的杀气,这人是个杀手。”

  杀手绝对不会是来联络接洽的,只可能是来杀人夺命灭口的。

  “在等会儿。”夜摇光正要飞身进去救人,却被温亭湛给拦住。

  “阿湛……”夜摇光不明白温亭湛的做法,很明显虞执是被怀疑了,南久王是宁杀错勿放过,派了狠厉的杀手前来,这足以说明虞执是个没有问题的人。

  院子里有血腥之气飘了出来,嗅觉灵敏的温亭湛比夜摇光还先嗅到:“你留在这里,我去救人。”

  温亭湛一个纵身翻到屋子里,想到元奕也插了一手,为了以防万一,夜摇光还在留在外面守着,里面只有一个杀手,而且这个杀手并不是温亭湛的对手。

  夜摇光约莫等了一刻钟,一抹黑影先飞了出来,夜摇光正要追,温亭湛旋即就赶到挡住了她:“穷寇莫追。”

  “你没事吧?”温亭湛的身上有血腥味,夜摇光连忙检查。

  “虞执的血。”温亭湛没有受伤。

  “虞执如何了?”夜摇光连忙担忧的问。

  “身中一剑,差一点就要了命。”温亭湛拉着夜摇光重新回了虞府,虞执依然还在书房,书房的院子里躺着好几具尸体,有两个是之前守门的护卫,其他应该是隐藏在暗中的人。

  杀手的手法干净利落,这些人都是一刀毙命,直到现在竟然还没有惊动虞府其他人,夜摇光在此进入书房之时,虞执还昏迷着,不过他的伤口已经简单的被温亭湛处理,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阿湛,你为何不早些出手。”夜摇光不解,如果早些出手,外面那些人指不定不会死,虞执也不会重伤,温亭湛不是还指望着虞执办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