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22章 调虎离山
  “何谓猫鬼?”温亭湛也迅速的起身,澳门赌博网站:动作利落的穿着衣裳。

  他可不认为猫鬼,是猫的鬼魂。

  “猫鬼,是一种较古老的神秘、恐怖之巫术。”夜摇光面色凝重,按住了温亭湛的肩膀,“我一个人去看看便是,你等我。”

  倒不是担心温亭湛累赘,而是不知对方何方神圣,若是遇上强敌,到时候连累温亭湛就不好。

  夜摇光要将金子留下,温亭湛却阻拦:“把金子带去,我去寻小阳。”

  “不用,我还有魅魉,我只是去看一看是何情形。”金子怎么着也比乾阳靠谱,而且古灸和关昭也在,到时候真的有什么,乾阳也顾不过来。这猫鬼叫声如此近,夜摇光还是有点担心。

  望进夜摇光的眼底,知道她心意已定,温亭湛便没有再推拒:“当心。”

  莞尔一笑,夜摇光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屋子里。

  寒洌的风呼呼的吹,在深冬冰冷刺骨的气息之中,那不属于无形之中的气息波动格外的清晰,夜摇光寻着这一股气息追击而去。竟然追出了城内到了郊外。

  雪花扑簌簌的飞舞,夜色下漆黑的枯枝张牙舞爪,微微泛着一点红色的天空更添了一分诡异,在鬼爪一般伸展着的树枝之中,一抹身影迅速的穿梭着,偶尔回头,那一双幽绿的眼睛比饿狼还要可怖。

  夜摇光看着它已经发现在自己在追击它,故意在荒芜的树林子里绕圈子,企图甩到她,不由冷冷一笑,手中的天麟飞射而出,在夜色之中划过冰冷的寒芒,洗漱划破了夜空,刀刃在几棵树木之间撞击之后,几乎是与猫鬼同一时间扎在了同一棵树的同一个地方。

  不过那只猫鬼速度倒是极快,反应也是灵敏,身手更是矫捷。虽然被夜摇光的天麟骇了一跳,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但去立刻躲闪看。

  一脚踏在粗硕的树干之上,夜摇光一个纵身,手一挥,三道金色的光芒飞射而出,前两枚都和天麟一样被猫鬼躲闪开,唯有最后一枚击中了它,将它打落在铺盖着厚雪的地上。

  受了伤砸落在地上的猫鬼竟然还想土遁,夜摇光反手一抓,天麟飞回到她的手中,又是用力一掷,天麟飞旋而出没入地面,萦绕的劲气将地面上的土地都拱了起来。

  “砰!”

  一声巨响,一物从土地之中伴随着尘土炸飞而出,夜摇光飞身一脚横踢过去,就将它踢在了地面上,不等它再动,她一个利落的旋身飘然落地,正好踩住了它的尾巴。

  “说吧,是谁养了你!”夜摇光冷声质问。

  “喵~~~”猫鬼发出了一声声哀求的叫声,它竖着的瞳孔却仿佛一葵花绽放开来。

  对上它的目光,夜摇光迅速避让开去,就在夜摇光避让的一瞬间,那瞳孔爆破飞出一条条水蛭一般的虫子,朝着夜摇光如利剑飞射而来。

  夜摇光迅速的旋身,手中的天麟飞旋,刀光寒洌,将虫子全部劈断,落在雪地上的虫子化作了散发着恶臭的黑色浓稠粘液。

  待在夜摇光转过身之际,就看到那只猫鬼已经死了。皱了皱眉,夜摇光迅速的离开这个地方,想来控制这只猫鬼的人是发现了她的追踪,应该故意让猫鬼将她往自己相反的方向引,这里绝对不是那人的老巢,也没有必要搜索。

  等到夜摇光回到他们做客的人家时,屋子外灯火通明,被穿着官服的人团团包围,已经是深夜,外面竟然也围着不少老百姓,他们都是吐蕃本土的人,说着藏语,但夜摇光却听得清楚。

  “土赞一家真可怜,竟然被热情招待的客人谋害,还是在新年。”

  “土赞这么善良的人,这些人真是十恶不赦的凶徒。”

  “希望大人能够对他们用最严厉的刑法。”

  听了这些言论,夜摇光沉默无声的潜入了房子里,她闻到了一丝一缕的血腥之气,正堂里摆放着好几具被白布蒙着的尸体。有两个看守的官兵,夜摇光寻了个地方元神出窍,进入正堂查探,如她所想这些人的魂魄已经被强制性驱散。

  那么这场阴谋就是有预料,针对他们而来,猫鬼是对她的调虎离山之计。

  “你们在何处?”元神回体之后,夜摇光用神识与金子联系,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金子竟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她,根本不正常。

  “师傅!”金子突然飞蹿到了她的怀里。

  “你没有和阿湛在一块?”夜摇光惊骇的拎着金子。

  “师傅你走了没有多久,就有几个恶鬼寻上来,我被引了出去……”金子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低下了脑袋。

  “别愧疚,我也被他们引了出去,你没有防备是正常。”夜摇光虽然焦急,但却没有责怪金子,“你快寻一寻阿湛他们在何处。”

  金子立刻打起精神,为了将功补过,它很认真的搜寻,温亭湛的气息它再熟悉不过,寻找起来并不难,很快就找到:“师傅,跟我来。”

  夜摇光跟着金子追寻着温亭湛的气息,竟然追到了都帅府!吐蕃都帅,相当于各省的总督,掌整个吐蕃的军权。本朝对吐蕃的管制,大多是沿袭正史,但却稍有改动,正史上宣政院院使乃是由朝廷大臣担当,但由此就过于鞭长莫及,因此太祖陛下让吐蕃政权独立,建立了宣政院,掌握吐蕃政权,再封都帅府,掌握军权,而册封阐法王涉军政之权,三者之间互相制衡。

  原本夜摇光一直怀疑,有问题的乃是宣政院院使,现在看来只怕宣政院的院使和都帅府的都帅都有问题,只有两者都叛变了,这个时候这样的事情出面的才会不是宣政院院使而是都帅府。

  难怪南久王费心拿下且仁大师,将且仁大师都逼退了,那么整个吐蕃,只怕就真的是他说了算。跟着温亭湛救了,夜摇光的政治目光也变得深远。南久王明显大势已去,吐蕃都帅和宣政院院使竟然还这么冒险帮着他,只怕他们俩有足可灭族的把柄落在南久王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