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21章 猫鬼的叫声
  软软糯糯,澳门赌博网站:其实就是因为只能发出单音节,刚刚学会吐字的缘故,语气咬得几重,倒颇有几分像是在命令温亭湛的韵味。

  “广明,好样的!”夜摇光给儿子竖大拇指。

  别看温亭湛雍容清雅,仿佛永远没有脾气,就连杀人都是脸上温文尔雅的模样,但真没有几个人敢用这样的语气来命令温亭湛。

  “吃!”广明不由有些急,语气就更重。

  “儿子让你吃,你不吃么?”夜摇光在一边瞎起哄。

  温亭湛纵容的看了夜摇光一样,乖乖的张开口,他才刚刚一张嘴,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广明,就整块糕点往温亭湛的嘴里一塞,险些没有将温亭湛给噎住。

  “哈哈哈哈……”夜摇光笑得花枝乱颤,一把将跟她一样笑得开怀不已的广明夺过来,“儿子我们快跑,大魔王要发怒了。”

  将糕点吞下去的温亭湛,看着抱着儿子一溜烟跑的老远的妻子,如她所愿的绷着一张脸,当真在雪地里和母子两追逐起来。于是空旷的雪地里,时不时传来女子的惊叫声,孩子欢喜的笑声,以及低沉故作凶煞的男子声。

  这些声音,在寂静的雪白世界里交织出了温馨甜蜜的画面。就连站在塔内窗边,平日里照料广明的两个小沙弥也忍不住染上了笑意。

  源恩将一切看在眼里,那永远慈悲的双眸似乎也多了些暖意。

  疯了一个时辰,夜摇光看着广明满头大汗,才用五行之气将他身上的汗渍给烘干,让儿子骑在温亭湛的脖子上,抱着他进入了塔内,让温亭湛带着广明去寻源恩,她直接熟门熟路的去了厨房,今日打算做一顿菌子火锅。

  这些菌子还是她秋日里囤起来的,光是品种都有二十几种,煮了纯素的高汤,用带来的锅盛着,弄了个小火炉,就抬到了源恩的禅房,另外弄了一小锅给照顾广明的小沙弥。

  “来,尝尝好不好吃。”夜摇光将几种比较有营养的菌子煮烂,捣在米饭里面,亲自喂着广明。

  夜摇光的举动让温亭湛不由动了动眉峰,但看到广明吃了一口粉嘟嘟的小脸陷下去两个和他一模一样的酒窝,那一副很满足的样子,他终究是不置一词的低下头用膳。

  在温亭湛看来,男孩子到了三岁的时候就应该开始学会自己拿勺用膳,女儿家多娇养几年无妨。可广明的情况特殊,夜摇光一年来不了几次,今年也就这一次,他就不应该再对广明严苛。

  用了晚膳,夜摇光征得了源恩的许可,今晚可以在这里歇下,并且可以和儿子同岁,就开心不已的烧水抱着儿子去沐浴,给广明洗澡的时候,夜摇光掀开了广明的帽子,看着他光溜溜的小脑袋,心头一酸。广明的头上并没有戒疤,不仅广明没有,就连源恩也没有。

  戒疤源自于真正的元朝,历史在这里拐了个弯,戒疤这东西竟然没有流行起来。夜摇光都不知道是不是要庆幸,她的儿子少受了一遭罪。

  给广明洗好澡之后,夜摇光也沐浴完毕,这里是佛门之地,她和温亭湛纵使是夫妻,也是分开禅房,房间里只有他们母子两人,夜摇光给广明讲了故事,然后轻轻的哼着歌谣,看着白日里劳累过度的儿子在自己的怀里熟睡,目光不由定格,她的手一遍又一遍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脑袋。

  直到温亭湛披散着一瀑墨发走来:“时候不早,早些歇息吧。”

  “嗯。”夜摇光这才躺下,将儿子抱在怀里。

  翌日是广明的生辰,虚岁三岁的小孩子,夜摇光一大早就起来,用珍藏好的胡萝卜,菠菜,紫薯等颜色较深的蔬菜弄出了汁液,让温亭湛擀面,用蔬菜汁液将面染成了不同的颜色,做了一碗色彩漂亮的七彩面条。

  广明的生日,夜摇光只能给他做一碗素面,连一个红鸡蛋都不行,因为鸡蛋属于荤腥。不过大抵是小孩子都喜欢这么漂亮的东西,广明可喜欢,吃得很欢实。

  一整日的时间,夜摇光都在为着广明转。变着法陪着他玩乐,直到夜间将他哄睡,次日夜摇光醒的就更加的早,她在厨房里就着昨日留下的面,将之蒸成了可爱的动物形状的馒头,吩咐小沙弥等他醒来之后给他吃,就和温亭湛离开。

  她不敢等他醒来再走,她怕听到他的哭声,她会忍不住将他带走。

  一路上夜摇光的兴致都不高,好在这一次他们赶到吐蕃的时候,恰好是吐蕃的新年,去年他们没有遇上,今年却碰上了,吐蕃新年喜庆欢愉的气氛还是渲染了夜摇光的心境,终于让她的脸上多了一些笑意。

  这次古灸没有在他们上次所住的地方,而是在这里遇上了故友,被邀请到了他们的家里做客,顺便留了人在这里等候夜摇光和温亭湛,当温亭湛和夜摇光到来之后,等候了好几天的下人就立刻恭敬的将夜摇光和温亭湛迎了过去。

  这倒不是藏民,而是汉人,不过却在吐蕃扎根了几代,并且家资丰厚,经营的就是蔵汉之间的稀有物资。在吐蕃待久了,他们也渐渐的被同化,很是爽朗且热情好客,来的就恰好是吐蕃大年三十这一天,夜摇光算是彻底的完整的体验了一番吐蕃的新年。

  还吃到并且学到了一种形态各异,五颜六色叫做“卡塞”的油炸面试。

  “好吃,下次我要做个儿子吃。”夜摇光一边吃一边念念不忘广明。

  温亭湛只能附和着点头。

  吐蕃的新年是没有守岁一说,夜摇光和温亭湛消食完之后就早早的歇下,大年初一吐蕃是家家闭户,明日他们还得窝一天,不过从初二起就有许多活动。

  两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夜摇光都快渐渐进入梦乡的时候,忽而听到了一声诡异的猫叫声,她的瞌睡一下子就没有了,反射性的坐了起来。

  “摇摇,怎么了?”温亭湛关怀的问。

  “阿湛,这是猫鬼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