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20章 娘!
  目送着戈无音夫妇的身影消失在云海之中,夜摇光才折身回到了府衙,没过几日温亭湛便封印,由于西宁发生了不少变故,温亭湛忙的事情还挺多,黄仞已经上书表彰温亭湛,并且大加赞扬温亭湛对西宁乃至青海的政绩贡献,从数个方面阐述了军政必须分权的裨益之处,如今帝都正在因为这件事而忙碌。

  因为所有人都嗅到了这股风气,那么就意味着朝廷地方将会多出几个要职,各方势力都在争取,他们都清楚,这些职位应该都是明年三年考绩之后任命,正好去年开了恩科,新人也已经训练了一年,足以胜任地方小官,大官再由上面的升任,如此一来依然经验有序。

  故而,寻到名目的人都往温亭湛这里凑,年关的缘故,夜摇光今年收到了年礼比去年多了一倍,也跟着温亭湛忙了起来,幼离刚刚生了第二胎,如愿以偿凑成了一个好字,在坐月子,夜摇光也不好让她操劳,其他人虽然是幼离一手栽培,但是效率根本赶不上幼离,夜摇光少不得也要亲自来。

  安排好一切之后,距离广明的生辰也就只有一日,温亭湛和夜摇光不敢再耽搁,当即就打算动身,原本打算带上桑·姬朽,但是桑·姬朽竟然拒绝了。

  “姐姐,你们放心去吧,我留在府中看家。”桑·姬朽笑意盈盈的对夜摇光道,“那日炼制妖蛊,我发现耀星师傅能够帮我驯化魔蛊,我已经与它商议,让它协助我试一试,你们不在我少些顾忌。”

  夜摇光的目光在桑·姬朽和耀星之间溜了一圈,这两个人都是坦坦荡荡的态度,她就收回了目光:“我们上元佳节之前就回来。”

  言罢,她带着温亭湛去了渤海,而乾阳和金子带着古灸和关昭先一步去了吐蕃。这一年夜摇光都很忙,上次和儿子见面,也还是广明的生辰,已经足足一年没有见,那个裹在襁褓里的孩子,已经在蹒跚学步。

  看着他摇摇晃晃的在铺着雪的地上走着,执拗的推开了搀扶他的小沙弥,一脸不高兴的念叨着听不太清楚的话语,夜摇光的心就跟他的步子一般稳不住。

  她想上前,温亭湛却反而拉住了她,广明穿着夜摇光给他缝制的衣裳,他歪歪扭扭,几次险些栽倒,最终有惊无险的走到了夜摇光的面前,一下子扑在她的腿上。

  夜摇光一把挣开温亭湛,蹲下身伸手抱住他。他那双眼睛像极了温亭湛,黑溜溜的水亮亮的,微微抬着红扑扑的小脸湿漉漉的望着她,期初有些好奇,但是很快他就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娘!”

  这一声,让夜摇光再也忍不住,热泪就那么毫无预兆的滚落,她再也不想顾忌什么,一把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她的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

  “主持大师……”远远的两个小沙弥也听到了广明的呼喊,看着才走出来的源恩,有些为难的喊了一声。

  源恩轻轻的摇了摇头,就转身回到了塔内,两个小沙弥看了一眼雪地里相拥的母子一眼,沉默着无声跟着源恩走了进去。

  “酷……”广明皱着小脸,看着夜摇光。

  “不哭。”夜摇光快速的擦了擦泪,对着他笑了,那是母亲对待孩子如冬日暖阳一般温暖的笑,这一抹笑意让冰天雪地瞬间仿佛大地春回。

  “咯咯咯……”广明看着夜摇光笑,他也欢乐的笑出了声。

  夜摇光从怀里将她和温亭湛制作的香牌取出来,套在广明的手腕上,并且很细心的比划着:“儿……孩子,这个可不能放在嘴里。”

  广明还以为夜摇光是要他放在嘴里,当即就有啃香牌,夜摇光连忙阻止,然后露出了不高兴的面容。广明立刻就动了,他垂下了他的小手。

  夜摇光的心里暖的不行,他这么小就这么乖巧。将他抱起来,夜摇光又从芥子里取出了一个小食盒:“广明定然在长牙齿了对么,我给你做了磨牙的……”

  将做好的磨牙的吃食给广明,小家伙还真的拿来磨牙,磨得咯吱咯吱响,口水直流,夜摇光取出手绢轻轻的为他擦拭。广明就凭着孩子的直觉,窝在夜摇光的怀里。

  和儿子一一分享她给他做的美食之后,夜摇光才抱起正拿着一块软软糕点吃得欢的广明递给温亭湛:“你不想抱抱他么?”

  广明这才将那小鹿斑比一般水汪汪的漆黑大眼睛望向温亭湛,两父子四目相对,温亭湛本能的就伸出了手,他的手才伸到半空中,广明就扭身从夜摇光的怀里挣脱,扑向了温亭湛。

  夜摇光一个不妨,他就那样挣脱了她的怀里,还不等她去抓,温亭湛已经先一步将调皮的孩子抱在了怀里,不忘微微用力拍了拍他被厚袄子包裹的圆圆实实的屁股:“淘气,吓到你娘亲了。”

  “你打他做什么,他还小,这是亲近你!”刚刚送了一口气的夜摇光立刻不满温亭湛的举动。

  “咯咯咯……”反而是广明好似觉得很好玩,他又欢实的笑了出来,然后将他啃了一般,已经不成样子的糕点一把拍在了温亭湛的嘴边,“吃……”

  雪白的糕点,碎在了温亭湛唇形好看的嘴边,仿佛长了白色的胡子,夜摇光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夜摇光这一笑,广明笑得就更开心了。

  成功的取悦了两母子,素来也洁癖的温亭湛,也不介意吃儿子的口水,当真将唇边的糕点舔进嘴里。

  广明似乎发现了新的乐趣,扭着身子向夜摇光:“要、要……”

  他发音有些不标准,仿佛在喊摇摇。

  可把夜摇光美的:“看,儿子知道你怎么喊我呢。”

  说着也不忘又递了一快糕点给他。

  温亭湛老大不愿意了,他纵使知道广明只是要点心,但被妻子这样解读,心里还是有点不得劲,毕竟这是他的专属称呼。

  不过还容不得温亭湛闹情绪,广明就将糕点转手递到温亭湛的唇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