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608章 像丧妇之人?
  牢房幽静干燥,秋风从上空的小铁窗吹进来,在寂静无声,气氛凝重的牢房轻轻的盘旋,恰好有一片半黄的树叶飘旋坠下,落在了四方木桌上。

  黄仞的视线垂下,落在那半枯不枯的树叶之上,他现在就如同这一片枯叶一般,已然是身不由己,只能随风飘零。

  “侯爷,你是下官见过最自信,最成竹在胸之人。但这世间,并不是所有都尽在你的掌握之中,须知人心难控。”

  温亭湛唇角轻轻荡开一缕笑意:“秋风起,叶虽黄,可根未断。”

  “虽未断,却已腐烂。”黄仞站起身,他从小在军营长大,站姿笔直挺拔,“唯有破而后立,才能够得到新生。”

  那双细长犹如最细腻的美玉雕琢的双手缓缓的伸出,小铁窗打下来的光线,折射在他有力的骨节之上,给那一双极美的手蒙上一层浅淡的光。温亭湛的手握住面前的茶杯,慢慢的移开了桌子,指尖微微一松,啪的一声,茶杯在沉寂的牢房内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恰好一片碎瓷片溅落在了黄仞的脚边,幽深的眼眸落在其上,温亭湛的声音轻缓却有力度,直击人心:“碎了的物件,便是用最好的能工巧匠将之粘合,依然是满身裂痕,再也拿不出手来招待贵客。”

  听懂了温亭湛口中的意有所指,黄仞身子一僵,他沉沉的闭上了眼睛:“黄家已经没有回头路。”

  “谁说没有?”温亭湛抬眼,淡漠的视线落在黄坚的脸上,“只要我温亭湛想给,这世间就没有回不了头之人,黄家依然,只不过看黄副将狠不狠的下心,大义灭亲了。”

  “大义灭亲?”黄仞嗤笑,“侯爷,下官自幼生在武将之家,最不缺的就是一腔热血与战意,下官没有所谓的对与错,这个世间从来是胜者王,败者为寇,谁也不比谁干净,便是至尊如金銮殿上那位,便是运筹帷幄如侯爷你,谁没有为了自己心之所欲而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在下官看来,我父亲也不过是为了他想得到的权势而殊死一搏罢了,他并没有错。我黄家的男儿,宁可挺胸抬头死,也不愿卑躬屈膝活!”

  所谓的大义灭亲,不就是承认了他们的罪行?他不需要用他父亲的性命来保全他们,然而让他们整个黄家背负上乱臣贼子的骂名,再苟延残喘的活着?

  谁的江山不是血染出来?谁的天下不是抢夺而来?谁的皇位不是杀伐而来?只不过是赢了便是皇,输了则为寇!今时今日,输赢尚且未定,既然还有胜算,为什么不去放手一搏?

  “黄副将是觉得你们还有一战之力?”温亭湛动作优雅的站起身,他缓步走到那小铁窗下,光源落在了他的身上,将他那一身精致的青色绣着银白色竹叶暗纹的锦衣照的格外清晰。

  “你是什么意思?”黄仞心一寸寸的下沉。

  这时候,天空清亮的一声不知名的鸟儿鸣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