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99章 影帝级别的湛哥
  “侯爷,你不是要见你夫人么,本官这就将尊夫人带来了。”黄坚对着脸上依然波澜不兴的温亭湛道,他的语气藏着一点恶意,两年半的交锋,黄坚已经有些厌恶温亭湛这副好似任何事都不能让他多出一点表情的脸,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温亭湛这样运筹帷幄之人,痛苦起来是不是也和常人不一样。

  温亭湛漆黑的眼眸带着一点冷光,扫了黄坚身旁的耀星一眼。

  耀星指尖看似一弹,夜摇光半透明的身影,就有些呆滞的出现在了半空之中,就连黄坚都能够看到。

  “摇摇!”温亭湛大步上前,双手欲抓夜摇光,却从夜摇光的身体穿透过去。

  虽然夜摇光的元神异于常人刚强,只是炼虚期的时候她就能够分出犹如实质的元神,但她同样可以让元神和魂魄一样半透明,触碰不到的状态。

  手在虚空之中抓老半天,却没有抓到什么的温亭湛,目光顿时狠厉的看着黄坚,在黄坚觉得极大的压力扑面而来之际,温亭湛已经出手如电,黄坚也是习武的人,但他却只觉得有银白色的剑光在眼底如流星一般划过,窒息之感直袭大脑。

  就在他觉得小命不保之际,耀星身形一展,他的双手一挥,就化解了温亭湛的杀招,并且一个旋身朝着温亭湛飞踢而去,温亭湛手中的笛中剑一竖,耀星的一脚就踢在了他的剑上,柔软的剑被踢得变了形,深深的凹陷下去。

  那一股力量极重,温亭湛迅速的往后退,直到他的脚抵在了石床边缘,两手一拧,那又软的剑就打了一个结,迅猛的朝着耀星的腿绞上去。耀星纵使退得极快,小腿上也是被温亭湛刮破了裤腿,留下了极细的血痕。

  推开站定的耀星惊诧的看着温亭湛,他虽然没有用蛊,也没有用全力,但是他至少是用了五成力,竟然被温亭湛这个凡人所伤了。

  “温亭湛,你难道就当真不顾你夫人的死活么?”黄坚以为他眼中的左记是怒了,左记已经把夜摇光给整死了,他现在还用得上温亭湛,可千万不能让左记一怒之下给弄死,所以当先出声高喝道。

  耀星也适时的配合他,一反手指尖对着夜摇光的神魂一抓,夜摇光的神魂顿时消失不见。

  “摇摇!”

  “温亭湛,你若是想你夫人安然无恙,最好是与我配合。”黄坚挡下温亭湛。

  温亭湛眼底泛红,那犹如实质的杀气,让黄坚都有些不适,但温亭湛越是如此,黄坚越发的冷硬,当初他把所谓的百官之首的中书令掐住不也是这番模样。

  还是那句话,再毒的蛇都有七寸。

  “黄坚,你在找死。”温亭湛第一次这样冷声的对黄坚说话。

  “你我到底谁先死,真的是为未可知。”黄坚浑然不在意的笑着,“温大人,拜你爱民如子所赐,现如今整个西宁府都乱成一团,也不知是谁在西宁府那些愚昧无知的百姓面前散布了谣言,说是本官与构害你,他们为了保你出海西府,已经集结动乱,本官虽不如你爱民,但到底身为一方统领,也做不出丧心病狂的屠城之事,为了平息西宁的内乱,还请温大人亲自去海西府城的城楼上,承认自己的罪行。”说着,黄坚还将那一封密折递给了温亭湛,“温大人,你该知道要如何做,你若是做不好,我可不敢保证尊夫人的安危。左记长老可是很看重尊夫人的修为,炼制成为魂蛊,定然是一大助力……”

  黄坚还没有说完,他的脖子就被温亭湛给掐住,温亭湛有多用力,黄坚连呻吟声都发不出,瞬间整张脸都通红,由于黄坚距离温亭湛太近,出手又太快,就连耀星都反应不过来。

  “放手,否则我现在就将你的夫人打的魂飞魄散!”耀星的掌心抬起,夜摇光缩小成为迷你版的神魂悬浮在他的掌心。

  温亭湛内心的矛盾,只有黄坚能够感受到,死亡的恐惧让他对温亭湛威胁他生命的手感官很强,那指尖在颤抖,在静脉跳动,温亭湛的眼底的剧烈挣扎,也只有近距离的黄坚才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你就算杀了他,也逃不出去。”耀星的声音森凉,他的掌心底部,有一层火焰缓缓的升起来。

  见此,温亭湛的瞳孔一阵放大,终于不甘的将黄坚扔了出去。

  “咳咳咳咳……”黄坚趴在地上,一阵剧烈的咳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许久之后他才平复过来,看着温亭湛的目光格外的阴鸷,但他并没有逞一时之气,而是忍了下去,早晚他会让温亭湛生不如死。

  将手中的密折扔在温亭湛的脚下,他的声音沙哑:“本官在城楼上等你!”

  说完,黄坚就轻咳着浑身阴冷的离开了天牢,耀星也随后跟着走。

  “阿湛啊,你真是影帝级别的人物。”留下来的夜摇光不由现身轻叹道。

  “影帝级别?”温亭湛这才收敛了情绪,瞬间又回到那个温文尔雅的明睿候。

  “就是很会演戏,没有比你更会演戏。”夜摇光解释道,方才她全程看在眼里,若非她是局中人,又知道一切,她要是身在黄坚的立场,只怕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黄坚这人心思敏锐,南久王更是狡诈多疑,要把他们给绕进去不容易。”温亭湛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亲自上场,这么费力的演戏。

  “你现在要去城楼么?”夜摇光扬眉问道。

  “唔,要去。”温亭湛颔首,“不去,如何让南久王有机会动手呢?”

  “你去了之后,以后你的名声……”夜摇光皱眉。

  温亭湛纵使是顺着黄坚的指使去,但这种事情一旦说出来,而且温亭湛还打算让黄坚英勇牺牲,那谁来替他正名?还有陛下那边又如何交代?古往今来,只怕敢给皇帝泼脏水的没有几个,而且皇帝都是最小气的生物,最是喜欢秋后算账,纵使兴华帝是明君,可这也是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