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93章 化魔
  这是这么浅浅的一道口子,澳门赌博网站:连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但是却让男子脸色铁青,暴怒不已。他们制蛊之人,最忌讳的就是身伤有伤口,因为有些蛊虫会寻着伤口钻入身体从而反噬,这就局限了他炼蛊。

  “找死!”男子咬牙切齿的低吼了两个字,他双手朝着夜摇光一挥,被夜摇光用神丝长绫挥出去的黑芝麻大小的小黑虫就瞬间在半空之中绕了一圈,又朝着夜摇光包裹而来。

  夜摇光身子朝着魂蛊一撞,借此撞飞出去,撞断了不少牢房的柱子,拉开了与小黑虫的距离,手一伸神丝长绫就飞跃回来,落在她的肩头,夜摇光一个旋身身体再度被裹紧,坐在地上,元神再度出窍,那些小黑虫完全伤不了她的元神。

  “给我杀!”男子因为手腕上的一道细长的血痕而怒不可遏,他一声令下,那两道魂蛊变化出来的魂体,形成了两道旋风,朝着夜摇光席卷而来。

  夜摇光当然的站在在那里,在越来越近的狂风之中,眼睛不眨的穿透风浪与男子对视:“就看我们谁先死!”

  夜摇光的话让男子一惊,他低下头就看到那细微的一条血丝竟然有火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旋即他就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寻着伤口钻入了他的身体。手指迅速的封住自己的穴位,但那东西依然没有停止,竟然冲破了他的穴位,很快就钻入了他的身体。

  随着这东西的涌入,已经刮到夜摇光近前,元神之后的身躯皮肉都开始紧绷的疼,仿佛下一刻她的皮要被整个揭飞一般,那些黑芝麻的小虫早已经被搅碎,夜摇光的元神也有种要被吹散的感觉。却就在这时,越来越肆掠的风蓦然一滞,旋即快速的减弱下去。

  就见男子的身体血肉迅速的干瘪下去,皮肉贴在了白骨之上,眼睛发出了红色的诡异光芒,闪烁了几下,他的身体又是皮肉一鼓,眼中诡异的光一敛,两只魂蛊顿时变成了骨头,化作了烟灰。

  夜摇光元神迅速的回体,略做调息,身体的疼痛能够忍耐之后,才睁开眼睛,就看到男子正在活动四肢,她皱着眉头道:“他的神魂你是不是全吞了?”

  “我只是吞了他的本命蛊。”男子舔了舔嘴回答,现在的男子已经不是方才的人,而是被血魔趁机吞噬雀占鸠巢的耀星。

  耀星是血魔,是鲜血形成的魔,只要有鲜血的地方就是他的天下,哪怕一个细微的伤口,它也能够从外钻入内。从内将一个修炼者给吞噬,它可以将修为高出它很多的修炼者以这样的办法吞噬,更何况耀星的修为本就不低,不然它敢去窥觊桃黛?

  夜摇光早就从桑姬朽哪里得知了这次帮黄坚背后之人的能耐,所以才会将耀星给叫来:“你将他的记忆融了,这具身子你要是用着喜欢,就给你,接下来你有很多事情!”

  “喂!你是不是糊涂了?你竟然相信我一个魔?”耀星喊住转身欲走的夜摇光,“你就不怕我阴晴不定,出尔反尔么?”

  耀星觉得夜摇光是不是黔驴技穷,以至于饥不择食,它是魔哎,试问这世间哪里有何魔合作的正道人士?又哪里会有正统修炼者竟然会相信魔物!

  在夜摇光通过修绝来寻它的时候,耀星是嗤之以鼻的,因为夜摇光说是要给它金莲子,可结果呢?不也是还需要附带它的劳力?但见到夜摇光之后,夜摇光没有占它一丁点便宜,明明和它联手,她不用受伤,不用担风险。她却不需要它出手,她用一个本命蛊和一具鲜活的血液身躯来和它做了第二个交易。

  “你是血魔。”夜摇光目光认真的看着它,“你的出生你没有选择。”

  血魔和其他的魔是不一样的,很多魔是自甘堕落,是受不了诱惑,亦或是吃不下正统修炼的艰苦和折磨。但血魔它生于血腥杀伐之中,只有在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地方,大量的怨气无人化解,糅杂成一团,附着在干涸不了的血液之上而形成。

  它从一出生就注定是魔,不得不魔修,否则就会死去。上天没有给它成为正道的选择。

  血魔的目光顿时变了,它沉沉的看着夜摇光:“我杀了很多人,吸了很多人的血,也有你口中无辜之人的血,纵使没有选择又如何?我依然是魔!”

  “可你愿意为了金莲子放弃散仙之灵。”夜摇光水润的桃花目静静的看着它,“我并非是现在有求于你,才如此对你推心置腹,相信于你。其实,在很早以前我和所以正道的人一样,在我的眼中鬼魅上前有善恶,可魔就是魔,就是最不可饶恕的邪恶。是我的夫君改变了我固有的思想”

  在黄彦柏之前,夜摇光和全部正统修炼之人一样,嫉魔如仇,在她看来这世间能够成魔的,都没有好的存在。因为魔的修炼永远不可能干净。但并不是说黄彦柏以前就干净,也并不是因为它和温亭湛有了牵扯,夜摇光才觉得黄彦柏是例外。

  而是通过黄彦柏,夜摇光想到了很多。黄彦柏成魔那么久,定然是手染鲜血,这其中未必没有罪孽,可上苍愿意给它一个从来的机会,在它进入阴阳谷自爆的那一刻起,它就为它的罪孽付出了代价。出来之后它进入了黄彦柏的身体,最初是被逼无奈也好,是诚心改过也罢,但它确实再生之后没有为恶,并且它也愿意重新为单凝绾做一次凡人。

  “杀一个有错之人,不如救一个悔过之人。佛祖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许便是这个意思。”夜摇光唇角微扬,“金莲子有洗清罪孽之效,你定然知道。其实心中渴望光明,这是一个好机会,等到这次事件结束之后,我便给你金莲子。你以往做了什么我不管,也无权去追究,终究是这是上苍待你的不公,逼得你为了存活不得不为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