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88章 化神期
  顺带将桑·姬朽带去了缘生观,一是为了认亲,缘生观是她的娘家啊,以后也算是桑·姬朽的娘家,二是带走桑·姬朽,省得有人寻上门来,她不在又麻烦。尽管桑·姬朽的母蛊已死,可黄坚背后还有个用蛊高手呢,夜摇光自然是要提防着。温亭湛身上有了蛊皇,就算对方对他下蛊,那也是当补品吃,夜摇光也就不担心,又将金子留下陪他。三则是,桑·姬朽现在恢复这么好,肯定会更加迫不及待的要驯化魔蛊,魔蛊和温亭湛相克,夜摇光也不想到时候出了岔子威胁到温亭湛。最后一点则是,缘生观不但有人给她护法,五行之气也更加充裕。

  夜摇光其实是打着不破不立的想法,一举冲破炼虚期巅峰的屏障,她已经在炼虚期很久了,即便知道越往上越难修为增进,但夜摇光也想试一试。

  也不知道是不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夜摇光闭关的第四十天,在她整个身体已经调节到最佳状态,试探了好几天也没有进展,正打算今日过后就出关的她,突然感觉到了身体里的五行之气出现了变化。

  那从丹田如根茎一般延伸到她心脏的五行之气,原本只是包裹着她的心脏,给她的心脏筑起了一道刚硬的屏障保护着她的心脏,可现在那萦绕在心脏四周的五行之气,猝然浓烈起来,一丝丝的往她的心脏渗透,这个渗透的过程真的好痛,仿佛一根根针往脆弱的心脏扎进去,疼得夜摇光满头大汗。

  越到后期,越来越越多的五行之气好似在挑战她心脏的承受能力一般,不断的融入,疼痛的感觉也越发的难以忍受,夜摇光好几次都想将那些五行之气运转到丹田。但她却努力的保持着灵台的清醒,她知道这是淬体的最后一个过程。

  只要她熬过去,这些五行之气就会融入她的心房,让她唯一没有经过五行之气淬炼的地方也变得刚强起来,而不是再由五行之气保护,那她就完成了淬体的最后一个阶段,将会突破炼虚期,彻底的埋入化神期,从此开始修炼元神。

  这是修炼一途的天堑,一旦埋入了化神期,再受到极强的对手攻击,不堪重负之时,就可以选择神魂逃逸,也算是弃车保帅,只要迅速的寻到修炼之法,和润养之法就不会变成孤魂野鬼,再由自己的神魂重新修炼出自己原本的身躯。

  不过大多数修炼生灵在这个阶段会选择附体,因为那样会更快,重新由神魂修炼出身躯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且期间危险无比。不论如何,一旦埋入化神期,那就不是纯粹的修为增高,而是对于修炼者而言,多了一道保命符。

  想着这些,夜摇光咬着牙承受着万箭穿心的痛,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折磨,夜摇光终于明白,为何那么多的修炼者会走火入魔。就连她也仿佛听到了蛊惑的声音,那声音一遍遍的对她说:“痛么,疼么,睡一睡,睡一睡你就不会痛,快睡吧……”

  像催眠曲,夜摇光知道那是她自己的心魔,在承受巨大的痛苦的时候,每个人都会产生放弃和怯弱的意念,这些意念普通人没什么,但是对于修炼者,这些意念就是心魔,它们无时无刻的不想翻身做主人,激发修炼者的魔性。

  饶是心里明白,但那声音太过于蛊惑,身体承受的疼痛太过于激烈,夜摇光也渐渐的意识有些松散。

  “别再坚持下去,你再撑下去,你的心就会砰的一身破碎,你会死。你死了你深爱的丈夫怎么办?你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他们该怎么办?放弃吧,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夜摇光的大脑开始不清醒,她的脑袋里全是再坚持下去,她的心会爆破的恐惧,而心口传来的那种撑满的疼痛也仿佛要印证着这个事实。这一点恐惧之心才刚刚升起,夜摇光的脑海里仿佛就出现了她死后,温亭湛悲伤欲绝的模样,宣开阳哭的死去活来的模样,广明生无可恋的痴呆模样。

  “看看,你再坚持下去,他们就会变成这样,这是你想看到的么?”

  “你还在坚持什么,你真的要自寻死路么。”

  “你的心不疼么……”

  不疼么?疼,疼的她想发疯,想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她不能。

  “为什么不能,只要你睡一觉,平静的睡一觉,所有的痛苦都会消失。”

  “快睡吧……”

  只要睡一觉,所有的痛苦都会消失,这话就像魔咒一般在夜摇光承受着巨大痛苦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的在她的耳畔响起。

  夜摇光的神识渐渐松散,她发现她的神识一松散,大量的五行之气从心口迅速的下去,那一股疼痛也随之消失不见,留下的是被五行之气滋养过的舒适。

  “是不是很舒适,你可以更舒适,快睡吧,只要你睡着了就会更舒适。”

  闭着眼睛的夜摇光,完全看不到她的周身萦绕着的五行之气渐渐变成黑色的魔之气,她在一点点的放松,顺从着那一股舒适之感追逐而去。

  就在夜摇光的神识完全放松之前,有婴儿的啼哭声哇的一声在她的耳边响起:“娘亲娘亲,你不要我们了么?”

  夜摇光瞬间清醒过来,她立刻感觉到自己心魔已经成形,心下大骇,手诀迅速一变,大量的五行之气再度从四面八方涌来,像是破闸的洪水,迅猛的冲进了夜摇光的心房。

  她张口吐出一口黑血,萦绕在她四周的黑气猝然一散。

  喘着粗气,夜摇光看着地上的那一口黑血,用衣袖擦了唇角的血液,她伸手捂住她的小腹,欣慰的笑了:“还好有你们两个在。”

  闭关前,长延就对她说过,修炼者最可怕的三次心魔,一是炼虚期到化神期,二是大乘期到渡劫期,最后就是飞升之前。她纵使早有准备,但是夜摇光还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心魔这么可怕,令她现在都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