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81章 你们要节制
  “就冲着你这句话,澳门赌博网站:摇姨定然让你达成所愿。”夜摇光向关昭保证。

  天赋固然重要,但是品行和决定更重要,夜摇光相信古灸知道关昭所想,只怕都不会测他的天赋,就会直接收下他。

  但是夜摇光还是寻了温亭湛,将关昭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温亭湛,让温亭湛去和古灸说,虽然夜摇光知晓古灸不太可能拒绝,但是每家都有每家的家规,要是有个万一,古家真的有不传外姓人画技的规定,夜摇光也不想古灸为难。

  她对古灸有救族之恩,这个天大的恩情,如果她去开口,古灸再为难也不好拒绝,而古灸和温亭湛的情分不同,他们有话会直言不讳。

  不过夜摇光考虑的完全没有错,古家还真的有不传外姓人画技的家规,这在古代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是古灸还是将温亭湛夫妇和关昭请了过去。

  “古家有技不外传的家规。”古灸对关昭道,“我虽则觉得这家规狭隘,但这是先祖所定,我现如今也不是古家的家主,不好打破这个规矩。但允禾难得会推荐一个人给我,我相信允禾的眼光定然是错不了,你的抱负和志向我都知晓。我心下钦佩,工部那地方从来没有人如你一般会认为需要看遍天地山川河流,需要磨砺画技,当权者都认为只需要一张嘴,天下能者之士尽归他们使唤,你能够亲力亲为,一眼看到要害,日后你若是能够握工部大权,必然是百姓之福。”

  喝了一口茶,古灸接着道:“我虽则没有你的抱负,也不适合官场的尔虞我诈,但也想尽绵薄之力为百姓谋福。你若是不觉得委屈,我身旁却一个侍墨的画童。”

  关昭原本黯然的目光猝亮,他立刻兴奋的摇头:“不委屈,不委屈。”

  关昭也不傻,他知道古灸这样说,只不过是打了一个家训的擦边球,让他留在身边,就近的指教他。可他是堂堂工部尚书的外孙啊,而古灸却是一介布衣,他却做古灸的画童,只怕没有几个人能够忍得下这屈辱。

  “你不传信问问你祖父再回复我么?”古灸问道。

  “不用。”关昭很坚定,“侯爷说过,无高低,无贵贱,无男女,凡有吾所无之德者,皆可为吾之师也。试图也好,主仆也罢,不过是虚名,我只想学所欲学之能。”

  “待到我掌古家,定然要修祖训,你这样的弟子,我绝不能让旁人抢了去。”古灸直接对关昭说了这句话,对关昭的喜爱,欣赏之情可见一斑,“对外面我们是主仆,私下你可以叫我老师,只要你想学,只要你愿学,我定然倾囊相授。”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关昭连忙跪下行礼,而后简单的敬茶。

  犹豫古家的家规在前,他们的关系不能公布出去,拜师礼自然是从简,关昭就这样成为了古灸的弟子,这是一件喜事,夜摇光觉得关昭这样的孩子,难怪有大器晚成的面相,他这样的心胸和眼界,日后的前途将会不可限量。

  心情一美的夜摇光,立刻又去厨房做了一顿好吃的东西,大家都聚在一起,美美的饱餐了一顿,乾阳吃的幸福得都快哭了:“要是师傅每日都这般好心情就好了!”

  “那就看你听不听。”夜摇光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乾阳不乐意:“师傅,讲良心,我这么乖巧的徒儿,世上无双!”

  “小小,你觉得你师兄是世间最乖巧的徒儿么?”夜摇光笑眯眯的问着小小。

  小小来了他们家一年,可谓脱胎换骨,虽然还有些丰盈,但是已经看不出胖,不过还是一样能吃,由于上了一年的学之故,她人也变得机灵了不少。

  “小小才是。”小小冲着乾阳笑了笑。

  “你,你凭什么比我乖巧?”乾阳不服。

  “师傅给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就算不是师傅做的,我也觉得好吃。”小小啃了一口鸡腿对乾阳道。

  乾阳:……

  这一下就把其他人逗乐了,大家吃饭的心情就更好,每个人都比平日里吃的多了不少。

  吃了晚饭,夜摇光和温亭湛正打算去散步,桑·姬朽突然开口道:“姐姐,我有些话单独与你说。”

  夜摇光看了看温亭湛,就让温亭湛溜猴子和儿子去,她和桑·姬朽去了另外一个院子。

  四下无人,桑·姬朽才有些难为情的对夜摇光道:“姐姐,你……你和姐夫要节制……”

  夜摇光没有想到桑·姬朽说的是这个话,顿时脸火烧一般发烫。

  看出夜摇光的不自在,桑·姬朽连忙解释道:“姐姐,那蛊皇要以毒素为食,它才刚刚入了姐夫的体内,正是通过吸纳姐夫体内的毒素来与姐夫命脉相容的阶段,姐姐你是五行修炼者,你身体里的气息太干净,你若是欲姐夫太过亲热,会影响蛊皇扎根。”

  快速的说完,桑·姬朽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姐姐,你、你明白我意思么?”

  “明白。”夜摇光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表情自然一些,为了不让自己尴尬,夜摇光问出了一个她一直想知道的问题,“我听闻蛊都是以毒虫所炼制,越毒的虫或者虫卵,炼制出来的蛊越霸道,为何蛊皇是这番模样?”

  “蛊皇也是以虫炼制,只不过并非毒虫,而是灵虫。”这些其实并不是什么不能说的机密,桑·姬朽自然会为夜摇光解惑,“这灵虫很稀有,姐姐也知道,越是弱的动物越难得灵,虫类得灵的机遇实在是太少,而灵虫必须是得了灵脱胎换骨,但还没有成为灵修的虫类,我们也不敢冒着天罚残害灵修,因而就更难得。我这个蛊皇是一场机缘……”

  原来桑·姬朽才经过层层的比拼在圣女队伍之中脱颖而出,最后终于只剩三位待选族母的圣女,他们三人就必须去世俗修炼,要经得起世俗重重的考验,尤其是看破男女之情,而且世俗之中也是有更多的炼蛊之物,这就是他们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