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79章 蛊皇
  “姐姐!”桑·姬朽一点也不迟疑,一点也不勉强。

  夜摇光冲着她温柔疼爱一笑,然后她很正式的带着桑·姬朽去见温亭湛,郑重其事的告知温亭湛。对于夜摇光想做什么,哪怕是要去捅天,温亭湛也会做帮凶,更何况认个妹妹。

  而且没有人比温亭湛更了解夜摇光,桑·姬朽现在真的是无家可归,纵使父母健在,但她回去见他们也只是连累他们。再经历了明诺的情伤,夜摇光对她有些疼惜,且如果她们不是姐妹,等到这边的事情了结之后,桑·姬朽也不好留在他们的府上,跟着他们。桑·姬朽日后有什么事情,他们也不好帮把手。

  到了晚间,夜摇光就特意亲自下厨,做了好多好吃的,在饭桌上郑重的宣布,桑·姬朽和她义结金兰。

  吃得很欢的乾阳,手里的鸡腿都掉了下来,一脸不乐意:“师傅,你为何不收桑姑娘为徒?”

  义妹,那岂不是他师叔?他只想要师妹,不想要长辈!

  “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夜摇光瞪着乾阳,桑·姬朽曾经是苗族的圣女,差一点成为苗族的族母,若是成了她的徒弟,这不是打苗族的脸么?日后还怎么和苗族就桑·姬朽盗圣物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要是吃饱了,就给我去修炼!”

  自从乾阳吞了天阳火种,一直消化不了,夜摇光就让他一天修炼八个时辰来保持他不被阳气伤身,这主要是魅魉不配合,它说乾阳会吸他的纯阴之气,所以乾阳只能用大量的修炼来消耗每天爆满的阳气。

  一听到修炼,乾阳顿时蔫了,他立刻扒饭,现在可不比以前,他吃完饭没的睡,必须修炼两个时辰才能睡,若是不吃饱,还没有修炼够时辰他就饿了。

  “师叔也不让你们白叫。”吃完了饭,桑·姬朽那了几个小指母头大小的铃铛出来,铃铛用红绳索串着,给乾阳,小小一人递上一个,“这叫蛊铃,铃铛里面有一只对人没有任何伤害性的蛊虫,这种蛊虫平日里会自己换气存活,只要你们没有进入气流禁止之处,它就不会死。它对天下所有的蛊虫都有极强的感知力,除了它们的同类,只要有蛊虫靠近你们十步范围之内,铃铛就会响。”

  “师叔!”乾阳顿时两眼放光的凑上前,叫的比谁都真心。

  夜摇光满脸黑线,只觉得脸都被丢光了。

  “师叔……”就连金子也很没节操的艳红乾阳和小小拿在手里的蛊铃,蹿了上去,双眸金光闪闪的看着桑·姬朽。

  桑·姬朽趁机摸了摸它柔顺发亮的毛发,也给它爪子上栓了一个。

  夜摇光看着三只爪子蹲在桌子上,一只爪子伸着让桑·姬朽套蛊铃的金子,真是越看越像个犬类……

  给了乾阳、小小还有金子,桑·姬朽也不忘给宣开阳一个,至于雷婷婷桑·姬朽就只有四个没有给这东西,而是给了雷婷婷一个小盒子,递给雷婷婷:“这是用蛊虫炼制出来的丹药,你吃了它至少可以比旁人多二十年的青春。你放心,里面的蛊虫都不是活物,不会对你身体有损。”

  “谢谢,桑姐姐……”雷婷婷虽然听到是虫子炼制出来的,有些害怕,叫她吃她也有些发憷,但桑·姬朽的一番心意,她还是很有礼貌且感激的收下。

  送完了小辈,桑·姬朽转身看着坐在正上方的夜摇光和温亭湛,从腰间解下了一个锦囊,锦囊里倒出一个奶白色有些泛着黄的蜡丸:“这个就送给姐夫。”

  “我们都还没有给你准备礼,你总要给自己留点好东西吧。”夜摇光推拒,这个锦囊夜摇光上次为桑·姬朽行针的时候就看到过,若是她没有猜错,锦囊里面这颗蜡丸里面密封的应该是她不离身的宝物。

  “这是我亲手炼制出来的蛊皇。”桑·姬朽对夜摇光道,澳门赌博网站:“姐夫只需要将它服下,万蛊臣服。”

  蛊皇,夜摇光在前世听说过,那时候已经失传,所谓的蛊皇夜摇光也不知道是如何炼制出来,但这种蛊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吞下去,它不吃人的五脏六腑,也不喝人的血,相反它会为人体内的毒素杂质为食,它会时时刻刻让一个人的身体保持着最佳的状态,若是这个人不慎中了其他蛊,这些蛊虫甭管多强大,一入了体内,立刻就成了蛊皇的食物。

  身体里若是有蛊皇,不但万蛊臣服,也是百毒不侵,所有的毒药都会被蛊皇当做补品吞掉,哪怕是见血封喉的急性毒药都不例外。

  这种东西,放出去可以令整个天下都沸腾,哪怕是修炼者也是求之不得!

  “这等贵重的东西,你更需要。”夜摇光面色变得严肃,桑·姬朽的母蛊死了,正好蛊皇可以补上。

  “姐姐和姐夫若是信得过我,就收下吧。”桑·姬朽将蜡丸放在温亭湛和夜摇光中间的桌子上,“我的身体里曾经有过母蛊,体内留的血液都与蛊皇相克,它若是入了我的体内,活不过几年,这是暴殄天物。”

  原本这东西她想送给明诺的,既然她要成全他,那她就不会再去纠缠他,也不会再让他受她的恩惠,留着也是留着。夜摇光对她做的让她很感动,她知道夜摇光是怜惜她一无所有,给她温暖,爱护,不计较她在苗族之中的牵扯,这个时候和认下她,其实就是为她抗下了苗族日后对她的惩罚。

  虽然她并无找个靠山的心思,她自己犯下的错她自己会去承担,但是这一刻,在她的心前所未有茫然苍凉孤寂的时候,夜摇光向她伸来了温和的手。

  “若是姐姐和姐夫不收下,那我就当做姐姐和姐夫依然把我看成外人。在我眼里,一家人,是没有计较之心的。”桑·姬朽见夜摇光和温亭湛迟迟不收,便搁下狠话,而后又放软,“其实蛊皇难能可贵,但一入人体,它就和主人同病相怜,姐夫有姐姐在,必然是个长寿之人,也能够让它更有价值。且,现在姐夫很需要它,那几个叛徒制蛊之术堪称鬼才,便是有蛊铃,也防不胜防。而我现在母蛊已亡,感知力锐减,姐姐也不想发生令你追悔莫及之事。这世间不但有见血封喉的毒,更有见血致命的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