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77章 离开的原因
  既然不是为了躲避他,那她嫁给另外一个人,就是因为她心里有了旁人么?

  似乎听到了关昭的心声,雷婷婷很平静的说道:“他对我有救命之恩,他是个值得托付终身之人。我是心甘情愿的嫁他,与旁人无关。”

  关昭沉痛的闭了闭眼,他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不让自己失态,许久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不是就好,那、愿你们琴瑟和鸣,相敬如宾。”

  “多谢。”雷婷婷低下头,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眼中的水光,她轻声道,“也愿你,早日寻到一个好姑娘。”

  她这样低下头,平静的声音,在关昭看来是新嫁娘的娇羞,关昭的脑子一团麻乱,明明是夏秋交替的时候,阳光那么炙热,但他却觉得好冷,冷得仿佛血液都已经被冻僵,他胡乱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便道:“那,便不打扰你……”

  说完,他脚步虚浮的离开了院子里,不敢回头的他,却看不到雷婷婷抬起眼,情不自禁的落下泪水,模糊的双眼看着他踉踉跄跄的消失在视线之中,才终于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而关昭走出了院子的月亮门,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两眼一黑,就栽倒下去,幸好宜薇看他不对,随时关注着他,将他给搀扶住,连忙喊了家丁将他抗到院子里。

  夜摇光正和桑·姬朽说这话,听到宜薇急匆匆而来的回复之后,不由揉了揉发疼的额头。作为女主人,她少不得要亲自去看一看,关昭不但是客人还是晚辈。

  “这是受了刺激,又三餐不继,疲累过度才累垮了身子,我倒是能开副方子给他调理身子,但这心病就得看他的造化。”夜摇光把事情交代一下,干过去的时候,大夫已经请来,并且把了脉。

  “有劳大夫。”夜摇光感谢道。

  “夫人客气。”大夫毕恭毕敬的跟着王一林去写药方。

  夜摇光看着关昭还在昏睡,亲自过目了大夫的药方,吩咐人去取药,又站了一会儿,叮嘱下人伺候好关昭,才离开关昭的房间。

  桑·姬朽等在外面,见夜摇光出来,才有些好奇的指了指雷婷婷院子的方向,又指了指屋子里面:“这是怎么回事儿?”

  “一场造化弄人……”夜摇光和桑·姬朽沿着抄手游廊离开关昭的院子,一边走一边将雷婷婷和关昭的事儿讲给她听。

  听完之后,桑·姬朽也是叹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确是造化弄人。两个人都痛苦,关昭爱而不得,注定要失去挚爱,而雷婷婷深爱却打不开心结,一样只能自己折磨着自己。但同样是从小被爹娘宠爱着长大的桑·姬朽是理解雷婷婷的,若是她的父亲惨死于所爱之人有关,甭管他无不无辜,这都是难以接受,因为每每看到他,就会想到自己父亲的惨死,早晚会把自己折磨疯。

  “那小姑娘看着柔柔弱弱,却没有想要骨子里这般坚毅。”桑·姬朽在这里住了这么久,自然是见过雷婷婷,雷婷婷在她的印象中就是个温柔乖顺的女孩。没有想到,这样的小姑娘,竟然能够有如此大的勇气,说断就断,钦佩之余,她也不由叹息,“我还比不上一个小姑娘。”

  “说的你好似一把年纪。”夜摇光不由白了她一眼,“你也不过才二十岁,就比她年长了几岁。”

  桑·姬朽一怔,旋即失笑:“是啊,我才二十,为何这心如此老成呢?”

  “是你放不开。”夜摇光摸了摸自己的脸,“你看看我都快二十有六了,我可比你看着年轻多了,这是可不是因着容颜,澳门赌博网站:而是我的心活得无忧。”

  “你的无忧,是因为你又一个全心全意爱护着你,并且你也倾慕的男人在成全。”桑·姬朽语气之中带着羡慕,她站在屋檐下,望着蓝天,眼中带着一点忧伤。

  “你……”夜摇光有那么一瞬间,想问问她和明诺到底怎么了,但最终夜摇光没有开口。

  “你想问我,到底为何会发出这样的感慨?”桑·姬朽收回目光看着欲言又止的夜摇光,转身就在游廊的美人靠上坐下,“你为我行针之后,我的身体大有起色,吃了你给的丹药也越发的好转,我偶尔会在院子里走动,他有些不放心我,又怕我旁人服侍我,会泄露我的消息。毕竟那些叛徒还不知我盗了族中圣物,也不知道我现如今的处境。因而他都会亲自来陪我,有一日他的夫人创了进来……”

  说道这里,桑·姬朽的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我和明诺清清白白,我承认我倾心他,但到现在他也不曾对我说过一句有情的话,你别看你到密室的时候,他对我百般体贴和照顾,其实那是因为他心中有愧,他知晓我命不久矣,不愿我抱着遗憾而去,他不过是把我当做一个垂死之人罢了。不过是看到我们站在一块说话,他那夫人竟然转头就回去服毒自尽……”

  “没死成。”从桑·姬朽的表情,夜摇光看出来。

  “不过是演戏罢了。”桑·姬朽冷嘲,“她若当真羞愧,都这般久了,她想自尽也活不到现在。我不明白,这样一个女人,何以值得他这般……他明知道她在演戏,明知道她贪生怕死,却依然配合她,不但阻拦了她,还亲口对她承诺,他这一生再不会娶第二个女人。”

  说到这里,桑·姬朽垂下眼,盖住她眼底沉沉的伤。

  夜摇光缓缓的坐在桑·姬朽的身边,她握住桑·姬朽依然有着皱纹的手,她明白了桑·姬朽为何会突然离开明王府,因为她听到明诺对自己夫人的承诺,让她觉得难过,难过的不是她输给了一个优秀的女人,而是输个了一个如此不堪的女人,她觉得自己多余,在明王府像个小丑,她也不稀罕明诺的感恩,她有属于她自己的骄傲,才会带着她仅剩的骄傲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