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75章 心蛊
  感觉到桑·姬朽似乎在有意的避开明诺的话题,夜摇光也不说,这是一笔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的情账,不论明诺和桑·姬朽能不能走到一起,或是走到哪一步,夜摇光都没有干涉的权利。

  “你知道我寻你何时么?”夜摇光便切入正题。

  “我知道,信中说的很明白。”桑·姬朽颔首,明诺是将温亭湛的原信寄给了她,温亭湛详细的描述了症状,以及夜摇光出手激起的反应,所以她已经知道是什么蛊,“蒙古可汗所中的乃是心蛊,这种蛊极难蓄养,甚至整个苗族养蛊之人知道这蛊的也只有两手之数。”

  “十个人?”夜摇光立刻问,“你可能够知晓是何人下的蛊?”

  桑·姬朽摇头:“我之前对你说过,我是追击我们族中的叛徒,最后中了埋伏,才被他所救,进了明王府,若是我没有猜错,给黄坚这种蛊的人,就是他们其中之一。”

  “苗族的叛徒,因何叛变?”温亭湛长腿埋过门槛,走了进来。

  “人各有志。”桑·姬朽沉吟了片刻才回答,“族中对族人,尤其是修炼,修蛊之人束缚极多,管制极严,有些人向往寨子外面的生活,在世俗久了,难免就被世俗的花红柳绿迷了眼,可这世俗有世俗的规矩,无权无势哪里能够过得逍遥自在呢?”

  “所以他们成了权贵的棋子?”温亭湛扬眉。

  “他们有他们的骄傲,棋子倒不至于,各取所需罢了。”虽然是叛徒,但桑·姬朽依然要维护苗族人的气节。

  温亭湛点了点头。

  夜摇光便开口问:“心蛊的破解之法可有?”

  “这世间没有破解不了的蛊。”桑·姬朽对夜摇光道,“只不过这种心蛊很复杂,它原是一种只有瓢虫大小色彩斑斓的毒蛙之卵培育,取这种毒蛙之卵就是九死一生,取回之后再一只用数种毒血浸泡的猪心来养,很是耗费精力,且是最容易反噬养蛊之人的蛊,因而极少有人会养。但这种蛊一旦养成,入了人心,便会以人心为巢。期初它有一个沉眠期,在沉眠期中它不吃不喝也不会死,因着这种蛊,一直是用毒血饲养,能够将它唤醒的便是饲养它的那几中毒血。”

  “是要全部的毒血,还是其中一种就能够将它唤醒?”夜摇光追问。

  “其中一种便可。”

  “若是它一直不被唤醒呢?”夜摇光又问。

  桑·姬朽摇头:“我在先辈的手札上看到过,这位前辈钻研心蛊许多年,他说过心蛊的沉眠期最长只有半年,若是半年之后还没有碰到唤醒它的毒,它会自动苏醒,开始蚕食人的心脏。”

  “咳咳。”夜摇光轻咳一声,“恕我冒昧的问一句,我一直不知道你们为何回去钻研养蛊。”

  “毒可害人亦可救人,蛊也一样。”桑·姬朽笑道,“它可以救人,也可以带给我们利益,更能够保护我们。”

  夜摇光点着头:“你还没有告诉我,这心蛊要怎么破解。”

  “有一个最直接的办法。”桑·姬朽顿了顿才道,“在它尚在沉眠期之时,划破心脏将它取出来。”

  “划破心脏……”夜摇光倒是觉得没什么,就是后世做个心脏手术而已,但是夜摇光觉得克松肯定不会同意,在他们看来心都划破了哪里还能够活?而且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完成的事情,克松也未必能够为他们争取到这个时间。

  “可还有其他法子?”温亭湛也不太赞同这个办法,除非是别无他法。

  “那就得知晓它是被喂了那几中毒?与之相克的毒或者药,在它沉眠期的时候就将它一点点给杀死,这是最温柔的法子。”桑·姬朽又道。

  “这个法子好是好……”夜摇光听了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桑·姬朽,“好你个狡猾的女人,拐着弯子让我们帮你追查苗族的叛徒,到时候你可以带着他们会寨子里,怎么也能够将功抵些过。”

  “不然,我怎会千里迢迢的就跑到贵府上呢?”桑·姬朽也是大放的承认,“但若是夫人要用第一种法子我也是全力配合,其实夫人乃是五行修炼者,这心用五行之气护着,加上夫人出神入化的太乙针,只要夫人愿意,划一刀和没有划并无区别。”

  “你说的没错。”夜摇光却皱眉道,“这法子的确简单省事儿,但是用这种法子将蛊虫给取出来,只怕会惊动下蛊之人。”

  “这是必然。”桑·姬朽点头。

  夜摇光看着温亭湛,这样一来黄坚也会惊醒,从而改变计划,她知道温亭湛已经不想和黄坚耗时间,这一次一定要一举将黄坚给解决,将南久王给揪出来。

  “而且黄坚的背后还牵着一个用蛊高手,和你们苗寨渊源颇深,若是不出了,只怕也是后患无穷。”夜摇光思忖了片刻道,“我先试试看,能不能寻到那人,若是实在不能,再用第一种法子便是。”

  “既然你要寻苗寨的叛徒,那我就先留下来。”桑·姬朽顺势道。

  “不胜荣幸。”夜摇光对蛊根本不擅长,既然黄坚身边有这样一个人,那还是提防些好,谁知道黄坚会不会用蛊来对付他们,有些蛊修炼之人都是察觉不到的,有桑·姬朽留在这里,夜摇光也觉得挺好的,至少能够以防万一。

  而且桑·姬朽体内的母蛊已经死了,苗寨的人不论是叛徒也好,是苗寨族母派来的人也罢,都寻不到她的踪迹,也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最重要的是,桑·姬朽留在了这里,夜摇光就能够每日为她轻微的行一次针,缓慢的调节她的身体,也用不了得到半年之后一次性耗费大量的修为。

  于是温亭湛和夜摇光就多了一件事,那就是查黄坚背后那个苗寨的叛徒,不过查了半个月也没有头绪,单久辞大婚,温亭湛和夜摇光还是托人送了一份厚礼。

  单久辞大婚没有多久,还未到七月的时候,夜摇光见到了满身狼狈的关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