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69章 参加蒙古宴会
  “摇摇这是在安慰为夫么?”他低低沉沉蕴含着磁性的声音,随同他轻呼含着他浓烈气息的热气扑在她的耳畔,让夜摇光浑身一麻。

  夜摇光还来不及开口,他细细密密的吻就从她细长白皙的脖子落了下来,在她大脑一片空白之中,她被他推到,压在扑在地上厚厚的绒毯上

  草原上的初夏依然寒凉,却侵不了毡帐内的火热缠绵。

  接下来的两日,温亭湛依然带着夜摇光在漠北的草原上纵情高歌,留下无数的美好瞬间与不尽的欢声笑语,连续玩了三四日,夜摇光终于尽兴。

  站在翠绿的草坪之上,看着雄鹰在天空之中盘旋,夜摇光问道:“你就是带着我来玩的么?”

  “玩的不开心么?”温亭湛站在她的身后,看着穿了一袭嫩绿色长裙的她,仿佛要和草原融为一体,眉眼俱是一片柔情。

  “开心,不过我已经玩够了,你若是没有旁的事,我们回去吧。”她想儿子了,宣开阳由着乾阳带着会洛阳,算算日子今日已经回来。

  “有夫君在身边不够么?”看着夜摇光望着蓝天,那双水点桃花一般莹润的双眸,温亭湛就知道她心中所想,不由有些吃味,上前将她揽在怀里。

  轻轻笑出声,夜摇光侧首看着温亭湛,用脸蹭了蹭他:“你呀,总是这般孩子气。明年开阳就要下场考试了,以后就得住在书院,你我整日可见,你还和儿子计较这些。于子女而言,子欲养而亲不在是一大痛于父母而言,我们想和孩子亲密无间,孩子却已经到了展翅高飞的年纪,又何尝不是件悲伤的事儿?”

  说着夜摇光转过身,面对着温亭湛,圈住他紧窄的腰身:“你是我的永远不可替代,你在我身边我无忧欢乐,才会思念我们的孩子。若是我和孩子在一起,便没有心思去思念你,因为没有在身侧的每一瞬都是一种苦熬。”

  这样的话成功的取悦了温亭湛,温亭湛轻轻的抱着夜摇光,草原上的风卷着淡淡的绿草想袭来,吹飞了他们的头发和衣襟,蔚蓝的天空,一望无尽的原野,远方直入天际的高山,似从天边翻滚而来的白云,都成了他们的陪衬。

  “再等一日,我们便回去。”

  夜摇光好奇为何要等一日,难道是因为黄坚还没有离开的缘故?到了晚间,夜摇光再一次见到了克松台吉,克松一来,温亭湛就对夜摇光道:“我们换个妆容,随台吉去参加晚宴。”

  夜摇光什么都没有问,就和温亭湛乔装了一番,打扮成了两个蒙古人的模样,温亭湛也将他偏白的肌肤化成了古铜色,夜摇光将眼眸画的深邃一些,穿上了蒙古服,还真是有模有样。

  “哟,哪里来的俏郎君?”夜摇光痞里痞气的两指捏着温亭湛的下巴。

  “姑娘是想和我敖包相会?”温亭湛的嗓音也变了,不再是那种清润温雅,而是多了几分力度和豪迈,就连夜摇光都竖大拇指,“不错不错,我都听不出真假,黄坚肯定也听不出来。”

  夜摇光没有想到黄坚竟然光明正大的站到了蒙古可汗的面前,不过时值休假。黄坚以善心为由来了蒙古,坦坦荡荡的亮了身份,蒙古可汗自然是要设宴招待,夜摇光和温亭湛就是去参加这个宴会。

  宴会是露天的,但很是隆重,载歌载舞自不必说,案几上的吃食更是野味珍馐无数,出席了大半的蒙古的首领,这些人上次夜摇光见过,黄坚是贵客,坐在了蒙古可汗的下首方,和几个王子持平。

  夜摇光和温亭湛进入了会场,就远远的落座,是克松台吉带来,虽然左右两边的人都不认识,但也没有人去询问什么。落座之后,夜摇光就看到克松走到了前方给可汗行了礼,而后就坐到了属于他的位置。

  “黄坚到底想做什么?”夜摇光有些搞不懂,黄坚这么高调的来了蒙古,这些消息就当真不怕传到兴华帝的耳里?

  “他身为都统,向蒙古购一批好马并不是什么大事儿,只需要上报就行。”温亭湛对夜摇光解释,“他敢这么明目张胆,自然是已经在陛下那里报备,现在正是休沐之期,他作为一个爱马之人,亲自来看看也挑不出错。至于他的目的”温亭湛顿了顿,唇角微微上扬,“自然是助两位台吉一臂之力。”

  “助他们俩一臂之力?”夜摇光借着拿吃食的时候,抬眼看了看克松的两个哥哥。

  温亭湛的手指碰了碰夜摇光的手指,微微的指向蒙古可汗的方向:“你可还记得那日师叔为可汗拔出九眼天珠,他们俩冲进来,险些坏事儿?”

  “若不是他们俩,瘟魔也不会那般轻易的跑了。”提起这事儿,夜摇光就气。

  “正是因此,可汗对他们俩起了疑心。”温亭湛将切好的一片片烤的焦黄的牛肉推到夜摇光的面前,“这一年他们极少能够见到可汗,可汗身边的人更是完全不容他们二人插手。”

  “所以,他们没有机会对可汗下手?”夜摇光算是明白了,她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可汗,发现他看着气色还不错,但眼角的疲态却出卖了他,他现在的身体其实不是很好,克松也说过可汗的身体大不如前,只怕克松的两个哥哥也有所察觉。

  再加上可汗现在越发的疏远他们,他们才会铤而走险。

  “他们要如何对可汗下手?”夜摇光凝眉,总不能就这样直接的行刺可汗。

  温亭湛半晌没有回话,低着头只顾吃的夜摇光不由抬起头,就看到温亭湛用嘴型对她无声的说了一个字:“毒!”

  在这里给蒙古可汗下毒,夜摇光的目光迅速扫向四周,倒出都是欢声笑语,蒙古的首领们都在和黄坚说这话,大多是关于蒙古的马匹和蒙古骑马的技术,澳门赌博网站:蒙古可汗偶尔会说上一句话,克松他们几兄弟基本不开口,这样看似欢快的表面下,竟然隐藏着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