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66章 无功而返
  看着克松隐忍着怒气愤然离开,夜摇光才知晓为何温亭湛前两日对她说,黄坚没有功夫来针对他,原来黄坚比他早一步来了这漠北借兵。

  “你是怎么把黄坚引到了漠北来?”夜摇光有些想不明白,黄坚自己手中的兵马已经不少,他引了蒙古铁骑,那就是多了一个人来分一杯羹,也不啻于是与虎谋皮,黄坚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我去了一趟吐蕃。”温亭湛莞尔。

  “嗯?”他们一块儿去了一趟吐蕃,这件事只怕在他们回来之后已经传到了南久王那里,澳门赌博网站:南久王应该会把这件事告诉黄坚,只不过他们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温亭湛已经从吐蕃回来,抓不到证据,也错失了给温亭湛使绊子的最佳时机。

  “我无功而返。”温亭湛轻声又添了一句话。

  “无功而返……”夜摇光咀嚼着这四个字,旋即恍然大悟,“这是黄坚的危机感。”

  温亭湛有多么难以对付,有多么狡诈,有多少手腕,黄坚比任何人都深有体会,温亭湛亲自去了一趟吐蕃,却无功而返,这表明什么?这表明南久王在吐蕃已经到了一手遮天的地步。

  黄坚和南久王合谋,其实明面上出力最多的一直是黄坚,南久王隐藏在暗处,可进可退,而且南久王怎么着都是兴华帝的亲弟弟,他才是那个外人。他们俩若是举事成功,南久王如此强大的势力,黄坚费尽心机不也就是从一个主子换了另外一个主子,还是得在萧家人面前卑躬屈膝,他这一趟岂不是白折腾?

  所以,他需要后盾,需要和威胁南久王的筹码,需要和南久王分庭抗礼的实力,南久王有吐蕃,那他就拽住蒙古,没有到撕破脸的时候,自然是齐心协力,到了撕破脸的时候,就各有依仗。

  难怪温亭湛去了吐蕃就没有接触过吐蕃的官员,只去了直贡寺,但直贡寺的且仁大师的的确确有影响吐蕃军政的能力,这一点毋庸置疑,可就连方外之人的且仁大师都让温亭湛一无所获,这就更加震撼了黄坚,让他进一步明白了南久王的势力。

  而且黄坚在兴华帝的阅兵宴上出了纰漏,被温亭湛夺走了政权,这一点只怕南久王会很恼火,前脚让黄坚吃了大亏的温亭湛,后脚在吐蕃被南久王扳下一城,南久王就算再沉稳低调,也少不得要拿两件事来作比较打压一番黄坚。

  如此一来,黄坚的危机感就会更深,他才会走上温亭湛预定好的漠北之路。

  “黄坚还有一重用意。”温亭湛走上前,低着头牵起夜摇光的手,“用蒙古大军来举事,他也如南久王一般可进可退,见势不对就能黑白颠倒。”

  这个反以蒙古大军入侵来造,黄坚他可以在平反的英雄和造反的枭雄之间自由切换,什么情势对他有利他就站在那一边,他会认为这是他的不败之局,同时他也可以用此举来试探出陛下和南久王的态度。

  “果然老奸巨猾。”夜摇光深感她不是玩政治的料,抬眼看着温亭湛,“那你呢,你打算让黄坚成为什么人?”

  夜摇光记得温亭湛想要黄彦柏留在青海,如果黄坚是造反的人,就算黄彦柏是大义灭亲的人,只怕最多也就是功过相抵,祸及不了黄家九族满门。

  “让他英勇牺牲吧。”温亭湛轻叹一口气,“为了青海此后二十多年的安宁,让他成为一个壮烈牺牲的英雄又如何呢?”

  “就像浙江布政使。”夜摇光又想到了这一茬,其实历史上有多少功勋烈士是名不副实,又有多少大奸大恶之人是含冤莫白,是非对错,深究起来许多美丽的浮华之下都是腐烂的白骨,有时候为了长久之计,不得不颠倒黑白。

  “我只是尽量少的不让战火蔓延,让无辜的百姓遭受灾难。”温亭湛将夜摇光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虚名罢了,无愧于心便好。”

  要让黄坚遗臭万年,他有很多种办法,但这些办法都是建立在青海、吐蕃、云南、北漠四地的杀伐之下,需要用无数的鲜血来证明黄坚的黑,若是他没有遇上夜摇光,没有受夜摇光所影响,也许他不会在意那些不能自保的柔弱牺牲者。但是现在不同,不过一个名头,就可以兵不见血刃,他又何乐而不为?

  “那你到底要如何做?”夜摇光想不明白,觉得很乱,脑子里没有一条清晰的路线,完全不明白温亭湛要如何操控这个局。

  “你只管看便是。”温亭湛牵了夜摇光的手,“我们去骑马。”

  北漠的草原广阔富辽,四月初夏更是绿草如毯,在这样一望无尽的草原之上纵马绝对是一种极致的享受。温亭湛没有骑着雪驰而来,而是在当地的游牧民手中挑了两匹马儿,一匹黑色一匹白色。

  恰好今日他着了一袭精致的黑袍上面绣着精美的白兰花,而夜摇光着了和他同款一身雪白的罗裙腰间袖口衣领绣了大气的墨兰花,夫妻两这样一黑一白的骑着马儿在蔚蓝的天空之下,形成了一道绝美靓丽的风景。

  两人酣畅淋漓的跑了一个时辰,才牵着马,牵着走,从柔软的草地绕着金光粼粼的小河,披着夕阳的余晖缓步走了回来。恰好今晚他们所住的游牧民邀了亲朋好友举行了篝火晚会,夜摇光也兴致勃勃的拉着温亭湛去。吃着他们的烤羊肉,喝着他们的马奶酒,听着他们美丽的姑娘唱着高吭清丽的歌谣。愉快的度过了他们第二次入漠北的第一个夜晚。

  翌日,温亭湛依然带着夜摇光骑着那两匹马去了漠北的城镇,夜摇光很有兴致的给她和温亭湛买了几套蒙古服,一整日都在城镇游玩的两人,是彻底的将蒙古的美食尝了个遍,很多传统的手艺是夜摇光前辈子去了蒙古也没有吃到。

  一直到了晚间他们才回去,回到他们的毡帐,夜摇光就看到托着腮坐在帐的里的曹布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