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52章 死的干净
  关家这样的夫家只怕很难再出现第二个,澳门赌博网站:但是她记得她临行前,雷婷婷对她说的话:“姐姐,若是、若是关家再来提亲,求你帮我回绝了。”

  “决定了?”

  “决定了。”

  “绝不后悔?”

  “绝不后悔!”

  关大太太早就已经把雷婷婷定位儿媳妇,雷婷婷还是傻子的时候就如此,只怕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关昭要沦为一场笑话,连带的关家的名声也要受损。但是关大太太一句重话都没说,夜摇光反而心里有些愧疚。

  不过雷婷婷也没有错,她不是怨怪,而是放不下心中的这个结。与其勉强自己和关昭在一起,而折磨自己也折磨关昭,不如忍痛放手,只能是这两个孩子在错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

  送走了关昭母子,夜摇光用了午膳,休息了会儿,又看了会儿她的小荷花,逗了会儿宜芳的女儿,然后回房给温亭湛做衣裳,一晃时间就到了黄昏,夜摇光兴致来了又亲自去下厨,才刚刚做好,就听到了萧士睿的声音:“我就说,这个时辰赶来,准有口福。”

  萧士睿不是一个人来,而是带着喻清袭和尚玉嫣两个人。夜摇光看着他左右两个女人,都有些头大,就不知道这厮怎么就笑得这般潇洒轻松。

  “去等着吧,我再做两道菜。”原本就没有规划他们,夜摇光只做了一个人的饭菜,这会儿就不得不多加几个。

  好在厨房里虽然没有田嫂子,但是下人还是不少,人多没有一会儿五菜一汤就做好了,菜端到桌子上,萧士睿也不在乎形象,就伸手去抓,喻清袭倒是见怪不怪,萧士睿在夜摇光这里就是这样无拘无束惯了,倒是把尚玉嫣惊了一下。

  夜摇光眼疾手快的用筷子将他的爪子狠狠的敲了一下:“手多脏?去净手。”

  萧士睿这才去丫鬟端上来的水盆里面洗了手,然后迅速的坐回来提起筷子:“已经许久没有尝到摇姐姐的手艺,我已经迫不及待。”

  说完就夹了菜往嘴里塞。

  夜摇光摇了摇头,才将炖好的两盅汤推到喻清袭和尚玉嫣面前:“这汤对胎儿好,没有孩子也美容养颜。”

  “摇姐姐,你偏心眼,我呢?”萧士睿吞了菜嗷嗷叫着。

  “没有,吃了你的菜!”夜摇光很无情的拒绝,然后不理他就开始吃饭。

  萧士睿就眼巴巴的看着喻清袭,喻清袭冲着她明媚一笑,然后就端起夜摇光用冷水镇的汤盅,不冷不热,正好可以下口,喻清袭抬起来就大口大口好爽的喝光,然后将空的汤盅往桌上一放。萧士睿顿时一脸不愉的看向尚玉嫣,尚玉嫣倒是在小口小口的喝,但是她始终低着头,愣是不看萧士睿一眼。

  “咳咳咳!”萧士睿见此假意咳嗽了几声。

  尚玉嫣抬起头看着萧士睿:“殿下伤寒了么?”

  夜摇光很不厚道的笑了:“行了你,那是滋阴补血气的汤,你一个大男人馋什么,这么多的菜搁着都凉了。”

  萧士睿这才脸色好看,然后觉得不理会他这两个没有眼色的大小老婆,专注的吃饭,化悲愤为食欲。

  吃完饭之后,夜摇光做了萧士睿最爱吃的甜品让下人端上来,萧士睿这才觉得自己被重视,脸上重新有了笑意:“果然摇姐姐还是心疼我。”

  “别得意,既然专程来寻了我,说吧到底查到了什么?”夜摇光坐在树藤架下问。

  提到这事儿,喻清袭的脸色微变,她对夜摇光道:“灼华姐姐,这事儿是我家里出了白眼狼……”

  夜摇光诧异的看着喻清袭,竟然没有想到指使牛家人的竟然是喻清袭的堂妹一家,主谋是喻老爷的嫡次子。原来喻清袭的父亲不但可以继承家业,而且也是个有本事的人,喻清袭的二叔没有能耐,又受不住夫人的煽风点火,才会行了这档子事,也不知道谁传出去,喻清袭这是一胎男孩,喻清袭的二叔就想着将喻清袭给害了,到时候去母留子,孩子幼小,陛下为着萧士睿考虑,为着萧士睿的嫡长子考虑,也不得不从喻家再嫁个女儿做萧士睿的填房,所以用了这样迂回的缓慢的办法对付喻清袭。

  “这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夜摇光听完不由狠狠的剜了萧士睿一眼,“都是你招惹的祸。”

  “摇姐姐,我冤枉啊,怎么就成了我的过错?”萧士睿懵了。

  “你难道没有错?”夜摇光挑眉。

  “我……”对上夜摇光意味深长的目光,萧士睿决定低头,“有。”

  夜摇光满意了,就看向喻清袭:“这件事本是你们喻家的家事,家丑不可外扬,我想你祖父定然想要私下秘密解决,可我想要问一问你二叔,那东西他到底是如何得到。”

  这下连萧士睿脸上的笑意也都收敛:“摇姐姐,素微的二叔午间已经服毒自尽。”

  “这么快?”夜摇光皱眉。

  “是我打草惊蛇了。”一直没有开口的尚玉嫣开口道,“昨儿殿下将此事吩咐给我,我便派人查了牛姨娘以往和什么人交好,牛家最近都和什么人有来往,这才查到了喻二姑娘头上,恰好今日喻二姑娘来了府邸看望太孙妃,我便派人盯着她,这喻二姑娘身边被放了人,我的人漏了马脚。”

  所以喻二姑娘回去就将这件事告诉了喻二爷。

  “喻二爷当真是服毒自尽?”夜摇光有些不信,一个游手好闲的人,又生在富贵乡,哪里有骨气自尽,按照夜摇光的推测,喻二爷应该和盘托出去求喻老爷,虎毒不食子,喻老爷再气,也不可能杀了自尽的儿子。

  “是服毒自尽。”萧士睿很肯定的告诉夜摇光。

  “我想去看看喻二爷的尸身。”夜摇光提出这个要求。

  “我和素微来,便是想陪摇姐姐去一趟。”萧士睿点头。

  夜摇光跟着萧士睿和喻清袭去了喻家,很顺利的看到了喻二爷的尸身,死的太干净,干净的喻二爷才死了几个时辰,神魂就已经散的一干二净。

  “他应该是被人施了术而服毒自尽,死的时候凶手在场,顺带超度了他的神魂。”夜摇光叹气,线索一下子都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