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48章 小人术
  夜摇光和喻清袭搀扶着太子妃进了东宫,澳门赌博网站:喻清袭和太子妃都围着她问这两年的经历,夜摇光挑着能够对他们说的说了一遍。

  “孩子可好?”太子妃忽而问道。

  夜摇光一怔,旋即明白太子妃问的是广明,她莞尔一笑:“劳娘娘记挂,广明他很好,我几个月前才去看了他,白白胖胖开始吐泡泡……”

  太子妃认真的看着夜摇光的反应,发现她没有强颜欢笑才欣慰道:“你们还年轻,快再生个。”

  脸微微一红,夜摇光也大方的承认:“是有这个打算。”

  “既然有这个打算,灼华姐姐是怎么舍得扔下明睿候,千里迢迢的独自赶回来?”喻清袭打趣道。

  “我这是为了小阳回来提亲,打算请士睿出面,给我抬抬脸。”夜摇光将乾阳和褚绯颖的事情对婆媳二人说了一遍。

  “这事儿褚帝师竟然应允了?”太子妃都有些诧异,两者之间的身份尤为悬殊,但如果褚帝师没有私下但因,她相信夜摇光不会跑来请萧士睿。

  “帝师答应了。”夜摇光颔首笑道。

  略一想,太子妃也算是明白,不由赞叹钦佩:“帝师是个难得之人。”

  温亭湛走了的这两年,褚帝师都很少进宫,除非陛下召见,聂中书令去世,已经没有人的威望能够制衡褚帝师,褚帝师自己也就以年迈为由,连平日里以往得意门生的宴会都极少再出面,褚家的人更是随着他一起在默默的退。这下又将长房唯一嫡出的女儿低嫁,这不是几个人能够做到的豁达。

  “爷去上朝,陛下进来都是要留爷到晚间,灼华姐姐留在这里我们说说话,我让人去告知爷一声,让他晚上回来用膳。”喻清袭对夜摇光道。

  “好,正好许久没有见,我给你们备了些西宁的产物……”说着,夜摇光就将一份单子给了喻清袭,运到宫里的东西可还需要重重检查,当然也不是没有手脚不干净的从中昧下,虽然夜摇光送的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流程她还走一下。

  喻清袭连忙派人去通知萧士睿,又派人去领夜摇光送来的东西,再派人去通知尚玉嫣,夜摇光来了,让她安排东宫的厨子做些好吃的招待,一直聊到了午间,一块用了午膳,太子妃便回了自己的宫殿,将时间留给喻清袭和夜摇光。

  喻清袭兴致勃勃的拉着夜摇光一道午睡,到了屋子里对夜摇光道:“灼华姐姐,你回来定然是错过了我传给你的信,我近来总是觉得说不好,夜间老感觉榻上有什么在我身上爬,可我已经换了两张床榻,被褥也是拆洗的干干净净。”

  夜摇光的目光落在喻清袭的床榻上,她缓步走近,五行之气萦绕,手臂在床榻上扫了一遍:“没有不干净之物。”

  “爷这几日都陪着我,夜里我们同塌而眠,偏生只有我一人能够感觉到。”喻清袭皱着眉道,“前日爷被陛下留的晚,我早些便歇下,便让流苏陪我一块,也只有我一人能够感觉得到。”

  “那问题便不是出在床榻之上。”夜摇光听后对喻清袭道,“你宽衣转过身,让我看看你的后背。”

  喻清袭就留了两个贴身的侍婢,其他的都挥退,脱了衣裳对着夜摇光露出了光洁的后背,什么都没有。夜摇光蕴含着五行之气的手隔着几寸的距离抚上,也没有摸出任何不妥。

  “好脏啊,好脏啊!”魅魉的声音咋咋呼呼的响起。

  夜摇光一怒,迅速的放下喻清袭的衣裳,将她的后背遮挡住,神识传到她的芥子里:“非礼勿视你可懂!”

  不把魅魉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夜摇光不放心,所以把芥子清理了一下,就把它给扔了进去,没有想到一个不留神,没有用神识锁住它,它竟然偷看人家女人的后背,这对于古代女子多么严重,好在这家伙没有跑出来,喻清袭不知道它的存在,也听不到它的话,否则还不得羞愤欲死?

  “哼,我是感觉到她背上的阴气,才提醒你。”魅魉觉得自己好心被当做驴肝肺,很不爽。

  “哪里有阴气?”夜摇光方才明明用五行之气测探了一番,根本感觉不到。

  “她是被施了小人术。”魅魉轻哼道,“这是一种巫术,承受体是她,但施术并没有施在她的身上,这阴气也只是在写有她生辰八字的小人身上,你这般来探查,自然是探查不到。”

  “小人术?”夜摇光蹙眉,“就是民间的打小人?”

  “大同小异吧。”魅魉懒懒散散的回答,“以其发肤融入羊皮之中,再用羊皮裹上她生辰八字的人偶,将其放在阴煞之处蓄养,这方法虽然迂回,但不漏痕迹,按照她现如今的模样,这术施了不足一月。”

  “对她的胎儿可有影响?”夜摇光担忧,如果孩子受了害,只怕喻清袭要崩溃。

  “她既然说只感觉到背部不适,那就应当还没有渗透她的体内。”魅魉推测道,“这小人术就是见效慢,害一个人没有一年半载成不了事。”

  是谁要害喻清袭,用这样缓慢的办法?夜摇光陷入了沉思。

  “灼华姐姐,你在想什么?”听不到夜摇光和魅魉的神识交流,看着夜摇光一直凝眉思忖的模样,好一会儿穿好衣裳的喻清袭才转身问道。

  “我在想你到底是因何而不适。”夜摇光并没有将小人术告诉喻清袭,虽然她现在坐胎已经稳了,但是夜摇光觉得能够不惊动她解决,就不惊动她,况且这种巫术就算她知道了,除了瞎担心以外也是防不胜防,“我琢磨一会儿,你睡会儿。”

  “灼华姐姐不午休么?”喻清袭可是记得夜摇光有这个习惯。

  “不了,我去外面走走,看看你的寝宫。”夜摇光拒绝道。

  “那就有劳灼华姐姐。”喻清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她也想快点知道是不是寝殿的风水不好的缘故,毕竟怀着身子,只能劳烦夜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