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38章 他们的故事
  夜摇光却不理会她的怒火,而是目光落在温亭湛的身上,唇角缓缓的舒展:“曾经,我遇上了一个待我极好的男子,一个为了我连性命都不要的男子,他总说他对我有情,我从来也不信,可我虽然不信他对我有情,但我却信他不会害我。可就是这般我信任重视的人,利用了我,最后害得唯一待我好的哥哥被抽骨,生不如死,为了让他结束痛苦,我亲手了解他的生命……”

  “摇摇……”温亭湛的心口蓦然一疼。

  他一直知晓夜摇光有过去,他也一直想知道夜摇光的过去,但他知道那是不能言说的伤痛,所以从未问及,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残酷,他上前不顾桃黛在场,将她揽入怀中,低声的安慰着他:“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是,都过去了,我现在有你。”夜摇光唇角微扬,“我能够直面伤口,是因为我有你了这一剂最好的良药。”

  “后来呢?”桃黛目光紧盯着夜摇光。

  “后来……”夜摇光轻笑,“后来我发了疯的去寻他,拼尽了我所有之力将他给杀了,他有爹娘,有师傅,有兄妹,但我不曾牵连任何一个人,因为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

  “斩草不除根,你不怕后患无穷?”桃黛讥诮的看着夜摇光。

  “害怕被报复,我就不会去杀他,而是忘了我承受的痛苦,冷漠的龟缩起来,当做什么都不曾发生。”夜摇光淡淡的看着桃黛,“杀了他的亲人,他的师傅还有同门,还有挚友,他的爹娘还有族亲,兄妹也还有倾慕之人,杀得完么?”

  “那是你无能!”桃黛轻蔑道。

  “你有能,你已经是修真界至高的存在,不也落到了今日的地步。”夜摇光反唇相讥,“在我看来,便是天域第一人,也未必没有落魄的一日。实力是尊严没错,但实力却不是肆意妄为,藐视其他生命的权利,当你成为天域第一人,而所有生灵都仇视你,你要诛灭这天下所有的生灵么?然后无穷天域,就你一个生灵活着,这就是你所谓的有能耐么?”

  “歪理!”桃黛反驳不了夜摇光的话,便冷嗤道。

  “是歪理,还是正理,我无心与你辩驳。”夜摇光淡声道,“我还是那句话,实力不是肆意妄为决定弱小者生死存亡的权利,这涉及到品格。你和且仁大师有多少恩怨,都是你们的事儿。若是且仁大师带给你失去至亲的沉痛,你因此而怨恨,意难平。那么你现在所作所为不就是将你所不欲强施展在无辜的百姓身上,你这样和让你伤痛的人有何分别?你自己尚且如此,技不如人就该认命,那你凭什么恨?凭什么怪?你不觉得可笑么?”

  “你知道什么!”桃黛目光犀利的看着夜摇光。

  “我什么都不知道。”夜摇光摇头,“我只是在猜测,且仁大师对你的容忍,那是心中有愧,但不涉及男女之情,若且仁大师破了色戒,他不可能有今时今日,既然没有有负于你,那定然是牵连了你,让你曾经惨痛失去过生命之重。而你对且仁大师有情,却不是个疯女人,紧紧只是且仁大师对你的情视而不见,不足以让你因爱生恨到如此执念的地步,如果你的心胸只有这么大,你不可能有如此修为。因此,我才猜测你和且仁大师之间只怕有一个跨不过去的坎。这个坎让且仁大师愧疚,让你对且仁大师爱不能,恨不全。”

  托有个穿透人心的好老公之福,夜摇光和温亭湛待在一起久了,纵使她前世不是个爱动脑子的人,但是渐渐的有些事好似不需要多想就能够跃然而出,这样应该是近朱者赤,她也无形之中变得越来越聪明。

  桃黛比刚才还要狼狈的别过头,她浑身的气息不稳,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复杂难言,又似乎在极力的隐忍什么,拳头捏的咯吱咯吱的响。

  冷风徐徐的吹,将天空上不知何时遮挡住寒月的云吹散,幽亮的月华投射下来,才将桃黛浑身躁动的气息冷却下去,许久桃黛才开口:“你说的没错,我与他之间,隔着的是我爹娘的性命……”

  桃黛其实今年已经三百岁,她的爹娘都是桃树精,不知何时在直贡寺成长,后来发芽后来得灵修炼,她的爹娘都守着这一方土地,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因为灵修天生就知道,只要它们不犯下杀孽,任何人对他们下毒手,都得付出惨痛的代价,就为了这个它们也是干干净净的修炼。

  桃黛的爹娘亲眼看到直贡寺盖起来,后来辗转几任主持,直贡寺要扩建,她爹娘所在的领地恰好在扩建的范围内,但是主持大师是个慈悲之人,已经看出了她爹娘有灵,不忍加害,于是就将她的爹娘给移植到了直贡寺的后院。

  因为心中有愧,强占了她爹娘生根之处,主持大师每日都会在她的爹娘树下参禅,她的爹娘也因此得到了佛法的洗礼,加快了修炼化为人形最后结成连理。在很长一段时间,桃黛的爹娘受直贡寺主持大师的庇护,没有人敢轻易打主意。活得很是欢快,后来有了桃黛的降生。

  直贡寺的僧人都知道他们的后上住着一家树精是灵修,桃黛从小就被爹娘叮嘱不能离开直贡寺的范围,否则会有性命之忧,可她到底是孩子心性,又不同爹娘经历了风吹雨打。因为沐浴佛法而生,又有爹娘不惜给予五十年的修为,她才出生五十年就化了人形,可谓得天独厚。

  从总角到垂发,桃黛都经常在直贡寺溜来溜去,不论是且仁的老师祖,还是且仁的师祖,都对他们一家三口格外的宽容,直贡寺任由他们来去,就连且仁的师傅对他们一家三口也是格外的优待,原本他们一家三口这样抱着大腿,顺顺利利的修炼飞升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一切都因为且仁的出现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