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35章 湛哥接纳(求月票)
  “为何不会?”

  夜摇光双手捧着他的脸,澳门赌博网站:与他四目相对:“因为你是个爱我胜过爱一切的男人。”

  因为爱她,所以知道她很喜欢这两个孩子;因为爱她,所以不会让她为了他的意愿而难过。即便温亭湛当真心里有抵触,但夜摇光相信为着她,他也会接受。

  唇角如盛开的花瓣一般舒展,温亭湛用力一把将夜摇光抱入怀中,他显然是有些激动的,所以没有控制力道,欣慰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摇摇,终于明白了我的心。”

  方才他其实是故意,他给夜摇光太多承诺,对她说了太多的甜言蜜语,他觉着他来说,不如她用心去明白,亲口说出来,这证明他所有的行动已经让她深刻的感受到,这才是最大的意义。

  夜摇光推不开他,也不舍得推开他,而是拥抱着他:“阿湛,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我知道是一回事,我不能仗着你因为待我好,就当真不顾及你的感受,我问你,是想知道你是当真不介意,还是为了我而不介意。”

  “摇摇我问你。”温亭湛目光温柔的看着她,“何谓轮回转世?”

  “一切生命在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六道之中,生死相续,无有止息。”夜摇光不知道温亭湛这样问的用意,但还是回答,“就像人从一间房子走进另一间房子,不同的是人搬了家还会怀念偶尔记得以前住过的地方。而轮回却是再也想不起前世的种种。”

  “也就是说,我们的孩子就算不是阴胎也有前世对么?”温亭湛又问,“也许他们前世也是阴胎,甚至比阴胎更可怕更不堪。”

  “嗯。”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她和温亭湛算是行善之家,一般他们前世罪孽过深的灵魂是不可能投身到她们家。

  “所以,所谓的阴胎也不过是知道与不知道的区别,你夫君像是个掩耳盗铃的人么?”温亭湛总结道。

  既然孩子都是有前世,只不过是知道他们前世是阴胎而已,就因此就不要他们,嫌恶他们,温亭湛觉着这个因由太牵强,这和宁可娶一个不知道早已经和别人私通的女人,也不愿娶一个寡妇有何区别?

  这两个孩子前世已经足够的可怜,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就投身在没有熬到将他们生下来就不幸身亡的母亲身上,又被亲人误埋在阴绝之地成为了阴胎。若非遇上了夜摇光,他们只怕已经没有了来世,但他们何其无辜?

  成为阴胎非他们能够选择,就好比投身在奴仆之家不能自主一样,凭什么他们就要受到异样的目光呢?

  “我就知道,就知道我的阿湛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好男人。”夜摇光这才如释重负的扑入温亭湛的怀里。

  有些人很浅显的道理却看不明白,他们宁可接受一个内里肮脏但是表面光鲜亮丽的人,也不愿意接受一个曾经掉入泥潭,但内心纯净的人。但这是人之常情,虽然夜摇光不赞同,却也不能去指责,人都是感官动物,就好比她自己虽然不嫌弃丑的,但是美的也忍不住多看两眼是一个道理。

  其实她没有告诉温亭湛,如果温亭湛仅仅只是为了顾及她的感受而接纳这两个孩子,她会选择狠心一次,因为这世间再没有什么比温亭湛在她心中来的重要。

  “你快传信给陌大哥,让陌大哥赠我一盒聚灵丹。”不然两个小可爱,在她这里只怕凝聚不了多久,都已经拖了两次梦给她了。

  温亭湛的目光变得格外的幽深,一把将玩着魅魉夜明珠的金子连同魅魉给扔出马车,轻轻的吻上她敏感的唇:“我觉着,比起聚灵丹,我努力一些更重要……”

  “你做什么,我们在马车上!”夜摇光压低声音,一把拍掉温亭湛作乱的手。

  “摇摇可以用五行之气隔绝……”

  “!!”

  最终夜摇光自然是拗不过温亭湛的温柔攻势,让某腹黑狼得偿所愿……

  夜摇光和温亭湛是坐马车直接打道回府,不在吐蕃停留,温亭湛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趁着现在才初八,还有七日才上衙,人又多,所以温亭湛打算趁机带着夜摇光感受一番沿途的风景,也带着宣开阳多长些见识。

  因着夜摇光和温亭湛贪欢的缘故,他们不得不提前在一个小镇的客栈投宿,夜摇光是累极沉睡之后被温亭湛抱着下的马车。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想到下午在马车上的种种,夜摇光就恨不能撞头,看着春风得意的温亭湛,就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非要挑点刺心里才舒服,可奈何温亭湛就是个面面俱到的人,即便温亭湛看透了小妻子的心里,故意犯些错给夜摇光借题发挥,但越是如此夜摇光越觉得没趣。

  吃了饭之后,看着已经月中天,夜摇光豁然站起身:“我要去赏月!”

  反正她已经睡饱了,让这个不正经的家伙满脑子少儿不宜的思想,她要晚上把他折腾一番,明天他才会在马车上规矩补眠,夜摇光可不想某个人食髓知味,古代版的车震,她昏头一次就够了!

  “好,我陪摇摇去赏月。”温亭湛非常好脾气的答应。

  虽然夜深人静,但以防万一,不引起偶尔几只夜猫子的异样眼光,夜摇光还是披上了厚重的披风,和温亭湛一块迎着寒风走出了客栈。这里是个小镇,四周都是山野,夜摇光没有狠心的拉着温亭湛去深夜爬山,也就是在客栈外的亭子里坐了会儿,也不想和温亭湛说话,而是看着月亮发了一会儿呆。

  就在她正准备回去的时候,耳里传来一声怦然炸响,抬眼就看到远传的山峦上有力量在波动。

  温亭湛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什么也没有看到:“怎么了,摇摇?”

  “有修炼生灵在斗法。”夜摇光打个哈欠,她不打算多管闲事,正要转身,一条缠着花的树藤飞掠过她的眼角,她迅速定眼一看,“是且仁大师的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