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31章 天一居
  拖着疲倦的身体,夜摇光起身下榻,洗漱之后她的精神状态才好一点,为了不让温亭湛担心,夜摇光也不想摆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便将梦境抛之脑后。

  夜摇光和温亭湛决定在直贡寺在留一日,他们这一日也没有去打扰且仁,而是有赤列休带着接着游历直贡寺剩下的地方,包括直贡寺外的风景,都没有再提及关于朝堂的事情,吐蕃的事情,好似变成了几个纯粹的游客。

  只不过是由主持和主持大弟子亲自招待的高级游客。

  到了晚间他们依然留宿在直贡寺,也许是因为白日里的轻松愉快,夜摇光这一夜好眠到天亮,遂将那梦境彻底的忘怀。

  夜摇光和温亭湛没有打算在直贡寺逗留多久,打算这一日就去辞行,卫茁却浑身是伤的被人送到了直贡寺。

  看着卫茁的伤势,夜摇光和温亭湛都是骇了一跳,筋脉受损,很严重的内伤。夜摇光迅速的用五行太乙神针给他修复筋脉,温亭湛才探脉之后给他开了药方调理。

  等到温亭湛去看卫荆的时候,夜摇光在院子里招待送卫茁回来的人。

  一个女人。

  一个浑身杀气的女人。

  这个冷冽的站在一个地方,好似眼睛可以永远不眨的女人,是个杀手。

  但是夜摇光却知道,她不是温亭湛的人,因为她对温亭湛的态度很冷漠。

  “多谢姑娘救了卫茁。”夜摇光先开口道谢。

  “他没死?”这姑娘开口说话的声音也是冰冷的比一月的寒风更甚。

  “没死。”

  “还清。”这姑娘扔下两个字,就转身走了。

  夜摇光看着她迅速消失不见的身影,也没有出口挽留,而是转身回了屋子,问着温亭湛:“你是不是让卫茁去拦截南久王之人?”

  “嗯。”温亭湛轻声应道。

  “这南久王果然不一般,手下还有这样厉害之人。”卫茁的功夫,若非比温亭湛小几岁,且温亭湛有龙涎液淬体,只怕温亭湛都不是他的对手。

  “从他身上的伤口来看,他应该被至少六个人围杀。”温亭湛沉眸道。

  是不是同一个人,可以根据伤人的手法,和兵器来推断。

  “原来如此。”夜摇光倒是没有注意卫茁的外伤,她只负责内伤,况且卫茁有些地方伤的**,她也不好去检查,她看了看依然昏睡的卫茁,“消息没有拦住”

  “要等卫茁醒来才知道有没有拦下。”温亭湛平淡的说道。

  对温亭湛了解甚深的夜摇光,看他这副模样,就知道十有**是拦下了,也就没有再多问,卫茁的伤不能现在就移动,得养两天,因此夜摇光和温亭湛决定在直贡寺多呆二日。

  卫茁是在第二日醒来,吃了些流食喝了药,有些精气神之后才对温亭湛道:“侯爷,幸不辱命。”

  “你辛苦了,好生歇着,你受的伤我会加倍为你讨回来。”温亭湛伸手拍了拍卫茁没有受伤的肩膀。

  “是个姑娘将你送回来。”夜摇光不想气氛这样凝重,于是颇为挪揄的看着卫茁,“一个漂亮又武功高强的姑娘。”

  “沐冷,天一居的皇牌杀手。”卫茁一本正经的对夜摇光道。

  “天一居?”这个词很陌生。

  “江湖上最有名的暗杀组织。”温亭湛向夜摇光解释,“这个地方囊括了整个天下半数武学高手,其幕后之人不知是谁,他们没有固定的交易之地,也没有所谓的接头人,传言天一居之人无处不在,只要出得起价码,在家中挂一盏红灯笼,写上天一居三个字,自然会有人最快寻上门。”

  “这组织不错哎。”夜摇光目光一亮,这样的接单方式真是别具一格,既不会泄露雇主,也不会泄露杀手信息,“这样看来,他们组织里有轻功了得之人。”

  不然怎么能够这么不漏痕迹的接单,又不让人跟上?

  “天一居已经闻名一百年之久,不是没有人恨他们惧他们,但天一居有一批影杀。”温亭湛眼中难得透着点兴意,“但凡密谋想要对付他们的人,还没有动手,人先身首异处,几次之后,也就没人敢再寻衅。”

  “咦,你怎么对天一居这般了解?”夜摇光审视的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唇角的笑意扩大。

  “有人买天一居的杀手杀侯爷。”温亭湛没有开口,卫茁却替他回答。

  “什么?”夜摇光顿时一怒,豁然站起身,“谁他娘的活腻了?”

  温亭湛扫了卫茁一眼:“摇摇息怒,天一居的人很知趣,特意来告知这单子他们没有接。”

  “算他们识趣。”夜摇光这才脸色好点,“这是何时的事儿?”

  温亭湛竟然从来没有提及过。

  “你第二次去凤翔府的事儿。”温亭湛轻叹道,“因着他们是来提醒一声,这等事我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们为何不接单?”夜摇光不解,这是砸招牌的事情。

  “出不起价。”卫茁回。

  “出不起价?”夜摇光错愕。

  “我说过天一居的人很知趣。”温亭湛解释道。

  夜摇光瞬间了悟,合着天一居的人不知道为何不愿和温亭湛对上,所以提了个对方给不起的天价,这样既不用得罪温亭湛,也不需要砸招牌。不是他们不愿不敢杀,是你们给不起钱而已。

  夜摇光翻了个白眼,吩咐卫茁好生歇息,琢磨着她要不要点个天一居的红灯,把人给引出来,查查他们的老底。

  卫茁养了两日,夜摇光他们便辞行,且仁大师没有挽留他们。

  “大师,我有一物相赠。”温亭湛临走前,将一个小木盒放在了且仁大师的面前。

  等到夜摇光和温亭湛等人走了许久,且仁才伸手将木盒拉开,里面是一株这个时候不应该存在的艳丽桃花。

  风吹来,阵阵花香萦绕。

  且仁古井无波的眼眸微动,他的耳边似乎响起了久违的声音。

  “小和尚,我美么?”

  “小和尚,你为何要修道,修道多无趣。”

  “小和尚,你看看我,我比你的道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