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30章 奇异的梦境
  “所以,澳门赌博网站:摇摇认为她是散仙?”温亭湛明白了夜摇光的意思,思忖了片刻颔首,“摇摇所想也不无道理,她或许是渡劫失败之人,进入了通天城,如今她修为再达巅峰,一直对且仁大师耿耿于怀,才会不惜元神出窍来了此地,所以她才会遮遮掩掩,暗地里行事。”

  “这只是推测,真相到底如何,无人得知。”夜摇光摇着头。

  “我们不妨明日再去拜会且仁大师。”温亭湛的目光落在那桌子上的桃花上。

  夜摇光想了想点头:“那就早些睡。”

  原本想要早些歇息的夜摇光,却在洗漱完还没有看到魅魉回来,不由将金子踢出去:“去把它抓回来。”

  “师傅就是口是心非,明明说着它最好死在外面,这还不是担心……”金子不满的嘟囔,它也想要睡觉啊,这么晚了,刚刚吃了三锅素斋,这会儿一点都不想动。

  “快快快,我们快逃……”就在金子不情不愿的准备去寻人,结果没有想到,一束幽光瞬间闪进来,不是魅魉是哪个?它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为着夜摇光转悠,“我们现在就走,快,晚了就来不及了!”

  指尖一弹,一张符篆飞跃出去,贴在夜明珠上,定住了夜明珠也定住了魅魉:“你冷静冷静,你见鬼了,瞧你吓成什么模样?”

  “见鬼有什么好怕的?我见到比鬼可怕千万倍的东西,我差点就回不来!”魅魉虽然被夜摇光给定住,但是语气依然掩饰不住的轻颤。

  “你遇到什么?”夜摇光看了温亭湛一眼,不由肃容问道。

  “法力极高,高到轻轻一出手,就险些将我打散,完全不费吹灰之力。”魅魉心有余悸的说道,“她已经发现我,我们快走,我怕她追上来。”

  “你蠢不蠢?”夜摇光翻了个白眼,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魅魉,“她修为既然这样高,要追你,你还能够回得来?还有命在这里废话?再则这里是直贡寺,是且仁的地盘,她若是真的追了,你好命的逃了进来,她现在还没追进来,必然是有所顾忌。这个时候,我和你们逃出去?那不是自投罗网?”

  被夜摇光这样一说,魅魉也算是镇定下来,它觉得夜摇光分析的完全正确,一想到自己方才惊慌失措,魅魉给自己找台阶下:“我这是乍然遇上法力高深之人一时受惊过度而已。”

  夜摇光嗤笑一声,也没有揭它的短,而是将它扔到金子的怀里:“带着它,滚到你的猴窝去。”

  “我不要!”金子嫌弃的一把将魅魉扔出去,然后趁着夜摇光没有发火之前,迅速的跑回自己的猴窝。

  被扔在一边的魅魉觉得自己今天的确是丢人丢到家了,它也不想留在这里自讨没趣,但方才外面浪荡的阴影实在是太重,它还是灰溜溜的跑到了宣开阳的房间,美其名曰是去保护宣开阳。

  夜摇光还不知道它那点小九九,不就是因为宣开阳是她儿子,如果宣开阳遇到什么危险,她拼了命也要救,这才把自己和宣开阳绑在一起。

  “魅魉遇上的只怕就是我们所想之人。”躺在了床榻上,夜摇光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对温亭湛道。

  虽然嘴上对魅魉看不上,魅魉不是那种临危不乱之物,但绝对不是个怂包,当初在赶尸族,阴胎破体,魅魉虽然高喊快走,但其实恶作剧的成分居多,那个时候还能够恶作剧,这证明魅魉其实是不惧阴胎,后来事实也证明它是能够应付两个阴胎,如果不是它那该死的洁癖,认为阴胎的阴气不干净,太脏的话,只怕它三两下就能够将阴胎的阴气吸干净。

  两个阴胎,他们七个人合力才对付得了,也就是魅魉的能力在他们七人之上。这样高的修为,把魅魉吓成这样,见过且仁的魅魉也没有多大反应,答案不言而喻。也许正是因为魅魉所逃回来的路线是直贡寺,所以那个活神仙才放它一马。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温亭湛的手覆盖在夜摇光的眼睛上,“歇息吧。”

  闭上眼睛,夜摇光许久才睡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心事重重的缘故,夜摇光竟然少见了做起了梦,在梦中白雾缭绕,夜摇光看到两个白白胖胖的婴孩,他们向夜摇光伸出手,睁着纯净无暇的眼睛满是渴望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心头一软,不知道为何,就莫名的有种母爱泛滥,她也将手伸向他们,可明明只是抬手的距离,她一伸手,那两个孩子就好似被风吹了好远,她想要去抓,却怎么也抓不到。

  “娘亲……”

  “娘亲……”

  婴孩消失不见,只有那软软糯糯满是孺慕的叫喊声,夜摇光望向四周,全然是白茫茫的一片。

  “娘亲,你不要我们么?”

  “娘亲,你不要我们么?”

  两个孩子一前一后,满是委屈的声音让夜摇光心听着揪了起来,她想张嘴说什么,却说不出话来。

  夜摇光在这种极度的焦虑之中从梦中惊醒,她下意识的就按住小腹。

  “怎么了,摇摇?”温亭湛正好练完武回来,推门就看到夜摇光脸色不好,迅速的跑到她的面前。

  “没事……”夜摇光对温亭湛摇了摇头,“做了个古怪的梦。”

  按理说身为风水师又是修炼者,她基本是梦的绝缘体,她一旦做梦必然是有什么预示,如果是梦见一个孩子,她会想到广明,但明明是两个孩子,而且夜摇光很肯定那两个孩子一个都不是广明,但她的心揪着疼。

  原本差点脱口问温亭湛她是不是怀孕的夜摇光把话咽了下去,这是月初她的亲戚才刚刚走,走后第二日她就来了直贡寺,佛门清净地她和温亭湛都没有亲热过,哪里来的孩子?只怕一开口,得把温亭湛吓坏。

  可是那个梦让夜摇光觉得有些奇异的真实,真实到若是她不做点什么,她好像真的会死去两个孩子一样,令夜摇光感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