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28章 化解怨气
  这是长廊的尽头,也就是最后一间屋子,走廊上也不曾有护卫把守,转角处有一盆树,虽然是寒冷的早春,但依然茂盛,恰好将夜摇光的身体给遮挡,她因着是带着小家伙走动,浑身萦绕着五行之气,恐怕里面的人也没有感觉到她靠近。

  夜摇光侧耳倾听,虽然她在温亭湛的耳目渲染之下也能够听些藏语,但这两个人交谈的太快,除了偶尔闪过的几个名字,夜摇光一时间还真听不出他们的意思,只能用她过人的记忆,将他们的话全部记下来,等会儿去寻古灸,让古灸翻译一下。

  夜摇光就听了约莫一刻钟,就看到老鸨带着几个姑娘从楼梯走上来,方向是往这边,为了不打草惊蛇,夜摇光将魅魉放在花盆里:“你听着他们的话,我知道你听不懂,但是你能够记下多少便记下多少。”

  交代完的夜摇光见老鸨带着人已经靠近,便作势像个无关紧要的看客一般看了看楼下就转身离开,迅速的回到了他们的房间,夜摇光就对古灸使了个眼色。

  古灸掏出银钱放在了桌子上,就起身和夜摇光走。

  出了青楼,夜摇光才将方才那些人的话说给古灸听,听得古灸面色微变:“之南,这些事我方才不经意听到两个人的话,我只听到他们提到湛哥儿,于是就记下来,他们到底说了什么?”

  “他们是宣政院都帅府的人。”古灸对夜摇光道,“倒是没有说什么要构害允禾的事情,不过他们言辞之间倒是透露允禾要摊上大麻烦,他们背后有个极其可怕之人,被南久王奉若上宾,称之为活神仙,这个活神仙在,弟妹将不足为惧。”

  古灸没有避重就轻,只不过措辞略微有些婉转,将夜摇光说的那些狂妄和轻蔑的语气,以及有些不堪入耳的词语过滤掉。

  皱了皱眉,夜摇光是相信古灸,既然这样堂而皇之的在青楼畅谈,连个守门的人都没有,应该不会是密谋之类的事情,但夜摇光依然抓住了一个有力的信息点,那就是活神仙,这位活神仙到底是什么来头,会不会就是将且仁大师逼退的人?

  怀着满腹的心思,夜摇光带着那画去了它的坟前,坟地杂草丛生,显然是没有人打理,夜摇光亲自给它打理干净,又重新给它上了祭品,这才做法想要将它的怨气驱赶,但夜摇光察觉这股怨气虽然有些动摇和挣扎,却不愿离开。

  将画放在坟头上,夜摇光轻声开口:“我给你讲个故事,其实这个故事发生在你之后,但你只是一股怨气,没有做法你也感应不到……”

  夜摇光讲的是真正的黄彦柏和黄三太太的故事,黄彦柏对黄三太太的宽和,感恩,虽然黄彦柏不是黄三太太亲身,但却是黄三太太养了十多年的孩子。

  “能够记住恩情,何必被仇恨蒙住眼睛?”黄彦柏离开的时候,这句话给夜摇光的感触很深,“你的生命也是你的父母所给,做子女的从一出生那一瞬间就对父母存在着亏欠,没有他们便没有我们,既然命都是他们给的,那还给他们又有何不可?有何可怨?”

  画中的怨气微微的波动,没有再固执的扎根在画中。

  夜摇光眼中透着点欣慰的笑:“前世已经不圆满,你没有遇上一对好父母,别再留着一丝执念在这里,去轮回去寻找一对能够让你真正体验到关怀的爹娘。”

  画框之上一缕淡黄色的烟飘浮而上,原本似乎在岁月之中沉淀的旧黄色消失不见,这幅画焕然一新,再也没有了那让人看着就揪心的伤感,却多了一份画作应有的深沉。

  夜摇光手指掐诀,她低声默念着超度经文,目光随着那一缕凡人看不到的浅黄色光晕而去,看着它高飞而起,看着它在天际消失不见踪影。

  “之南这幅画给你,当做一个想念,这画日后可没有那股子‘灵气’,自然也不会再给人招来灾祸。”夜摇光将画中的怨气驱散之后,就将画递给古灸。

  “这是一幅好画。”古灸接过来,用他干净的衣袖爱惜的擦了擦画,“我家也是书画传家,这个故事可以警示后人。这画我要将之送回家中,日后做传家之宝,古家每一代子孙都要知晓这个故事。”

  没有长兴的家族,古家也许会没落,但古灸希望他的子孙后代,莫要被这件事所束缚,日后与这作画人一般陷入癫狂,再酿成其他悲剧。

  “之南好像比阿湛年长两岁。”听到传家之宝,夜摇光不由想到这茬,“之南打算何时成家?”

  “我闲散惯了,喜欢四海为家,暂无成家立业之心。”古灸摇头笑道。

  “曹布德郡主如何?”夜摇光蓦然想到了生性纯正的曹布德。

  原本以为古灸对曹布德也是很有好感,却没有想到古灸态度很坦然:“曹布德郡主天真烂漫,像极了家中堂妹。”

  也就是把曹布德当妹妹的意思。夜摇光听懂了之后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不论是曹布德当初故意撞到她,还是后来温亭湛将古灸推出来,其实都只是一场戏。

  但愿曹布德对古灸也没有那份男女之情,那么鲜活的小姑娘,夜摇光其实是不希望她受到情伤。不过设身处地的想,曹布德和古灸其实真的不是良配,草原上的明珠要么不嫁到中原,要么就必然是和达官显贵和亲,没有道理嫁给古灸这样的一介布衣。也许古灸就是看清了这一点,所以一直就没有把曹布德当做考虑的女人。

  不过缘分这种事有就是有,没有也强求不来。到底是古灸的事情,身为朋友点到即止,夜摇光心中想着的是更重要的事情,于是就和古灸迅速的赶回了直贡寺。

  回到直贡寺已经天黑透,但因着她是贵宾,依然有斋菜供他们享用,吃完东西,夜摇光才问温亭湛:“老和尚,给你回信了么?信中如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