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26章 心即是佛
  “这……声势是不是有点大了?”夜摇光看着听到梵钟的声音,澳门赌博网站:迅速的往大殿涌去的香客,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何处不对劲,她又有些说不上来。

  温亭湛低低的笑出声:“且仁大师不愧是最受人尊崇的高僧。”

  “打什么哑谜?”夜摇光皱着眉看着他。

  “大师这是拒绝了我。”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轻声道。

  “拒绝了你?”夜摇光不解。

  “摇摇进去了便知。”温亭湛却没有为夜摇光解惑,因为这时候从直贡寺内涌出了两批沙弥,他们迅速的沿着阶梯走下了,分别站在阶梯的两端。

  很快,一名穿着加了白纹的僧裙,头戴一顶红色帽子的喇嘛带着两名弟子缓步走下来,走到夜摇光的面前,行了藏僧佛礼,用流利的汉语对夜摇光道:“尊者,小僧且仁阐法王大弟子赤列休,师尊在大殿等候,请尊者随我来。”

  “大师请。”夜摇光对赤列休很客气,赤列休是且仁大师的大弟子,未必不是未来的主持。

  夜摇光和温亭湛跟着赤列休一道去了正殿,许多香客已经被引到了旁的地方,正殿之中,且仁大师穿着很正式的迎接夜摇光,并且给夜摇光送上了最高如接待帝王般的礼仪。旋即,且仁大师就很自然而然的领着夜摇光去参观整个直贡寺,且仁大师虽然一百二十多岁,但看起来也不过四五十的模样,他的声音醇厚,带着一种自然而然属于长着的和蔼与慈善,让人听着犹如一种享受。

  不知不觉夜摇光就被带着走,竟然心中所有的浮躁都扫去,心口一切的事情都放下,完全想不到其他,真的是一种精神到灵魂的自然放松,直到用斋饭的时候,夜摇光才回过神。

  直贡寺的素斋很有特色,和海塔寺很像,但却又有所不同,都是极其美味。

  吃饱喝足之后,夜摇光斟酌了言辞才开口道:“大师,想必我们此行的目的,大师已经了然于心,若非情非得已,我也不愿来此打扰大师的安宁,还请大师能够体谅我们的苦衷,我常听说直贡寺素来不干涉朝廷政务,自愿避嫌等同虚设,但若是吐蕃百姓受苦受难,直贡寺必然会挺身而出,大师这一次难道要置吐蕃的百姓的灾难而不顾么?”

  “温夫人,汉人有言:人无信则不立。”且仁大师依然神色和蔼,“在一年前,我便已经应允旁人,再不得插手世俗之事。”

  “大师,您是受万民崇敬的高僧,如此大是大非,您如何能够以一个承诺为由而视若无睹?”夜摇光皱眉。

  且仁大师没有接夜摇光的话,而是念了一句藏僧的佛语。

  “大师,我能否知晓是何人令大师许下这等承诺?”夜摇光见此,只能转而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夜摇光的错觉,她感觉到且仁大师周身的气息微微一滞,终究且仁大师却没有开口。

  夜摇光只能试探性的问道:“是南久王?”

  且仁大师抬起头看着夜摇光,他的目光依然慈和:“南久王携了昔日我许下承诺之人的信物,请我实现当年的承诺,至此之后我与直贡寺不得干涉俗世之事。”说到这里,且仁大师站起身,“温夫人,我只能言尽于此,夫人与侯爷所求,我爱莫能助,二位都是大贵之人,定然能够逢凶化吉。”

  “大师请留步。”这时候温亭湛站起身,“不知我可否有幸,与大师参禅?”

  “侯爷是有佛骨之人。”且仁大师说着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且仁大师将温亭湛请到了自己的禅院,他的禅院有两棵菩提树,一颗较大的菩提树下,有两个蒲团,且仁大师自己坐上一个,对温亭湛伸出手:“侯爷请。”

  温亭湛也是姿态优雅的坐了上去,夜摇光和古灸带着宣开阳站在一旁。

  “请大师解惑,何为佛?”温亭湛提出了问题。

  “佛,觉行圆满者。”且仁大师回答。

  温亭湛接着问:“如何觉行圆满?”

  “修。”

  “如何修?”

  “心。”

  “心之所向为何处?”温亭湛端坐,声音清润无波。

  “着眼之处。”

  “佛若看到世间疾苦该如何?”

  且仁抬眼看着温亭湛:“度。”

  “以何相度?”温亭湛接着问。

  “心。”

  唇角微勾,温亭湛对且仁道:“大师,其实在我心中,心即是佛,有心方愿修,有心方能成佛。这世间,没有什么能够抵挡得了有心。”

  说完,温亭湛站起身,对着且仁大师行了一个礼:“一人之诺,千万疾苦,大师可愿度,可有心度?”

  且仁一直和蔼的目光终于有了波动,他静静的看着温亭湛,眼中闪过惊艳与叹息,最后终是闭上了眼。

  温亭湛也没有再多言,他和夜摇光就随着赤列休去了为他们这些人准备的禅房寺院。

  这会儿,夜摇光也算是想明白了,为何方才那么隆重的迎接仪式,温亭湛说且仁大师意在拒绝他。既然南久王知道且仁大师的重要性,并且早早的堵死了这条路,就绝对会提防他们,暗处肯定有人在盯着直贡寺的一举一动。

  且仁大师这样正大光明的将他们引进去,就是在告诉这些人,他的心怀坦荡,他谨记自己的承诺,这一点温亭湛一眼便看清。

  “阿湛,我们暴露了。”夜摇光有些沮丧,此时只怕南久王的人已经知道他们夫妻没有好好留在西宁来了直贡寺。

  “摇摇,暴露了也无妨。”温亭湛艳丽的比女人还要动人的双唇微微一扬,“那就看一看,这步棋谁比谁下的更远。”

  其实且仁大师那样的声势是站在中立的选择,没有偏帮南久王,也没有偏帮他,在他知晓且仁大师拒绝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派人去拦截南久王的人,这里既不是他的地盘,也不是南久王的地盘,这个消息递不递得到南久王的手里,还为未可知。

  他倒是万分期待这一场争夺,南久王会在吐蕃暴露出多少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