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517章 帮一把
  “阿湛,澳门赌博网站:你说得对,我越来越不洒脱。”夜摇光也发现了她那‘没心没肺’的性格已经渐行渐远,似乎也越发容易庸人自扰和多愁善感。

  “你不是越来越不洒脱,而是你的心……”温亭湛握着她的手,按在她的心口,漆黑幽深的眼眸仿佛揉碎了星光璀璨得令人心跳加速,“越来越多的牵挂。”

  而在这份牵挂之中,占着至高无与伦比的位置的就是他。这是他一辈子最大的成就与荣耀,想到这里,温亭湛的心顿时彷如被涓涓细流注入,那温暖的水清甜如蜜,温暖如火。

  再蒋府歇了一夜,夜摇光打算去赶尸族,在这里耽搁了四日,眼看就差三日就是年关,夜摇光想和儿子一起过新年,趁早带着金子先去将这件事给摆平。

  “温夫人,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还望温夫人莫要嫌弃。”夜摇光和温亭湛辞行的时候,蒋昌兴携着一家子来送行,亲自将一个匣子递给夜摇光。

  夜摇光没有推辞,将之接下,她的目光落在蒋昌兴的夫人脖子上,挂着一块玉佩,正是昨夜她将蒋毅珉的功德星光渡入的玉佩:“蒋老爷客气,我却之不恭。”

  走了几步,迈出房门之后,夜摇光对蒋昌兴道:“蒋老爷与诸位留步,便让少夫人送送我,我也有几句话交代三少夫人。”

  “好好好,老三家的,你送送温夫人。”蒋昌兴连忙道。

  秋小碗将夜摇光等人送出府邸,迈下台阶走到一旁的马车边,才对夜摇光行礼道:“温夫人,又何吩咐?”

  “你为何要将玉佩送给你婆母?”夜摇光淡声问道。

  “还请温夫人见谅。昨日归家之后,婆母就一直伤心欲绝,几度吃了东西都吐了出来,小碗知晓这是思子成疾,婆母已经年迈,不堪折磨,小碗才未成先行请示夫人便将玉佩转增,小碗在此向夫人陪个不是。”秋小碗以为夜摇光是对她私自将夜摇光赠送给自己的东西转增而不愉,心中有些惶恐连忙行礼赔罪。

  夜摇光一把搀扶着她:“难道你就不思念他么?我说过,那是唯一的念想。”

  “我自然也是思念亡夫……”秋小碗滞了滞,才情不自禁流出伤痛之色,“可我纵使倾心于他,我们也不过匆匆几面,短短一日的相处,那是他的母亲,是这世间他最尊重,对他付出最多的母亲,若是这世间还有一人能够有资格拥有属于他之物,那只能是他的母亲。况且,夫人说过它可以趋吉避凶,我也希望亡夫在天有灵,庇佑婆母余生诸事顺逐。说句不敬之言,待到婆母……小碗相信,婆母会将它留给我,既然是迟早的事儿,小碗何必急于一时,小碗现在要做的是将亡夫一片赤诚之孝完成下去。”

  “你是个好女人。”夜摇光不得不赞叹,“那块玉佩好生守着,若是你们蒋家日后遇上麻烦,拿着它去帝都明睿侯府便是。”

  秋小碗豁然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夜摇光,她完全忘了规矩,又错愕的看了看夜摇光身侧一直不言不语,长身玉立的温亭湛,心砰砰砰的直跳。

  看着她这样呆呆的模样,夜摇光不由笑了,而后在温亭湛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直到马车走了许久,看着远去马车的背影,秋小碗才回过神追了两步,而后跪下来,对着夜摇光他们远去的方向恭恭敬敬的叩首。

  “摇摇,似乎很喜欢秋小碗。”温亭湛坐在马车里,车后随着颠簸掀起的帘子,恰好可以看到秋小碗的举动。

  “我很欣赏她,也很……敬佩她。”才十六岁,就愿意为一个人守一辈子,这份勇气难能可贵,纵使这个世界守寡的女人比比皆是,但大多数都是被迫,迫于家族,迫于流言,迫于现实,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还能够这样的义无反顾,只怕不多,这是成大事者才有的魄力,夜摇光不介意帮扶一把。

  “摇摇便这般笃定她守得住么?”温亭湛噙着一抹笑意问道。

  “你不相信我看人的眼光么?”除非不是人,否则就没有人能够欺骗得了她的眼睛,秋小碗的面相和性格都是从一而终,对于爱情格外坚贞之人,若是她不曾对蒋毅珉动情,夜摇光倒不敢笃定,但是她对蒋毅珉动了情,不论日后她遇上对她多么好,多么优秀的男人,都会应了她那一句话‘曾经沧海难为水’。

  “停车!”忽而温亭湛对外面高喝一声。

  “你要做什么?”马车停下,见温亭湛含笑跳下去,夜摇光连忙追问。

  “既然摇摇如此信她,我不介意也助她一助。”温亭湛站在马车前回首对夜摇光莞尔,而后就朝着前方而去。

  夜摇光抬起头,这才看到,竟然是凤凰城的县衙。如今已经封印,各地官僚都已经休假,但是衙门依然还是有人看守,温亭湛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也不知道对拦着他的衙役说了什么,两个衙役一个迅速的跑了应该是通报,另外一个将温亭湛恭恭敬敬的请了进去。

  坐在马车上,夜摇光就看到没一会儿,一个穿着讲究之人急匆匆的带着几个人跑过来,他的身侧还有方才跑去通报的衙役,大概一盏茶的工夫,温亭湛就被那人态度谦卑的送了出来,温亭湛让他送到了府衙的门口,就自己走到马车上。

  “那是凤凰城知县?”夜摇光虽是问,但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所以也不等温亭湛开口便道,“你见他做什么?”

  “秋氏的贞节牌坊,以蒋家的地位要想申报,只怕要被咬下一大块肉才成,我为他们剩下一块肉。”温亭湛笑着对夜摇光道。

  “你也不怕暴露你自己?”夜摇光蹙眉。

  “哈哈哈哈,摇摇,我岂会以我的名头。”温亭湛轻笑,他抬起手,伸直的食指挂着一块玉佩,玉佩在旋转,但是上面偌大的一个单字很明显。

  “你竟然用了单久辞的名义!”难怪不带她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