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96章 不能伤了她的男人
  “你怎么连卫茁他们也瞒着?”而卧房内,澳门赌博网站:已经洗干净一身紫色毒气的温亭湛此刻正悠闲的躺在卧房内,吃着夜摇光给他剥的橘子。

  “我是怕他们演技不够。”温亭湛眯着眼睛对夜摇光道,“好在夫人英明,让金子跟着我,否则我还真要着了道。”

  这次就连素来算无遗漏的温亭湛都不得不承认,他差点就真的被僵尸给咬了。

  是的,没错,是僵尸!

  原来今日发生了一场命案,死者的尸身被四分五裂,只找到了一个脑袋,这个脑袋还是因为杀人凶手将之悬挂在死者家中的大门上才寻到。温亭湛接到报案之后,今日也不是多忙,大年关的也不想这事儿拖太久,就亲自去勘查了现场。

  根据一路的证据,温亭湛先后寻到了死者的四肢,只差身子之后,温亭湛寻到了山林里,又寻到了山洞之中,自从夜摇光知晓黄坚肯定不会蠢笨的派人来刺杀温亭湛之后,想到黄坚曾经和墨轻雨勾结过,夜摇光就勒令金子,只要她不在,就缩小藏在温亭湛的身上,为此还许诺了这只贪吃的猴子一大把的好处。

  温亭湛一进入山洞,金子就告诉温亭湛这里阴煞之气很重,加上阳珠的反应,温亭湛觉得大白日,肯定不是鬼怪,就想到了昔日在玉皇殿之中,那阴阳双煞的洞府也是这样的让他不舒服,立刻就猜到这阴暗的洞内也许会有一具僵尸。

  还真的让温亭湛给猜对了,洞里的确有一具僵尸,还是一具大约五六岁的小僵尸,被稻草裹着,四周散落着鲜血,大小还真像一个缺了四肢和头颅的成人身子,当时温亭湛自然是带了下人,他既然知道有诈,这些府衙的差役定然是躲避不开,而且他也想要将计就计,就亲自去掀开了草席。

  于是那小僵尸额头上的符纸黏在草席上,草席一揭开,符篆也顺带被拉了下来,那小僵尸立刻弹跳起来,扑上温亭湛就咬了一口,当然这是背后那些衙门的差役和死者府中下人的视角,那小僵尸修为根本不高,哪里是金子的对手?

  早就被金子给控制,这个时候卫荆奋不顾身的一脚将小僵尸踢飞出去,温亭湛连忙扔出一道符篆给卫荆,让卫荆贴在僵尸的身上,然后僵尸被控制,大家就看到温亭湛瞬间浑身发紫的一头栽倒下去,最后就是卫茁一路背着温亭湛跑回来,这一路上经过的地方不少,不少人都看到温亭湛一身官服,浑身发紫的被背回来,稍一打听,自然是知道温亭湛是被尸体给咬了。

  “原本贴在僵尸身上的符篆呢?”夜摇光将手伸向温亭湛,“把它给我。”

  温亭湛自然是趁乱将这道符篆给拽在手里,站起身从他换下来的官服之中取出来递给夜摇光。

  “紫色符。”夜摇光将符篆拿在手中微微一催动,一层浅浅紫色之光闪过,“这人修为应当与我不相上下。”

  “摇摇想寻他出来?”温亭湛沉吟了片刻道,“这符篆未必就是他有心给黄坚。”

  “不论是有心还是无心,我都要找他要个说法,没道理有人伤了我的男人,还能够独善其身。”夜摇光霸气的说道,“有心,那就该诛!无心,那他至少得向你赔礼。”

  说完,夜摇光也不给温亭湛开口再说话的机会,她将温亭湛往旁边一推,就在床榻上盘膝而坐,双手运气,那张符篆就悬浮在她的面前,她凝聚着五行之气的两指在虚空之中绘制出复杂的印纹,指尖一点,那印纹没入符篆之中。

  在那印纹光芒大放的一瞬间,夜摇光启唇:“西宁府知府衙门,夜摇光!”

  那声音一串串的回着音,仿佛形成了实质的音波一圈圈的印入符篆之中,随着声音的消失,那符篆的光也全部收敛进去。

  夜摇光手一伸,就将符篆拽在手中:“就等着他自己寻上门便是。”

  温亭湛轻轻的笑出声,都说他把夜摇光看得紧要,舍不得她受点委屈,她又何尝不是舍不得他吃一点亏呢?

  “笑什么笑,你接下来到底是个什么打算,快说说。”夜摇光没好气的瞅了他一眼,才想起来陆永恬的事儿,说了一遍又催促他去给卓敏妍开个方子,“哼,黄坚的人倒是不少,今儿小六家的事儿只怕和他脱不了关系,以为把我引开,就可以将你给坑害。”

  这么说来黄坚在陆永恬那边肯定有人,且黄坚在知府衙门也有人,不让他的人亲眼看到温亭湛倒下,他如何能够相信外面的传言,难怪温亭湛连卫荆和卫茁都瞒着。

  “接下来啊,自然是要卧病在床,休养生息。”温亭湛走到书案前,伸手开始研磨,“夫人呢可以正大光明的出去寻人也好寻宝也罢,就是要出去给为夫寻那解尸毒之物。”

  “你是要借此去吐蕃么?”夜摇光算是看明白温亭湛的谋算,“你就真没有想过动一动黄坚的兵?”

  “动与不动都无妨,动了也只是让他心生警惕,等我过两日让辅沿把隆县县令给收拾了,我们就启程去吐蕃。”温亭湛提笔不假思索的将一张药方写下来,然后交给夜摇光。

  “你这是要把这僵尸咬你的事儿扣在隆县县令的头上。”夜摇光低头看了看药方后道,“为何要过两日?”

  “总要让黄坚春风得意两日,等他到了帝都,鞭长莫及之时,我要让他再狠狠的痛一次。”温亭湛姿态随意的靠在椅子上,扬眉看着夜摇光,“一个隆县县令还不够他让我受惊一场,也不够让他恨我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

  “合着你是嫌弃陛下烧的火都不够旺,自己还要再加点料酒。”夜摇光一脸黑线,她也不想管他这些事儿,“那僵尸你们怎么处置了?”

  “还在洞里,这东西我不知该如何处置,就让金子在洞里守着。”

  一把将温亭湛按在床榻上,给他盖好被子:“病号,你就好生躺着吧。”

  言罢,夜摇光就打开了房门,所有人都看到他们的知府夫人气势冲冲的直奔知府大人被尸身咬的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