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93章 没有不能之事
  “我有你么完美的夫君,这世间哪里还有男子能够入我之眼?”夜摇光坐起身,从温亭湛的身后扑上来,抱着他对他轻声道,看着他的脸色这才好点,于是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问道,“眼看着又要年关了,隆县那边的事儿如何?你不是要在过年封印的时候,带我去吐蕃么?”

  “伤药已经送到陛下的手上,陛下让我们按兵不动。”温亭湛侧首对上夜摇光的目光,“良大夫也已经被商家杀人灭口,且证据都掌握在隆县县令的手上。”

  “陛下让我们按兵不动,但那批伤药一直压这不用,他们难道心中不起疑么?”夜摇光好奇的问道。

  “我去年就从陌大哥那里要了一种伤药,疗效也是极好,敬献给了陛下,陛下命人刚好研制出来,今年试用一年难道不成么?”温亭湛低头亲了亲夜摇光的手背,“今年年关,陛下恰好要阅兵,到时候少不了要动武,正好派上用场。”

  “阅兵?”夜摇光扬眉,“这又是你使得计?”

  检阅三军,古来有之,本朝太祖的确有规定三年必须阅兵一次,检阅各军的质量,以免太平盛世不用兵的时候,这些兵就懒怠,急用的时候却不堪一击。阅兵的时候,那是大事,会将各地的都统、总督都请到帝都去,参加这一场盛会。

  但先帝在位的时候,就废除了,后来陛下登基才重新恢复,可却由三年改成了五年一次,夜摇光记得上次是三年前

  “陛下改五年也是迫不得已,毕竟阅兵伤财,如今国库终于喘得过气,陛下自然是要借此来杀一杀这些久居高位武将的锐气,也是想要让南久王和黄坚看清现实。”温亭湛轻叹,“陛下也算是一番良苦用心。”

  “陛下这是想要黄坚和南久王自己歇了造反的心思。”夜摇光算是领会帝王的心思了。

  “能不战自然是不战。”温亭湛不可置否,“南久王毕竟是陛下的亲弟弟,青海这边情势也复杂,陛下也想能够杯酒释兵权,就不知道他们二人愿不愿接下陛下这杯酒。”

  “若是他们接下这杯酒呢?”夜摇光反问道。

  “接下了也好,黄家还可以富但却不能再贵。”温亭湛轻笑,仿佛看清了夜摇光的心思,“若是黄坚这样识时务,那我便将彦柏一直带在身边,反而比把他放在青海更让我省心。”

  “我以为阿湛一定要拔除毒瘤。”

  “毒瘤可以不拔除,澳门赌博网站:但却不得不将它的毒液给全部清理,能够留一块疤,但不会让它在溃烂。”温亭湛回答。

  “别和我拐弯抹角。”夜摇光伸手拍了温亭湛肩膀一把,“你敬献伤药,这不是断了良家的路子。”

  “摇摇,你夫君我是那等子不给人活路之人么?”温亭湛颇为伤心的说道。

  “你是那等给人留活路的人么?”夜摇光翻白眼,也不看看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真真是伤透了为夫之心,原来在夫人的眼中,为夫便是这等狠心之人。”温亭湛语气委屈的将头靠在夜摇光的肩膀上,一幅很受伤的模样。

  夜摇光才不想和他耍宝,肩膀一用力,推搡了他一下:“少来,说正事儿。”

  “我给陛下的药,自然是药效更好,但需要的药材相对更加苛刻,不适合大范围用。”温亭湛正色道,“这世间伤药千万种,好的也不止良家一种,但良家的能够这般受重,那是因为他们的伤药都是用普通的药材研制而出。”

  夜摇光听着点了点头:“你让陛下试药,阅兵的时候必然是会将黄坚和南久王请去,那陛下便会将这药方是你所贡献说出,到时候这两头老狐狸不怀疑么?”

  “怀疑什么?怀疑这个时候出新药是不是我在西宁发现了什么?”温亭湛一眼看穿夜摇光的顾虑,“我都说了这药陛下会说是我去年来西宁前敬献,一直在研制,只不过今年才研制出来而已。”

  “那他们怕也是恨毒了你。”又不经意间毁了他们的计划。

  “不恨我,如何会对我痛下杀手?”温亭湛眼底染着笑意的幽光一闪而过,“这是个试探,若是他们就此罢手,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若是他们不甘对我出手,陛下很快就会让各地的士兵用那一批药,他们很快就会接到消息。”

  “而后趁着你病,趁着各地大军势弱造反!”夜摇光顿时明白了温亭湛和兴华帝演出的一场戏,“这次阅兵,震慑他们是一个,另一个原因,只怕是陛下极好的给各地忠心的总督统一打招呼,那些有不二之心的不妨真的让他们病一病,正好借黄坚这次手敲敲警钟。”

  “夫人英明。”温亭湛拍马屁。

  夜摇光翻了白眼:“那隆县的县令,能不能先将他给绳之于法?”

  对于这个问题,夜摇光有些迟疑,她是想先将隆县的县令给惩治了,这样就可以将良二姑娘超度,一直将她留在俗世并不是好事儿,但又怕温亭湛贸然动手,会不会打草惊蛇。

  温亭湛一把抓住夜摇光的手腕,将她从身后拉了过来躺在自己的怀里:“但凡是夫人所想,与我而言,就没有不能之事。”

  “少油嘴滑舌,我也就这么一说。”夜摇光对着皱了皱鼻子。

  刮了刮她的鼻子,温亭湛才认真道:“我不是说了么,待到黄坚从帝都回来,知晓我献药打乱了他的计划,定然会对我出手,到时候我将这个人变成隆县县令,这谋杀上峰,论罪可是当斩。”

  “如此会不会,让黄坚心中警惕?”夜摇光觉得办法挺好没错,但却有些激进。

  “哈哈哈哈。”温亭湛爽朗的笑出声,而后充满爱意的用额头抵上夜摇光的额头,“黄坚那老狐狸,我要是不发作他才会提心吊胆,我光明正大的拿他的人来出气,他反而会安心,自以为我是寻不到他的把柄,会更加胆大妄为的行他的谋逆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