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92章 跟个孩子吃味
  “阿昭”雷婷婷深吸一口气,澳门赌博网站:她做了很多准备,但是当她抬起头看着关昭的时候,望进那双全然是单纯对她爱恋的目光,她那些残忍的话竟然都卡在了喉头,她几度动了动唇,却都发不出声音。

  “婷婷,你想对我说什么?”关昭的心也不断的下沉。

  “我”雷婷婷紧了紧手,最终道,“阿昭,你好好攻读,将三年后的春闱当做头等大事儿,等你金榜题名,定然可以寻到一门极好的亲事,一个值得你倾心相待的女子,但那不是我。”

  终于,终于她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她的心一阵阵扯着生疼,但她却又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是爱着这个男人,但她永远无法释怀,他们的结缘,是来自于她父亲的横死,她想通了夜摇光的话,她可以不恨关昭,不怨关昭,但她却做不到嫁给他,她害怕她午夜梦回会被九泉之下的父亲戳着脊梁骨骂她是不孝女。

  “婷婷你,你说什么?”关昭的心瞬间沉入谷底,他怀疑自己的耳朵。

  狠心的一把推开关昭的手,雷婷婷站起身,迅速的转过身,她的眼眶通红:“我想起来了,想起你曾经和一帮纨绔子弟拦着我的去路,对我出言调戏。我也想起,想起是因为你们想要对我不利,才导致我爹的横死,我更想起我爹被碎尸而亡。在我眼里,你和帮凶没有任何区别,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如何能够嫁给一个害死我爹的人!”

  关昭眼前一黑,险些没有站稳,他在雷婷婷苏醒之后也曾经几番试探,雷婷婷都不曾表现出来知道什么,明睿候对他说过,雷婷婷的记忆已经随着她以往的神魂烟消云散,他想带她去外放,也是害怕在帝都闲言碎语太多。他不是不敢承认他的错,却害怕她因此而无法原谅他。

  “婷婷”

  “关昭,我不恨你,但我恨我自己。”雷婷婷转过身,眼中含着泪,痛苦的看着他,“我恨我自己曾经对你动情,我竟然会对一个对我言词轻佻游手好闲的男子动情,我竟然会对一个沦为他人残害我父亲的男子动情!”

  “婷婷,我对你是真心”

  “够了。”不等关昭颤声将话说完,雷婷婷便厉声打断,“你若是不想逼死我,你若是心中对我哪怕还有一丝愧疚与怜悯,日后不要再来寻我。你我再见,便是陌路。”

  说完,雷婷婷的泪水滑落脸颊,她绝然的转身离开。

  关昭伸手想要抓住她,但是他的手却连她飞扬起来的发丝都不曾触碰到。

  那一日之后雷婷婷再也没有出过她的房间门,关昭原本心存侥幸,但渐渐的他明白了雷婷婷的决心。终于,他下定决心去她的院子里寻她,她却并没有见他。

  他将一个香囊放在她的门口:“这是你来西宁之前,送我的之物,我每日放一枚铜钱,香囊越来越重,我的心越来越轻,只因我见到你的日子越近”

  房门紧闭,屋子里没有一丝响动,关昭闭上眼睛:“我今日便回去,婷婷,我会等你,一辈子。”

  雷婷婷在屋子里听到他远去的脚步声,那样的沉重,沉重的好似每一步都踩在她的心口,却又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这个时候雷婷婷并不知道关昭那句等她,一辈子。到底下了多大的决心,直到多年以后,她知何谓情深不悔。

  关昭走后,雷婷婷整个人都变得消沉,也不爱说话,更提不起心和单凝绾去昆仑书院,许久不见雷婷婷的高寅在打听不出缘由之后,就在休沐日,寻了个讨教学问的理由上门。

  “这都是什么缘分啊。”夜摇光听到温亭湛让卫荆来报,黄彦柏带着两个最好的同生,付源和高寅来寻他求教学问,并且要在这里留膳留宿之后,不由头疼。

  “夫人,儿孙自有儿孙福。”幼离当了母亲,也变得老成起来。

  “我还想着多生几个孩子,你瞧瞧这都是些什么事儿。”被雷婷婷搞得她都不敢多生孩子了,若是日后她的孩子也给她整这么多事儿出来,她还不得头疼死。

  “日后哥儿和姐儿定然会随侯爷和夫人干净利落。”幼离连忙劝道,“这家里要孩子多,才热闹。”

  “你家哥儿都三岁了,你也该再生一个。”夜摇光听了这话便道。

  “这孩子是缘分,缘分未到,强求不来。”幼离心很宽,她也是想再生一个,可惜她和叶辅沿都没有可以避子,但就是没有,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是啊,缘分未到,强求不得。”夜摇光也是奋斗努力了快一年了,愣是没有半点音讯,不由叹了口气。

  “该有的迟早回来。”幼离连忙宽慰道。

  “你不用紧张,我有什么想不开,我有开阳和广明呢。”她已经有两个儿子,她不相信她和温亭湛的子女缘这么薄,他们都还年轻,温亭湛才刚刚二十二岁,没什么好急的。

  晚间,夜摇光安排了晚膳,还有付源和高寅的住处,因着是月底休沐,连着三日两人都停留在温亭湛的家。夜摇光冷眼旁观,高寅还知点礼数,除了白日里偶然见到不免用心多绊住雷婷婷说了几句话,并没有其他的举动。

  三日一晃而过,三人去了书院,夜摇光对付源那小子倒是越看越顺眼,彬彬有礼,学问也好,颇有几分温亭湛的气韵,可惜她没有这么大的女儿。夜摇光不慎将这种想法告诉温亭湛,温亭湛瞬间对付源不待见起来,好几回儿拒见,后来夜摇光知道了真是好一阵哭笑不得。

  “你真是的,跟个孩子吃味儿。”夜摇光笑着在床上翻滚。

  “他就比我小了五岁,就你把他当做孩子。”温亭湛黑着脸道。

  十七岁的年纪,有些成婚早的都当爹了,付源这是一门心思放在学文上,打算三年后下场参加春闱,才迟迟没有成婚,而且夜摇光这不衰老的容颜,看着也是二八年华妙龄少女,难免付源没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