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86章 天阳火种的消息
  银白色的剑身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剑,澳门赌博网站:之剑暗藏在笛中的剑已经折断,夜摇光伸手弹了弹剑刃,清脆的声音回响仿佛乐器之声很是好听,夜摇光玩心大起还玩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兴致勃勃的拿起未读完的信继续,想知道这笛子的新剑身是什么东西打造,夜摇光觉得完全不输于当初用锽铁给萧士睿锻造的那把软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接着读了后面苍珺玥写的信,夜摇光才知道这把软剑竟然是用水银铁锻造。水银铁是一种很罕见的铁,这种铁质地非常的软,且很容易就在稍微高一点的温度中融化,因为其银白色如银子,融化之后又是银白色的水,所以叫做水银铁,并不是后世的水银。

  这种水银铁要用低温的异火融化,再用炽烈的火掺入其他东西烧到沸腾,一边沸腾一般融入大量的五行之水才能够冶炼为无坚不摧的铁。

  “真是因祸得福呢。”夜摇光看着那薄薄仿佛一根发丝,当真可以用薄如蝉翼来形容的剑身,她没有运气朝着远处的花盆轻轻一划。即便是没有任何五行之气,那隔着夜摇光约莫有十步远的花瓶无声的割断,而且瓷器竟然没一点裂痕,就是整整齐齐的一剑。

  见此,夜摇光就迫不及待的拿着信件带着笛中剑,匆匆的洗漱,抓了两个蒸的松松软软的包子,去温亭湛分享喜悦。

  “此事真是如此,侯爷放心,我已经派人去追查。”

  夜摇光一踏入后堂就听到叶辅沿的声音,看到叶辅沿躬身对温亭湛说什么。

  温亭湛原本在认真的听,见到夜摇光的身影就点了点头,便站起身朝着夜摇光走来,看着满脸喜色的夜摇光,又看到夜摇光手中的笛中剑:“这是修好了?”

  “对,修好了,你看看真的和你原本的一模一样,不,应当说比你原本的还好。”夜摇光将笛子递到温亭湛的手里,她一直都知道温亭湛很可惜笛子断了。

  那在手里,手感与往日没有区别,将剑身弹出来,却更觉锋利之气,就连不会武的叶辅沿在一旁看了,也是情不自禁的赞叹:“好剑。”

  倒是何处好,叶辅沿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它非同凡响。

  “这剑刃”温亭湛的目光落在剑尖上,那剑尖凝聚的银芒倒影在他的眼底,让他深邃看似温润的黑眸也变得格外的凌厉。

  “这是修炼之人才能够寻到的水银铁锻造,如今这把剑已经不是单纯的法器,就连修炼之人也是可以伤的了,只要阿湛你的内力足够的深厚。”夜摇光的目光落在这把剑上,习武之人一旦成为宗师级别,分神期以下的修炼者都能够一战,若是在遇上一把非凡的兵刃,未必不能够和更高修为的人一较高下。

  “水银铁”温亭湛极少能够遇上让他心跳加速的东西,目前为止也就只有夜摇光这个人能够让他心动,这是第一次他遇上了一个让他心有起伏的物件。

  如果真的可以对付修炼的生灵,那他日后就用在夜摇光遇上强敌的时候只能站在远处观战,不能与她并肩作战一直是他的心病,想到日后无论何时他都能够站在她的身侧,而不是身后,温亭湛握着笛子的手就不由自主的紧了几分。

  夜摇光将苍珺玥的信递给温亭湛:“你看看就知道何为水银铁。”

  苍珺玥也不知道是不是担心夜摇光不明白水银铁,还是贴心的照顾温亭湛,所以把水银铁写的很详细,温亭湛接过来一目了然。

  看完之后,温亭湛道:“苍宗主去寻天阳火种了?”

  “啊?”夜摇光并没有看到这个信息啊,她申过头才看到她因为太高兴,并没有看完就迫不及待的来寻温亭湛。

  原来苍珺玥之所以要借小乖乖,就是因为早已经锻造好笛子,将笛子储在法器之中滋养之后,苍廉矗就接到消息,听闻西域出现在了天阳火种,他作为一个炼器大师,自然是对火种心动不已,便去追寻下落。苍珺玥已经有半个月没有父亲的消息,她无法之下只好去寻戈无音讨个主意,正好就碰上送信的小乖乖。

  心中担忧不已,所以就无法给夜摇光打招呼,先借用小乖乖帮她飞了一趟西域,好在小乖乖很顺利的寻到了苍廉矗,只不过争夺天阳火种的人并不少,且天阳火种还在火石之中没有破出来,他一直在等待。他们在一个充满五行之火的火谷之中,神识都无法与外面相连,因此他一直没有传信给女儿。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夜摇光正想要天阳火种来将她的冰精灵珠给重新弄出来呢。

  “摇摇又要去西域?”温亭湛听了皱眉,顿了顿才道,“良家那边的事情要收了。”

  这个关键的时刻,他必须亲自留在西宁盯着,这样才能够确保万无一失。

  闻弦歌知雅意,夜摇光瞬间明白了温亭湛的意思,她想了想道:“我不去,我要火种也没有什么用,到时候苍宗主得到了天阳火种,我借用一下便是,既然良家那边的事情要收,那我也的留下来在第一时间将良二姑娘送入轮回。但按照珺玥的话,只怕苍宗主的胜算不大”

  夜摇光不要火种,但这火种也得落入和她有情份的人手上,不然她怎么借用得了?而且天阳火种只怕很稀少,错过了这一个,下一个都不知道要等多久。

  “不如通知陌宗主?”苍廉矗需要火种,陌钦和陌钦的父亲都需要,他们需要炼丹,而且融合了火种,只怕修为还会大涨,他们毕竟是老友,可以先联手对外,至于最后这东西落入谁的手,再来计较也不迟,这两个人,无论谁得到,他们都是可以借的到。

  夜摇光摇着头:“苍宗主只怕已经通知了陌宗主,但我觉得还不够有保障,我得再请一个人。”

  “请谁?”温亭湛问道。

  唇角绽放出一抹迷之微笑,夜摇光轻轻吐出了两个字:“修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