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74章 乾兑入套
  “摇摇,你可还好?”温亭湛一直守在夜摇光的身躯身边,虽然他不修炼,但却也感觉到夜摇光的气息浮动很大,让他很担心,他知晓夜摇光这是去忽悠那两个即将赶来的魔头。

  “我没事。”元神回体,夜摇光立刻闭眼调息。

  温亭湛也就不再多言,等到夜摇光调息好之后,才温声开口:“我为你叫了杭州城最好的酒楼。”

  上次他们打算游玩西湖之后就去,可惜中途出了岔子,这次补上来。

  “那还等什么,我正好饿了。”夜摇光迅速的跳下来,拉着温亭湛就往外走。

  用膳的时候,陌钦一直在用一种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夜摇光,毫不避讳温亭湛在,当然他的眼底多的是关切和好奇。夜摇光和温亭湛都知道他是担心夜摇光这样的修为,元神出窍和旁人不一样,会不会是一种揠苗助长。

  吃完饭,夜摇光就主动说道:“陌大哥,可要为我探探脉?”

  陌钦看向温亭湛,毕竟温亭湛也是通医理,常年在俗世之间走动,陌钦对俗世之间的礼仪规矩早已了然于心。他现在是发自内心的希望温亭湛和夜摇光能够和乐美满的走完一生。

  “有劳陌大哥给看看,摇摇的体质特殊,她是修炼之人,需要地方我并不能渗透。”温亭湛温和的开口。

  如此,陌钦便伸了手,他的手悬浮在夜摇光的皓腕之上,澳门赌博网站:五行之气深入筋脉,顺着脉搏在夜摇光的身体里游走了一圈,面色才松弛了下来:“摇光的身子无碍。”

  “陌大哥你就放心吧,我并没有修炼什么投机取巧的功法。”顿了顿就将黄彦柏交给她的功法说了一遍,“彦柏虽然是魔君,但是他很有分寸,现在努力想要做个凡人,又是阿湛的弟子,他定然不会害我。且,我也不知道我这特殊的状态到底是因为五行之气的缘故还是因为这套功法的缘故。”

  听完之后陌钦想了想才推测道:“只怕与你乃是五行修炼者的关系更大。”

  因为元神出窍不压制修为,且是与肉身无二的只有渡劫期巅峰才可以做到。而不论是修炼那一种五行之气,亦或者二三种同修,到了渡劫期巅峰都是五行之气全齐。夜摇光这种状态和渡劫期巅峰除了实力上依然天差地别,情况却完全无二。

  “我也是这般猜测。”夜摇光附和着点头,因为前世她没有遇到五行修炼者到了炼虚期的修为,而她自己更是金丹期就挂了,算起来前世她就活了差不多现在这个岁数。

  这样一对比,她这辈子倒是长进了。其实她心里明白,这是因为古代五行之气充裕的缘故,且古代天地之灵气厚重,灵物也足够的多,后世根本想都别想。

  “是我多虑了。”陌钦失笑道。

  “陌大哥的关怀之心,我和摇摇都知晓。”温亭湛对着陌钦感激道。

  “孩儿他师傅”

  就在这时候,一道震耳发聩的声音吼破了天际传来,就连乾阳都忍不住堵住了耳朵,很显然那人还在很远的地方,快一股飓风便吹来。

  夜摇光浑身五行之气一涨,抬手将这股扑面而来的风挡下。

  “孩儿他师傅,你怎么把我儿子给往死了呢?”乾兑刹住脚,就气呼呼的质问。

  “你儿子还活生生的站在那儿。”夜摇光没好气的将目光投向乾阳所在的方向,一个做爹的都感觉不到儿子的气息么?

  乾兑就闪身过去,为着乾阳转了一圈,而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迅速的往门外飞掠而去,夜摇光似乎早就准备,她在乾兑围着乾阳转的时候,就一个纵身向门外,乾兑这奔过来,就被她堵个正着:“乾大师,都来了,也不叙叙旧?”

  对上笑得这么阴险的夜摇光,乾兑觉得自己的猜测更正确,他儿子既然没事儿,这女人用这样十万火急的方式将他给套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孩儿他师傅啊,你看我这一把年纪,还是光棍一个,你看看乾阳都这么大了,也没个做娘的关心他,我这好不容易遇上了知冷热的好女子,眼看就要把人给娶回家,让乾阳也有个温暖的家”

  “爹,我有温暖的家。”乾兑唱大戏一般夸张的唱着,唱了一半,乾阳义正言辞的走上前,一脸严肃的对乾兑道,“师娘和师爹待我像亲娘和亲爹!”

  乾兑有一种将这个扯后腿拆台的儿子给打死的冲动。

  然而他还没有付诸行动,乾阳歪着脑袋想了想后更正道:“不,师娘和师爹待我比我亲爹娘还好。”

  乾兑两腮的肌肉抽了抽,没好气的说道:“既然如此,你死了也不需要我这个亲爹收尸,让你师爹师娘收好了,日后不准给我传讯!”

  说罢,乾兑就气的捶胸绕开乾阳,还没有缓过气来,身后就传来乾阳的声音:“那你是不是要把我过继啊?日后你死了,我也不用披麻戴孝是不是?”

  乾兑脚下一滑,险些一个跟头栽倒,天啊地啊,他是做了什么孽,生下这个早晚活活把他气死的不孝子。

  夜摇光忍着笑:“乾大师,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我正好有事儿请你相助。”

  “不助,你之事与我何干?”乾兑此刻穿着一身戏服,脸上还没有上妆,也不知道从那个地方跑来,他那长长的袖子一挥,很是傲娇的鼻子朝天。

  “唉,乾大师,你若是不施与援手,那就帮小阳准备好一幅上好的棺材吧。”夜摇光轻叹一声。

  “你这是何意?你拿这蠢小子的性命威胁我?”乾兑顿时怒目而视。

  “我岂是这等人。”夜摇光也不乐意的说道,“我这是惹了个棘手之人,原是想请乾大师相助,但乾大师拒绝,我也不好强人所难,我这个做师傅的都小命难保”说着,夜摇光一脸哀伤的看着乾阳,“小阳啊,如果师傅去了,你会如何?”

  “师傅要是不在了,我也不活了。”乾阳愤恨的瞪着乾兑,那眼神就是好似乾兑见死不救,就是乾兑害死他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