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69章 又一颗水灵珠
  经过温亭湛的分析,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也不得不承认是她杞人忧天了,果然她的眼睛在政治的官场上就是没有明亮,难得想的深远一次,结果竟然是错误的,积极性就受到了重挫,夜摇光就懒得理杭州这档子事儿,她一心盼着乾阳回来。

  可是等了一天一夜,乾阳都还没有回来,夜摇光不禁有些担心:“阿湛,你说修绝起了坏心思,会不会对小阳不利?”

  “不会。”温亭湛很干脆果断的告诉夜摇光。

  “嗯?”夜摇光的目光从花盆里自由自在游动的阴阳鱼收回来,望向温亭湛,“你何以如此笃定?”

  “修绝若真的借我们之手来调虎离山,他定然需要我们替他缠住魔门之人。”

  “对啊,他伤了小阳,不,他应该挑拨离间,将小阳的行踪透露给那位魔门的执法长老,若是小阳在那位执法长老的手中收了伤。我便是明知道这是他的计,也得好生和魔门的人算算账。”夜摇光顺着温亭湛的话分析,见宣开阳抬起头,便摸着他的小脑袋,“再看会儿,对你有好处。”

  原本眼珠跟着鱼游动就是调节视力,保护眼睛的好办法。阴阳鱼一黑一白在视觉上不但更适合眼睛捕捉运动,关键是它们的鳞片上都含着灵气,如果能够在追踪之中引动契机,眼睛能够吸纳它们鳞片上的灵气,那要锻炼出一双法眼是绝对没有问题,只不过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夜摇光自己是没有那个耐心。就把宣开阳抓来,顺带锻炼一下的耐心。

  “孩儿知道了。”宣开阳乖巧的点了点头,就又低下头眼珠子随着游动的阴阳鱼而转动。

  “凡是都有个度。”温亭湛高深莫测的对夜摇光一笑,缓步走到娘两身边,“他想做魔宫的主人,用点手段没有关系,但若是伤及到了你的性命亦或是伤及到了你嫡传弟子的性命。摇摇,你忘了还有宁璎。”

  “宁璎”夜摇光沉思了片刻才恍然大悟。

  她一个修炼者和宁璎有牵扯,这本就是矛盾的事情。修绝定然会好奇她和宁璎之间的关系,但修绝一定打听不出来。这就是修绝的顾忌,宁璎虽然被束缚着,除非修绝有本事将宁璎神魂诛灭,否则他就不敢给夜摇光招来大祸,他就不怕宁璎出来了找他算账?

  “难怪你这么气定神闲。”昨日想到了修绝要算计他们,却完全不慌不忙,急匆匆的将她拉回来,也只是不想她亲自去追陌钦知会,到现在好似把这件事告诉了陌钦之后,就完全不放在心上,原来是胸有成竹。

  修绝不敢将她得罪狠了,这次最多是利用她的名头将执法长老给引出来,然后自己的人再装扮这个执法长老潜进去,一定会在这个执法长老对她造成危机之前把他的事情解决完,然后再来将功赎罪,把这个执法长老给干掉。

  这种虚惊一场的无关痛痒,到时候修绝都成了魔宫的主人,宁璎怎么也需要给他几分脸面,再则宁璎还指不定有多少事情需要修绝去办,自然不会追究。

  “放心吧,摇摇。”温亭湛揽住夜摇光的肩膀,“修绝不但不会将小阳的行踪暴露,还会想办法拖住魔宫来人的脚步,他可不敢拿你的性命儿戏。”

  毕竟夜摇光身上可是有宁璎魔骨的人,修绝哪里有胆量轻视夜摇光在宁璎心中的地位?

  “那你说,小阳这是”

  “师傅,师傅”夜摇光的话还没有问完,乾阳的声音就从老远传来,夜摇光都没有感觉到他的气息,声音倒是先一步传来,不由满头黑线。

  和温亭湛走出房门,就见到乾阳从空中跳到院子里,若非温亭湛再一侧,只怕他要扑上来给夜摇光一个熊抱,即便他明知道夜摇光会闪开让他朴个狗啃屎。但也不能阻止他的热情,可温亭湛只要往那儿一站,他就登时刹住了腿。

  “你又去哪儿野了?现在才回来?”夜摇光瞥了他一眼,没缺胳膊少腿。

  “师傅,你看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乾阳一脸神秘的翻手,他的掌心多了一颗有些透明的珍珠,除了氤氲着夺目的光华以外,像极了剥了壳的龙眼。

  夜摇光拿到手里,入手冰凉清润,她试着催动,五行之气一动,那珠子就转动起来,像个喷泉一般喷出水来,夜摇光瞪大明媚的桃花眼:“这是何物?”

  “师傅,你真是笨啊,这是水灵珠啊。”乾阳难得嫌弃自家师傅一次。

  “水灵珠”夜摇光呆呆的呢喃了一句之后看向温亭湛。

  他们都记得水灵珠被供奉在戈雾海的塔中,当初她还用紫灵珠窥探过,而后让苍珺玥仿制一枚,来让戈无音对付她那个小娘树妖扬菁菁。而且模样也和这颗不像,她原本以为这是避水珠,但是感受到厚重的水灵气,才会催动一下,方才散出来的水很明显是水灵珠的特征,如果这颗是水灵珠,那么戈雾海的又是什么?而且夜摇光也没有忘记戈雾海的那颗水灵珠和紫灵珠大小上更相近,这颗明显比紫灵珠小了一号。

  “你快说说,这颗水灵珠。”夜摇光姑且先称之为水灵珠,“是如何得来?”

  “徒儿本来是在凤翔府,拿着魔骨见到了宁璎,把师傅交代的事情告诉了她,正好徒儿到的时候修绝大魔头也在,他太坏了!”乾阳提到修绝就愤恨的说道,“他竟然骗我说,有师傅留下的东西要交给我,将我骗到一个深潭里,把我给封住。”

  夜摇光唇角抽了抽:“一个魔头的话你也行,还傻不拉几跟着他走,走也就算了,你还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

  “他手上有沾染师傅气息之物啊。”乾阳一脸委屈。

  沾染夜摇光气息之物,这让温亭湛顿时目光有些不善。

  “是寻梦的妖根。”夜摇光连忙解释,“我不是对你说过,我当时刚好给寻梦拔出妖根打算喂天麟,被他突然出现给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