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64章 事情的始末
  有没有这么衰啊,澳门赌博网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是西湖下游之湖。”贾蕴科大概猜到了夜摇光的身份,于是礼貌回道。

  “那还好。”夜摇光心略安。

  “贾大人不妨将你如何发现有人亏欠盐税之时从头说起。”温亭湛对着有些纳闷的贾蕴科说道,将话题拉回正轨。

  “这事儿说来话长,要从杭州三大盐商之一的佟家说起”在贾蕴科的叙述之中,夜摇光和温亭湛才算彻底的知道事情的始末。

  杭州有三大盐商,除了夜摇光和温亭湛去寻的崔统催家,还有这件事爆发的导火索佟家,以及谢家,他们成为杭州三大盐商,但要比起扬州的盐商,那真是小巫见大巫,要知道两淮盐运使的官署就在扬州。扬州最大的盐商莫过于蒲家。

  而贾蕴科密告勾结盐商,拖欠盐税高大数百万两的就是这蒲家。蒲家家主蒲多奇是个只懂吃喝玩乐的主,在风花雪月事儿上很有一套,这也让他认识了志趣相投的盐政游望,两人都贪杯好色,蒲多奇没有少投其所好,所以游望也就没有少给他开后门,但亏欠盐税这件事盐运使不松口,游望一个人也是干不成。

  在游望的牵桥搭线下,蒲多奇又寻到了盐运使的嗜好,这个盐运使特别喜欢收藏画作,蒲多奇没有少给盐运使收敛古今名画,一来二去,这蒲多奇短短两年的事情就亏欠了盐税数百万两。

  直到今年三月,两淮盐商商会杭州盐商佟劲带着其子去参会,但是他那调皮的女儿却扮作下人偷偷的跟了上去,到了扬州佟劲才发现,遣送回去又怕有闪失,因而就一直带着,却没想到带出了祸端。

  佟劲的女儿生得花容月貌,被蒲多奇给看上了,大家都是商户,便是蒲家家大业大,佟劲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比自己还年长的人为续弦。佟劲的拒绝惹恼了蒲多奇,蒲多奇就起了怀心事,在游望的面前吹嘘佟劲的女儿多么貌若天仙,勾得游望蠢蠢欲动,这还不算,蒲多奇还打听到佟劲家里珍藏了一幅难得的唐代名画,又把这事添油加醋的告诉了盐运使,无人知道他是怎么说的,但自从扬州回来之后,佟劲售盐的资格就被取消。

  不仅仅如此,佟劲其他的产业也是被打击的格外惨重,起初还有好友前来帮扶,但谁帮扶谁也跟着倒霉,渐渐的谁也不敢再伸这个手。佟劲就将这件事私下告诉了贾蕴科,可无凭无据贾蕴科也不能把手伸到扬州去,而对方打压佟家生意,也是舍得本钱正大光明的打压,贾蕴科有心也是无力。但这事儿到底是引起了贾蕴科的关注,他开始私下暗查蒲多奇。

  在这期间,蒲多奇又起了幺蛾子,没过多久佟家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作奸犯科,要么就是与人斗殴,重伤半残,佟氏家族的人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跪着就着佟劲看看他们的惨状,偏生这些事情做得干净,愣是让佟劲抓不到把柄,有苦也无处说,最后佟劲的女儿没有嫁给蒲多奇续弦,却嫁给了游望作妾。

  佟家这才逃了厄运,可没有到两个月,扬州就传来了佟劲之女香消玉殒的消息,这对佟劲是致命的打击。

  “佟姑娘是如何死的?”见贾蕴科顿在这里好半晌没有接着往下说,夜摇光心中疑惑,便出口问。

  贾蕴科看着夜摇光欲言又止,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含糊一句:“是不堪受辱而死。”

  事实上,佟劲的女儿是被蒲多奇下了药,他和游望共享一女这种事儿也不是秘密,但平日里玩的都是青楼女子,也就无人干预,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将这种龌蹉的手段使在佟劲的女儿身上。尽管夜摇光是男装打扮,可贾蕴科是个聪明人,他已经猜到夜摇光的身份,自然不能当着夜摇光的面说这些话。

  夜摇光也没有追问,贾蕴科继续说:“佟劲查明了其女的死因”

  自然是怒不可遏,他想为女儿讨回公道,但是整个佟家都阻拦着,几个月前的事情历历在目,他们都怕。佟劲被气的在榻上躺了半个月,才拖着病体来见了贾蕴科,将他所知道的关于蒲多奇和游望勾结,一起贿赂盐运使的事情告诉了贾蕴科,贾蕴科也正好隐隐查到了一些。

  但是比佟劲所说的更劲爆的事情则是,贾蕴科查到盐税是个大窟窿,按照他所掌握的证据来看,其中贪赃的银钱可高达上千万两,然而两淮盐运使卢衷除了爱收藏一些名画以外再无奢靡迹象,且贾蕴科也查到这笔银钱极有可能没有在卢衷的手上,因为牵扯的太远,他够不着手,也不能把手伸这么长,只能上报陛下。

  “等等,为何外面传言是杭州盐商勾结盐政,而非扬州盐商?”夜摇光听着不对劲,她记得清清楚楚,温亭湛对她说的是杭州盐商。

  “一开始贾某也不知为何,现在贾某算是明白了。”贾蕴科自嘲一笑,“陛下派遣钦差前来,就有人走漏消息,把扬州传成了杭州,意在暗指是贾某告的密。”

  “可钦差查的也是你啊?”

  “这是陛下对贾大人的保护。”温亭湛对夜摇光解释,“消息已经走路,再把钦差派到扬州也查不出什么,陛下才派钦差顺势来杭州查贾大人,就证明贾大人为官清廉,避免贾大人被栽赃。”

  夜摇光恍然大悟,这是过了明路说贾蕴科为官没有问题,也是意在警告那些人别陷害贾蕴科。然后另一边钦差走了个过场,这些人以为可以松口气的时候,兴华帝又来了一个回马杀,派了单久辞来。

  一则是因为单久辞能力出众,二则单久辞无官无职,常年在外面走动,他去哪儿都不太容易引起旁人的猜疑,所以单久辞果然不负兴华帝所托得手了。但中途又不知道出了什么纰漏,又暴露了,这才被追杀到了杭州。